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觀來說,我比較喜歡【記得我愛你】,雖然沒有本片眩麗的剪接技術與形式變體,卻能靠漂亮的構圖與直述的情緒來感動人心;我特別喜歡的兩個畫面,分別是美術館裡兩人並肩坐著看畫,以及大雨中隔著玻璃的對話,兩者分別是寫實畫派與印象主義的樂趣。

然而,無庸置疑地,【他與她的男人】有著更大的創意企圖。

在視覺上,莎寶布里曼展現了超越【記得我愛你】的野心,不但以丈夫、情人、太太──雖然,太太的部分,無論在篇幅上還是深度上,都是略微遜色的—三人的主觀角度進行敘事,以大量的慢動作特寫玩弄水/情緒/情慾的意象,更加入了【記得我愛你】所沒有的音樂錄影帶式剪影遊戲,技巧上豐富了許多。

在劇情上,慢跑隱喻著曖昧的追逐、光影遊戲暗示著無言的溝通、透明的天花板連結到情人睥睨世事勇於揭露的神氣、有規則的探戈用以對照陰影中的同志情慾、巨大的門象徵著情人幼時的陰影,以及其他的許多,讓【記得我愛你】顯得無比單純,更激起了許多額外的想像空間。

只是,如此壓倒性的創作意圖,某種程度也構成了本片的理解障礙。

縱使劇情並不複雜、大多數待表達的意義也不至於艱澀難解,然而敘事線的分割與過多的伏筆與暗示卻讓本片的訊息顯得失焦而不明確,例如戲份不可謂少的男孩剪影,以及情人與父親謎樣的過往,都是在本片被反覆提到、卻在結束前顯得意義不明的部分。

更進一步來說,去除本片的各類影像手法,本片的主/支線實在不算龐雜,要交代丈夫/情人/太太的三方互動,以及情人的各種情慾辯證甚至過往回憶,都不算是太困難的事情,比較樸素的例子是北野武的【盲劍俠】,雖然革新意味不如本片濃厚,但其同時交代三組人馬的現在與過去,以及利用現實景緻進行節奏與音樂遊戲的手法,某種程度能作為本片的對照與參考。

簡單地說,本片的台灣上映版本,似乎過於著重於影像技巧的展現,在敘事方面,反而顯得略為迷失了。

不過,這仍是一部值得一看的電影,畢竟「便於理解」並非影像作品的絕對要素,藝術本來就是一種遊戲,品嘗本片時而具體、時而抽象的影像符號,本來就是一種樂趣,加上美麗至極的景色、音樂與運鏡,都讓本片的觀影經驗形成視聽覺的上乘享受,在這樣的享受裡對導演的意圖進行想像與猜謎,或許就已經構成了足夠的意義。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