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斯威利真的老了,不再光腳踏玻璃、水管耍彈跳,除了偶爾客串的性格殺手,他的主要任務是酗酒、喘氣、挺小腹,以及擁抱永遠不死的良知。

至於擁有【天魔】、【超人】、【七寶奇謀】、【致命武器】系列與【超級王牌】等實績的大導李察唐納,延續著九零年代後期那老之將至的氣息,主要作品的調性越發沈鬱,角色也盡是描述老刺客、老警察或老特工的情事。

不過,雖然這兩人的主要經典都集中在九零年代以前,我卻更喜歡他們晚近的作品。

我喜歡布魯斯威利在【絕對目標】、【終極密碼戰】、【驚心動魄】或【獵日風暴】裡的風貌,從【終極警探】以來就常以滄桑形象入鏡的他,在歲月的洗禮下更能散發硬漢的氣質;而【絕命大反擊】則是我心目中李察唐納的近十年最佳作,內心戲比動作還精彩,不需億萬成本的場面,整體表現依舊可圈可點。

所以我才願意看說老套都嫌客氣的【狙擊封鎖線】,像是沒有特效的【魔鬼毀滅者】加上一點【即時追捕】,短距障礙突破、限時索命追逐,新意或許沒有,但若是拿捏得當,無論是情感、動作或劇情,都可玩出水準以上的表現。

可惜的是,不到兩小時的追逐裡,本片的成績除了平凡、還是平凡。老邁邊緣的布魯斯威利扮演他最擅長的良心酒鬼,帶著聒噪不已的黑人證人亡命硬闖,一端是素昧平生的罪犯,一端是長年合作的弟兄伙伴,在良知的驅使下,布魯斯威利選擇了前者,勇敢地以殘喘的精神與肉體對抗著腐化的自己與同僚,並獲得了皆大歡喜的結局。

就電影來看,本片實在難稱出眾,作為動作片,場面極少,作為劇情片,破綻太多,幾乎無法滿足任何週末夜的感官或智識飢渴,然而,因為李察唐納,因為布魯斯威利,這部極其普通的電影,在影像與角色之間,不斷無聲地散放著令人懷念的老殘之味。

看著垂垂老矣的布魯斯威利、梅爾吉伯遜與茱莉亞羅柏茲躲避追殺的紐約,還有史帝夫柯漢等【致命武器】的老面孔,這根本不是警匪電影,而是一票警匪片老搭檔的銀幕遊戲,我彷彿能看到這群人在殺青之後圍著小桌子喝茶聊天的情景。

當然這部片還是有其動人之處,如公車內艾迪與女孩的對話、艾迪中槍後在救護車內與莫斯里的坦白、艾迪的長信與蛋糕等,都是頗令人回味的情感片段,但這些小地方根本無法讓本片到達值得眾人觀賞的地步。

所以,本片終究只適合對李察唐納或布魯斯威利有特殊情感的老動作片迷,在空蕩蕩的戲院裡搜索著來自過去的硬漢與警匪懷舊之氣,而這些感受可能純屬幻想,本片確定擁有的,是其他多數觀眾所看到的,那平淡的槍戰和冗長的叨絮,如是而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