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與嚴重(serious),是本片最重要的關鍵字;對小貓布蘭登來說,其他人的問題叫在於太過認真、把事情看得太過嚴重,就是因為這樣,世界的麻煩才會那麼多。

從養母到老師,從老師到玩伴,再從玩伴到警察,一切的旁人們都是如此地認真,眼中的世界就是那麼混亂而事態嚴重,認真地捍衛傳統價值、認真地革命、認真地反革命,將眼光之外的一切忤逆與意外看得如此嚴重,然後以更嚴重的態度、更大的傷害做為回應,形成一個永無止境而彼此撕裂的螺旋。

在如此認真而嚴重的世界裡,小貓布蘭登被視為徹底的異端,他是有辱家門的逆子,是阻礙革命的賤貨,更是不畏公權力的瘋子,他總是提不起勁認真以對、永遠不知道事態嚴重,然而旁人不知道的是,小貓布蘭登,骨子裡是個非常認真的人。

只是,他認真的對象,不是傳統、不是革命,更不是公權力,而是認真地做自己、認真的付出愛,以及認真地尋找記憶中的母親;對他來說,不能做自己、不能付出愛、不能找到自己的生母,才是真正嚴重的事情。

這樣的劇情,能讓人不想到《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嗎?

當然,本片和擁有壓倒性技術優勢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是不能比的,然而,將兩片並列在一起看,《冥王星早餐》何嘗不是同樣主題而貌似不認真的嘗試?炫麗多彩又節奏明快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彷彿昂貴精美的限量繪本,《冥王星早餐》則像是字跡潦草、隨意書寫但輕鬆有趣的的個人日記本。

既然是個人日記本,就不要期待敘述嚴謹、結構完整,倘若去除頁次般的標題,本片很可能會遭致敘事雜亂與節奏奇怪的批評,事實上,這樣的批評確實有其道理,本片不若《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徹底而奔放地幻想風格,反而帶有現實摻點魔幻的混論與調性不一致。

混亂與隨意之間,到底怎麼拿捏?只能說真的隨人判斷。

以我來說,我相信這種批評其來有自,某種程度我甚至同意這種批評,然而,本片的這部份幾乎沒有引起我的注意,本片針對共和軍暴行半套的批判或小貓布蘭登極致荒謬的暴走行徑——如不要命地把黑槍丟進湖裡——我還真的不在意。

因為席尼墨菲的演出,真的非常精彩。

事實證明,席尼墨菲非常適合扮演失控邊緣的瘋子,從《蝙蝠俠:開戰時刻》、《赤眼玄機》到本片,席尼墨菲舉手投足之間都散發著渾然天成的妖氣,那妖氣或是殘酷的心靈玩弄者、或是濫用魅力的非法狂徒——是劇本毀了他的角色,不是他自己——到本片妖嬈嫵媚的女性靈魂,席尼墨菲的表現,只能用駕輕就熟來形容。

雖然,劇本的先天限制讓他失去許多深入發揮的機會,然而他仍在本片的架構裡做出了最好的詮釋,從他對生父早期的恨、對久未謀面的母親的思念到對每一個新的男人近乎膜拜般的沈溺,席尼墨菲都精準地表現出男人身、女人心的澎湃與無奈。

所以說,這是一部專屬於席尼墨菲的電影,讓人幾乎忘了本片乃出自早就富有盛名的尼爾喬登之手,雖然本片的缺點真的很多——比方說,那兩隻廢話多又礙眼的鳥——然而,這真的是一部值得你輕鬆觀賞的好電影,值得推薦給每個相信許多時候人就是不要太認真、除了應該認真愛自己的你。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