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左邊的盆子,她在右邊的盆子。

他住在一處潔淨的淺灘,淺灘上有石頭砌成的房子,房子旁邊有水草和葉子的裝飾。

她住在另一處潔淨的淺灘,淺灘上有貝殼堆成的房子,房子旁邊有塊巨大的鵝卵石,鵝卵石旁邊總是有一束塑膠小花,單數日是玫瑰,雙數日是鬱金香。

他每天都爬到盆子的邊緣,努力扭轉著雙眼,隔著深不見底的走道癡癡地望著她。

她每天都趴在淺灘上曬太陽,偶而爬到鵝卵石上東張西望,然後她會望到他,癡癡地趴在盆子的前緣,眼神迷濛,表情如夢。

他發現了她的凝視,羞愧地亂了心神,一個跟頭兒翻了下來,正好在淺灘的正中央肚皮朝天。

她總是因此感到舒暢開懷,然後從內心深深地引發了微笑,雖然從她的臉根本看不出來。

然後她會快樂地步下鵝卵石,回到淺灘上的窩。鵝卵石的邊緣太滑,她因而失足,滾了幾圈之後,一樣在淺灘的中央肚皮朝天。

許久,下班回家的主人會湊過來,溫暖地說:你們的肚子,曬夠太陽了吧?

主人會把他們翻過來,然後輕輕地拍他們的殼。

這樣的過程如果能重複一萬年,或許奇蹟會發生,然後他和她能夠瞭解,什麼是真正的調情。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