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堂樂園】的老放映師走了,享年七十六歲,新聞在這裡

第一次看【新天堂樂園】,是在小學五年級時參加的暑期營隊,營隊的地點是中正理工學院,在那裡我第一次見識到每天嘶吼耍狠的值星官,也是第一次吃到米粒那麼難找的稀飯。然後,在一個軍營式的機能化禮堂裡,我和其他同樣是五升六的小毛頭們,一起觀賞了這部今生難忘的電影。

而這是我今生第二次因為電影而落淚(註)。

很難相信有人能不被本片的最後一幕感動——那蘊含著慈愛長者滿滿的回憶、關懷與愛意的片段,瞬間以山洪海嘯之勢朝觀眾席捲而來,心頭先是一陣撼動,再來會被炙熱溫暖又酸甜兼具的情感所淹沒,在那瞬間,我確實相信活在這世上多麼美好,如果你擁有像阿費多這般疼愛你、珍惜你、期盼你的親人、愛人或朋友。

於是,這部片成為我心目中「美好記憶」的無上代表,雖然片中的敘述不乏主角與旁人的悲傷、失落與無奈,然而整部電影卻無時無刻指向一個單純美好的年代,那年代以眾人在骯髒戲院中的喧鬧、孩子偷拾禁片膠捲、老頭忍痛驅逐親如兒子的晚輩離鄉遠行等方式不斷地體現著。

對身為觀眾的我來說,【新天堂樂園】同樣指向了我無憂無慮的童年,那個美好的年代,我相信一定有許多人,有著跟我一樣的感受與情緒。

有一天,我一定要好好地,寫這一部電影。

一路好走,阿費多。

註:第一部讓我落淚的電影,是【魯冰花】,第三部,是【螢火蟲之墓】,我確定第一本讓我落淚的書是《紅色羊齒草的故鄉》,至於第二本是什麼,已不可考。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