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時候,感冒是一件很棒的事;更精確地說,嚴重到不能去上學、卻又不至於需要看醫生的感冒,是最棒的。

在〈飯糰的回憶〉裡我曾提過,我曾在一個奇怪的假日,獨自買了五個飯糰回家;現在想想,那應該不是假日,而是一個感冒的日子,那天陪伴我的,除了飯糰以外,應該還有任天堂紅白機遊樂器。

所以說,那不只是飯糰的回憶,也是感冒的回憶。

這樣感冒的日子,從小到大屈指可數,我這個人沒什麼優點,唯一的兩個優點就是感冒少、蛀牙少--事實上,唯有在大學的入學體檢,醫生曾指出我有一顆蛀牙,但這顆蛀牙又在研究所體檢時神奇地消失了--所以,這樣的好日子,真的不多。

而除了有五個飯糰相伴的那次,我印象中最深的感冒日,是一個高中的某個午後。

那應該是個不算寒冷的日子,陽光和煦伴著溫暖的微風,開學後不久的光景,那時我家的附近,還很安靜,入夜之後無聲如鬼城,午後除了偶而的風聲與車聲,也近乎空無一人。在那樣的家裡,很容易有種被遺忘感覺,在那樣的感覺裡,最後連時間都可以忘記。

這時,就要打開歡樂的第四台。

那時,春暉電影台還沒有消失,還有最棒的友聯電影台,廿四小時播出激情感人的三級片,我就是在那裡認識了葉玉卿、李麗珍與葉子媚--最後一個存疑,因為我實在長不起她長什麼樣兒。

在這樣一個感冒的午後,三級片絕對是很適當的消遣。

然而,不知怎的,這樣的一個午後,我竟然轉不到任何三級片,反而轉到了一部至今難忘的電影--【猛鬼佛跳牆】;千萬別小看本片,雖然片名很俗氣,但其導演可是赫赫有名的于仁泰,而這也是我記憶中,第一部讓我在白天也不寒而慄的恐怖電影。

事實上,本片恐怖到高中的我看完以後,很想立刻出門,不想一人待在家裡。因為,片中的許多劇情,就是敘述白天空無一人的房子所發生的怪事;夜深了,我就不多寫劇情嚇自己,有興趣的,請自己去找來看。

而在睡了十五個小時、感冒終於有所起色的現在,我想到的,就是那個午後。

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一個人在家的午後,尤其是平常日,這樣的午後總是令我懷念著,從國小到高中,從大學到現在,這樣的午後,無論背景為何,都能讓我感到閒適而幸福,即使正在感冒著。

我決定下週就來請假,給自己這樣的一個午後。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