對我來說,香香自助餐從來就沒有好吃與否的問題,無論如何我都會對那兒的食物感到滿意,因為重點從來就無關食物,而是那鮮明的記憶與往事殘留的溫度;「今天一定要吃到香香自助餐!」這是我昨天的暱稱,結果有朋友忽地冒出來問我說:「你是病了嗎?香香自助餐到底哪裡好吃?」

從食物的角度,我恐怕無法解釋香香自助餐為何好吃,事實上,這問題就像某部電影為何好看一樣,根本沒什麼好解釋的,進一步說,當人已經認定某部電影難看,通常你已經沒機會用道理告訴他這部電影的好看之處了,感受是很難被推翻的,所以,我在有意識的情況下,總會盡量避免做這種事。

也因此我無法理解,為何那麼多素昧平生的人,總是有那麼多的能量與力氣以十萬火急之勢地想要說服我,某部電影一定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糟,這樣做的意義到底在哪裡?再者,明明該部電影的好,也同樣是他們基於自己的感受所想像出來的啊!到底有誰不是在想像?

所以說,我對香香自助餐的愛好,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唸政大的都知道,那是個非常偏僻的地方,雖然有四川、紅高樑、Echo等歡樂好店——含淚插播:後兩間已經收掉,連四川都有傳聞要關店!——但物美價廉又適合單人享用的食物,其實並不多,相較於擁有大學口、夜市以及優秀無比的福利社與學生餐廳的台師大,政大人要快樂地填飽肚子,可是沒那麼容易的。

在政大這樣的背景之下,香香自助餐理所當然地成為指南路上屈指可數的強悍好店。

在午餐時分,香香自助餐永遠人滿為患,相隔沒多遠,麥當勞旁邊那間我永遠記不起名字的自助餐,反而門可羅雀,足見香香魅力之盛,而香香的引人之處也非常明顯——歡樂無限的價錢,以及老闆喜感十足的算錢。

香香自助餐的價錢有多歡樂?根據我隨意抽樣的不負責任調查結果,女生大多可在四十元以內填飽肚子,一般男生大約吃到七十元左右也已經非常開心,至於我這種一百七十五公分、八十二公斤的醜廢胖子,八十元就已經撐到發呆——真的是走在路上都表情呆滯——當然,對於身強體撞、動不動就超過一百八的壯漢,可能要吃到破百才滿足,不過這些人畢竟是佔了少數。

以昨天來說,我拿的菜色有——炸雞塊、紅燒豬肉、青椒牛肉、豆芽菜,青江菜,剛好把紙盤的位置填滿,配上一大碗白飯,剛好八十元,雖然已經過了用餐時間,所以雞塊略冷、豬肉稍硬,但基於我這種隨便養、隨便胖的飼料豬個性,我仍舊吃得非常歡樂。

遺憾的是,昨天沒有看到老闆算帳的英姿,老闆娘雖然和氣,但算錢的姿勢就是少了點該有的味道——不過,我還是很喜歡老闆娘,只因為景浩曾經說,他覺得老闆娘都有特別算我便宜,這件事只要不被正名為假,就是一件令人非常爽的事情。

我總覺得,老闆以前一定是籃球或田徑健將,曬得黝黑的皮膚與精實修長的四肢,還有算帳時鏗鏘有力的節奏感,每一次都讓我付錢得非常愉快,如果買的是便當,他會用夾子仔細看便當裡疊在一塊兒的菜,然後以連結肩肘的動作搭以只有他自己知道意義的手勢,算出令大家皆大歡喜的價錢——然後乘以十。

初次光臨的人,只要聽到自己才拿幾樣菜就得付出三百元,那表情真是令人百看不厭,然後大部分人會顫抖地掏出三百元,結果再莫名其妙地看著老闆找了兩百七十元,楞了三秒鐘才摸摸鼻子端著盤子走開——那真是喜劇性的一刻,能夠在香香自助餐看到那種畫面,真的是算你幸運,有吃又有得看。

而香香自助餐最讓我懷念的,其實是學生時期花少少的錢就能極端滿足的氣氛,這總能讓我想起遙遠的、吃到學校便當就能滿足的年代,為了那麼簡單的理由,我真心地希望,香香自助餐——還有四川——能夠繼續地長存熱賣。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