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愛車,男人愛女人;有人說,男人與車的駕馭關係,是愛情,是洩慾;也有人說,男人專注開車的神情很迷人,開快車的男人性感又有力。或許真是這樣,只是我愛女人、不愛車,所以我體會不了【驚天動地六十秒】的快感,【玩命關頭】的飆車讓我想睡,【霹靂男兒】也不例外,雖然東尼史考特我真的很愛。

湯姆克魯斯和東尼史考特就合作這麼兩次,第一次的舞台在海洋上的天際,本片則轉換到組裝賽車場;東尼史考特是不折不扣的商業導演,你可以在其作品裡重複找到相似的男性關係與成長歷程,而本片更是與【捍衛戰士】相似到難分難捨的地步:同樣由湯姆克魯斯飾演天賦絕倫的駕駛員、同樣有看似強悍實則沒個性的專業美女主角、同樣有嚴重的意外讓主角失去勇氣與意志、同樣有先針鋒相對後惺惺相惜的競爭對手、同樣有個熱血陽光歡樂高昂的大決鬥結局。

以上只是大略的輪廓描繪,其實稍微仔細看,更小、更細節的相似性也清晰可見:【捍衛戰士】裡湯姆克魯斯有個優秀但背負爭議的軍人父親,本片則有個曾在賽車圈立業、日後因違規而被唾棄的老爹;兩片主角都不按道理、不讀手冊、愛騎機車;女主角(女教官/女醫師)一開始都鄙夷男主角的狂妄與好鬥,也都在不久後輕易被男主角在床上床下雙雙征服;技藝同等的對手(冰人/老賽車手)都是協助主角走出陰霾的關鍵。

同樣的角色設計、同樣的起承轉合、同樣的音樂與攝影模式,無怪東尼史考特會被批為過度商業化、複製化;這其實不是什麼罪過,罪過的是本片真的比不上二十年後依舊經典的【捍衛戰士】,本片的賽車追撞並不比同期的警匪電影高明太多,更不能敵過這幾年快速崛起的【終極殺陣】系列-我一直覺得【玩命關頭】系列很遜,到底在紅什麼?

更可怕的是,同樣的結構、故事與角色之下,本片看來比【捍衛戰士】幼稚百倍;賽車選手間的互罵與追撞本質上無異於拳擊手或其他運動員的叫囂與挑釁,然而一旦牽涉人命,一切就顯得很荒謬,所謂的超越極限或掌控自我成了愚蠢的自我想像,讓我想到了古代生死格鬥場上的榮耀與諷刺,這些人豁出性命追求的到底是什麼?這部電影無法回答我,無法說服我,視覺上更無法壓倒我,甚至多年後主題一樣老梗的【生死極速】也沒有多大的進步。

另外,妮可基曼真的不算搶眼。她不是不美,只是若缺乏特別造型的加持,她實在比不上凱莉麥吉莉絲那般搶眼,可惜麥吉莉絲日後沒有建立自己的版圖,年歲又硬是比基曼老了十歲,如今基曼在外貌與演技上都備受肯定,當時在銀幕上迷倒眾人的麥吉莉絲反而退居了二線,命運之線的延展實在令人難以預見。

不過本片也不是全無可觀,喜歡賽車的人應該可以看看,【捍衛戰士】的基調本來就很適合搞成賽車,【生死極速】除了技術面較強之外,整體而言還遜於本片-男女主角、男女配角,通通輸-我則最喜歡湯姆克魯斯與麥可洛克(飾演羅迪,湯姆克魯斯一開始的死對頭)在醫院裡以輪椅競速的片段,孩子氣到好笑。

話說回來,無論是【捍衛戰士】還是【霹靂男兒】,講的都是非常孩子氣-講好聽點是青春有活力-的成就與征服,這一塊,在每個男孩子心裡也真是永遠都存在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