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許沒聽過菲利普迪克,但你不能沒看過菲利普迪克的科幻電影!在看本週的【心機掃瞄】以前,本文帶你回顧【銀翼殺手】、【魔鬼總動員】與【關鍵報告】,內含各片關鍵劇情,未看過電影者請謹慎閱讀。

似乎風格取向不夠商業,基努李維主演的【心機掃瞄】竟然毫無宣傳地悄悄上映,同期上映的【邪降】、【駭人怪物】、【新婚奧客】與【夜宴】反而聲勢浩大!

事實上,【心機掃瞄】的重點,不是臉蛋帥、演技菜的基努李維,不是吸毒後還會出車禍的小勞伯道尼,不是演壞人比好人有魅力得多的伍迪哈里遜,更不是美到發光卻會順手牽羊的薇諾娜瑞德。

那重點是誰?除了導演理查林克雷特(【愛在黎明破曉時】、【愛在日落巴黎時】)以外,這部片最需要注意的名字,是菲利普迪克。

菲利普迪克是何許人也?你可能沒聽過他的名字,但你一定聽過出自他著作的科幻電影,從雷利史考特的【銀翼殺手】、保羅范赫文的【魔鬼總動員】到史蒂芬史匹伯的【關鍵報告】,都出自菲利普迪克之手!如果以上三部沒看過,我會建議依序看【銀翼殺手】、【魔鬼總動員】與【關鍵報告】,每部都是我心目中最佳的菲利普迪克電影,而這個順序會讓特效的水準漸入佳境。

記憶、身份、生命的黑色詩歌:【銀翼殺手】

隨著網路科技與虛擬技術的進步,存在/認同的議題不斷被帶入商業科幻電影內,最受人矚目的大概非【駭客任務】三部曲莫屬,然而早在廿多年前,【銀翼殺手】就以複製人為主題,探討了未來的生活形態身份與記憶的真實與虛假

在這部雷利史考特的鉅作裡,存在一個人類/複製人共存的世界,然而做為工具存在的複製人,不但無法享有正常公民的權利,注定被派遣到危險的區域從事容易致命的工作,更為了便於管理的緣故,透過基因設計控制複製人的壽命,使其比正常人更為短命。

然而,以魯格豪爾為首的複製人不服這樣的命運,他們從外星的殖民地回到地球,希望找到創造他們的博士延長壽命、重展人生;而哈里遜福特是一名殺手,他的任務,在於追蹤、狙殺這些失控的複製人,然而在追殺的過程中,他漸漸學會站在複製人的立場思考,甚至愛上了一名複製人,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

不同於近年的【魔鬼複製人】或【絕地再生】,【銀翼殺手】的場景雖然在未來,追殺場面卻寫實的如同現代,在那個跨文化元素充斥黑暗陰冷而髒亂的世界裡,幾乎看不到值得稱揚的爆破與場面,倒是費心搭建出來的未來場景頗令人感動,如此的風格更影響了後來的科幻電影,你能在【超越終結者】、【超時空戰警】、【未來總動員】或【時光機器】等水準不一的作品中看到【銀翼殺手】的影子。

而這部片中最吸引人的部分,莫過於哈里遜福特在追殺複製人的過程中,帶著我們一同認識複製人的世界,他們的生命有限,卻努力地活得有尊嚴,他們有著虛構的記憶,靠著植入的記憶追思著自己的雙親、童年與故鄉,這樣的虛假讓人類無視於複製人生命的價值,然而對複製人來說,這就是他們的全部,他們能為了這一點點自我,與人類抗爭、在世界掙扎

如此來看,是不是複製人,是不是人造的記憶,究竟有什麼差別?為什麼這樣的複製人要被當成奴隸與工具,任隨人類的利用與毀滅? 

記憶與認同的羅生門:【魔鬼總動員】

【魔鬼總動員】裡有一句話非常有意思:「你所記憶的一切構成了你。」(You are what you remember.)這句話貫穿著全片,帶動著本片的主題:記憶認同

阿諾史瓦辛格是一名平凡的工人,他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有一個美艷的嬌妻莎朗史東(她在本片嶄露頭角),他衣食無缺、生活美滿,但他總覺得缺少著什麼,不斷困擾著他的謎樣火星夢境也讓他對火星的嚮往難以止息,於是他參加了「記憶之旅」:將旅遊的虛擬經驗直接植入腦部,不需親身參與即可獲取快感的旅遊方式。

然而,記憶之旅尚未完成,他就遭遇了一連串的怪事,首先是他的好友企圖殺害他,連愛妻莎朗史東也企圖殺他,這時他發現:夢境裡的影像,或許不是想像,而是確確實實的過去,他在地球的一切身份都是虛構的,真正的他與火星的命運大有牽連;於是他動身航向火星,去尋找記憶背後的秘密,進而被捲入火星行政當局與邊緣叛亂份子的戰爭中,更遭遇層層設計的險惡陰謀。

