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秋懷茲長了顆腦瘤,憂心不已的修傑克曼因而卯足全力研發救命新藥,然而瑞秋懷茲早已接納了死亡,並將自己未完成的著作《生命之源》(the Fountain,本片原名,原意「泉源」)交予修傑克曼,希望他接手完成結局。

就這樣,瑞秋懷茲蘊含神話隱喻的筆觸,將修傑克曼引領到想像與冥思的世界,在那兒,修傑克曼經歷了自己的情愛、恐懼與執著,也逐漸地參透了瑞秋懷茲透過神話所獲得的生死哲思與無涯胸懷。

故事本身,差不多就是這樣,稍加思索,你應該已經發現:這注定是個注重剪接技巧與結構對應、忽略細部劇情與角色情感的故事。

從修傑克曼的科學探求與《生命之源》的情節雷同──連作為關鍵的生命之樹/植物都如出一轍──到彷彿象徵前世、現世與來生的輪迴設計,本片中的雕琢刻痕已到了俯拾即是、隨處可見的氾濫程度,彷彿技巧遊戲與形式結構就是一切。
 
然而,即便純粹以技巧的角度切入,本片的水準也不過是表象的基本連結。

只要稍加用心,誰都能發現三元結構間的關聯──古西班牙武士、科學家與僧人的世界──更能在三元結構裡同時發掘到瑞秋懷茲口述過的馬雅神話故事痕跡──就是那個有關人死後變成大地又飛到席伯巴得到永生的故事,那故事本身,還挺有趣。

不過,也就只是這樣而已,三元結構下的諸多故事並未合為一體,倒像是刻意同床卻注定異夢的男人與大小妻室——有著事先約定好的服飾與形貌,心靈卻從未真正合一。

問題,到底是出在哪兒?或許是因為:這故事本身就不感人。

因為本身就不感人,所以不管被切割成幾份、換個語氣再說個幾次,一樣不可能變得感人;沒有感人的條件,僅靠華麗的技巧與形式,卻又沒有【紅磨坊】等級的創新效果,最後讓大批人看得一頭霧水、毫無感覺,實在怨不得人。

明白地說,若沒有日新戲院的甜報米花,我可能早就永不超生地睡死在座位上。

不過,在我呆滯地望著銀幕上毫無驚喜的三方跳躍時,突然有個片段,讓我情不自禁地精神大振、奮力狂笑,那就是光頭修傑克曼佛性大發地現身於馬雅土人的身前,驚訝的土人隨後以惶恐又崇敬的土語大叫:「原諒我!主人!我竟然沒認出你!」

真是好樣的佛海無涯、好屌的極樂光芒,這就是全片最令我印象深刻、永生難忘的一幕:那絕對是金鋼狼化身為金鋼如來佛、頓悟遊走生死輪迴的瞬間!

所以,如果你問我:本片是否好看?我會說:省省吧,人生苦短、金錢歹賺,不要與自己的荷包過不去。

但如果你問我:我看本片,愉不愉快?當然愉快啊!還有什麼能比金鋼如來佛大放佛光、馬雅土人萬般崇拜的畫面,更令人捧腹開懷了呢!什麼【真愛永恆】,應該是【金鋼如來佛輪迴大冒險】才對嘛!

難怪開場要有光頭修傑克曼打太極拳的片段!真是有愛不死、陰陽相生、有夢最美、心向永恆的深奧哲理啊!你真的相信有這麼深奧,就快掏錢去一探究竟吧,保證你笑著進場、哭著出場,最重要的是:別忘了買一包爆米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