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剪斷了與飛行聯繫的那支羽毛,從此斷絕了他與飛行間的關係。

他感到瞬間的落寞,但隨即轉為安心,從此離開了逆風中撕裂欲焚的世界,安然地在遼闊的土地上享受沈靜的穩當。

他像個初生的孩子,栽進他從未駐足的廣闊森林,他記得樹梢的每一個落腳,但他從未觸及任何一片落葉,於是他跳進無底的蔭紅落葉裡,彷彿溫暖湖水般的散發著終點的氣息。

他沈睡,他甦醒,他享受著不用飛行的日子,絲毫不會在廢棄的雙翅間看到殘缺。

他學會了奔跑,學會了攀爬,他在高不見頂的蘆葦底端四處遊蕩,毫不擔憂曾經一目了然、如今毫無頭緒的方向,他深知腳底緊抓著的,是大地,縱使迷失,也永遠有地方可以摸索的大地,所以他沒有迷惑,沒有害怕。

直到他看到了她。

她就像從前的他,在極遠的雲間無聲地劃過天際。他隔著林間的間隙,望著她輕輕地與天空融為一體,彷彿不知有大地,彷彿放棄了大地。她無止盡地飛行著,偶而略過森林的樹頂,輕點地略過了最高的樹梢,然後彈向更遠的天空。

她身上散發著他失去很久的嚮往,對邊界彼端的嚮往,對無涯的信仰,那一份僅以雲為標記就滿足的心情,以及無論有無星辰都不會在夜裡感到孤寂的意志力,她在那麼遙遠的地方,就輕易地觸動著以為早已離開天空的他。

而他總是看不清她的臉,她總是在太高的地方,他與她唯一的聯繫,是她歇腳那一瞬間的樹梢,那個他曾經如此熟悉的地方。

如今的他,無法輕易駐足的地方。

在那曾經熟悉、如今遙遠的地方,他找到了飛行的理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