導演是風格走重口味路線的保羅范赫文,本片在情色與血腥的部分也確實毫不含糊,我在小學六年級時看到本片時可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然而在生猛的影像背後,本片有著細緻的劇情安排與深層的哲學趣味,透過阿諾史瓦辛格不斷推翻舊記憶尋找新認同的過程,本片重複強調著身份存在的不穩定性與虛幻性,然而也積極地帶出了肯定自我存在的敘述:「你所記憶的一切構成了你。」

所以,現實是什麼,未必那麼重要,在一個記憶可以操弄身份可以變造的世界,你原本是誰、原本的任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即刻的記憶是什麼,你當下的選擇是什麼,做出選擇,然後為選擇負責,並好好地活下去,只是這樣而已。

這可能是阿諾史瓦辛格有史以來最有深度的電影也說不定

選擇與宿命的思索:【關鍵報告】

在一個可依據未犯罪行而判刑的世界,個人的選擇到底有什麼意義?

在【關鍵報告】的世界裡,預先執法單位可透過三名「先知」的超能力,預視察覺未來特定時間點的兇殺案,並取得兇殺案發生前後的影像資料,透過資料分析研判兇殺案的地點,再派出探員將(尚未犯罪的)兇嫌逮捕歸案。

這裡衍生出一個問題:如果兇殺案並未發生,先知如何保證兇殺案必定發生、兇嫌必定有罪?

站在預先執法單位的立場,「先知的判斷不可能出錯」,所以「預先執法」是合情合理的,雖然預先執法有時會讓「舉證」失去意義,更蔑視了一般人可能有的選擇契機,但由於犯罪率的大量降低,大部分人都對此感到滿意。

直到預先執法單位的首席執法官湯姆克魯斯自己被先知預測為兇嫌。

系統聲稱:湯姆克魯斯將在未來殺害一個人,而湯姆克魯斯根本不知道該人是誰,瞭解制度的他很清楚被逮捕後絕無出路,於是他選擇叛逃,希望在體制以外尋找自己無辜的證據。

在體制外調查的過程中,湯姆克魯斯逐漸發現了系統的問題,更發現了自己被陷害的事實,從而被迫思考預先辦案系統的哲學根據:在宿命存在的前提下,人的選擇到底有什麼意義?

電影的結尾,預先執法單位因為一個矛盾被瓦解:如果能窺知未來,人就可以依據自己的意志做出抉擇,進而改變未來,由此,預測系統不再完美

當然,對很多人來說(包括我),這樣的結局並沒有說服力,畢竟先知的超能力與預測系統在過去確實成功地阻止了眾多兇案,其之所以發生問題,在於使用者刻意的設計與操弄,然而系統本身仍然是完美的,或至少是近乎完美的。由此,該改善的應該是使用的方式,而非關閉整個系統,比方說:預知到兇殺案,可以派出專員以軟性的方式阻止兇殺的產生,這不就是個合理的折衷方式?

另外,片中主兇陷害湯姆克魯斯的手法,也是有疑義的。

在本片裡,「先知預測兇案」的方式猶如黑盒子,一般人只知道結果,不知道其流程,我們頂多想像有個時間之流之類的東西,先知能從其中直接獲取資訊,也就是說,在先知獲取資訊的瞬間,時間之流反映著當時宿命的樣貌,換言之,除非有外力介入,否則先知預測到的,絕對會發生

而主兇怎麼陷害湯姆克魯斯呢?他找了個人假扮湯姆克魯斯「必然想殺」的仇家,然後非常精巧神秘地安排了「湯姆克魯斯與此人接觸各階段的環節」,保證湯姆克魯斯看到他就會想殺他,由此,宿命/未來的歷史被改變了,「時間之流」出現了新的景象,而先知攫取了這景象,提出預測,將湯姆克魯斯宣判為未來的兇嫌。

看到問題了嗎?主兇何德何能,可以精巧神秘地安排了「湯姆克魯斯與此人接觸各階段的環節」,保證湯姆克魯斯看到他就會想殺他?要知道,主兇並沒有能力直接將資料強迫灌入先知的腦袋,他必須創造確實的未來事件才能讓先知預測到,進而完成他的陰謀,問題是他怎麼可能辦得到?要設計某人在十分鐘後在特定地點摔跤都可能有閃失,為何他能夠設計湯姆克魯斯在數天之後,在指定的地點,殺掉一個他根本不認識的人,而毫無閃失

話說回來,即使有這個劇本上的(可能)問題,這仍是一部精彩好看且引人思索的電影,也可說是近期最優秀的菲利普迪克作品。

綜觀以上三部電影,可以看到記憶認同選擇等共通元素,其中「選擇」算是其作品的一貫主題,此主題可與「記憶」(【銀翼殺手】、【魔鬼總動員】與【強殖入侵】)或「宿命」(【關鍵報告】與下文將提到的【記憶裂痕】)互相組合,形成引人入勝的故事。

原文出處:雅虎的家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