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本片,我隨即有了三個感想:第一,去歐洲玩,絕對要去阿姆斯特丹,而且其後絕對不能亂坐火車亂落單;第二,語言真的要多學幾種,才能把握機會多活幾秒鐘;第三,驢子到了北京仍是驢子,宅男到了國外仍是宅男,所以正妹倒貼猛挑情,鐵定是電影裡才有的事情,禮多衣少必有詐,要戒慎恐懼才不會隨便被殺。

然而,除了可做春季歐洲行的參考感想外,本片實在難有了不起的震撼,除非你是恐怖片的新手,否則本片至少有五十分鐘會讓你無聊難耐。

毫無爆點的電影前半分明是考驗我自爽的能耐,看歐利那瘋子死命地搞怪我真想請他自己了斷,龜毛宅男喬許從頭悶到尾,不須等待死好野人出馬,我自己就想立刻給他死,派斯頓雖然言行一般無腦,但比起前兩人總算是比較好,所以我押他活最久,果然押對寶。

只是這趟押寶之旅實在太漫長,電影前半除了片中男演員之外沒人有得爽,只見他們四處看人做愛找人做愛然後真的做愛,時間久了真的就像拍爛的【歐洲派】,主角耍笨沒笑點,搞得我不得不打哈欠,沒想到音樂那麼大聲、女人那麼拼命寬衣解帶,最後我還是窮極無聊難以自嗨-我還一邊吃花生麻糬提神呢。

等到歐利的腦袋與喬許的腳筋分別被斷,這部電影才終於到了有點牛肉的階段,但終究只是微量的牛肉碎屑,廣告大肆宣揚的所謂虐殺,大多都在模糊的剪接中一筆帶過,果真是「你最變態的一切想像」,因為你只能靠自己想像,我不懂都花錢買了血漿與假屍塊,為何不花幾分鐘拍出來給觀眾一個痛快,明明虐殺器材放滿桌,相比之下,總是就地取材的萊克特博士手法竟然還比較多。

所以,如果你在意的是血肉痕飛的虐殺,還是去看【顫慄】吧,NC-17對上R,殘酷等級高下立判。本片只有一處勉強夠看:不算美但尚稱清秀的日本妹被搞到半邊毀容、眼框流膿,好不容易逃出魔窟卻仍舊心碎求死,是本片唯一讓我感到哀傷而殘酷的片段;至於派斯頓與怪老頭的斷指、猥褻男的意外自鋸,實在不至於刺激我的腎上腺、燃燒我的虐殺慾。

要說本片有什麼遺憾,一時三刻實在是說不完,勉強挑一個最在意的:我希望派斯頓的復仇狠毒一些,不只是對那講話與吃飯一樣機歪的臭老頭,還有那些靠淫相與肉體誘人上鉤的婊子與賤胚,單切頸動脈實在太便宜,只被車撞死實在太慈悲,我說至少也要拖到隱密處慢慢割慢慢切,只有刀子的話,凌遲應該是個好選擇。不過,這終究是我的想像,殘酷與暴力終究是人的本能,虐殺從來就不至於難以想像,難的是敢想就敢拍的膽識,以及不顧分級不怕被禁的勇猛意志,至於本片?差得遠呢,騙騙小孩子而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