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西艾姆斯,擁有未婚生子、擅自離家拋夫等兩項「前科」,同時身為行男人工事之「現行犯」,在那彷彿地獄邊緣的北國—我很不爭氣地想到了雪國,以及無極裡的悲歡離合—她是不折不扣的孽女,連父親都將其捨棄了的孽女。

然而她是個充滿愛情的孽女,滿腔對子女執著而堅毅的愛情,二十多年前,還是個母親能為兒女放棄未來的時代,而潔西艾姆斯選擇的道路,是進入男性宰制的礦場謀取生路,鋼鐵、機械與污垢,同時存在於礦工的周圍與體內,在這樣的世界裡,潔西艾姆斯養活了她的孩子們,第一次擁有了所謂的生活。

現況並不完美、但約略美好而幸福,直到宛如來自過去惡夢裡的巴比蕭普點燃了導火線,以及鋼鐵公司毫不掩飾地展現了不公義的鐵腕。這一次,潔西艾姆斯真正地憤怒了,她終究是一個悖德的的孽女,歷代的孽女往往是烈女的化身,她決定挺身與龐大的體制對抗,這原先僅為求生手段的出發點,赫然開創了女權史上的新頁。

性騷擾的題材加上莎莉賽隆的全場主秀讓我想起【控訴】,單親媽媽在事業與家庭間的衝突讓我想起【永不妥協】,就全片的整體素質而言,本片確實跟【控訴】比較接近,缺乏【永不妥協】的完整敘事與沈穩步調是本片的最大遺憾,導演妮姬卡羅在本片的表現相當接近前作【鯨騎士】,鏡頭語言簡約而單純,維持影片基本品質的同時往往受限於劇本的不足,這樣的特性讓我不禁想到李安赴美初期的作品。

就【北國性騷擾】而言,莎莉賽隆的演技自然是沒得挑剔的,做為一名外表出眾的女星,她很難得地能展現出脆弱與堅毅的雙重面貌,我個人就認為她在這兩個向度的實力遠高於妮可基曼—不用說這是個人喜好,就算不考慮這個因素,我還是比較喜歡莎莉賽隆—因此在本片裡欣賞她的喜怒哀樂,著實是全片最高的享受。

比較可惜的是,本片的劇本或剪接有著難以忽略的缺陷:對困境的轉折缺乏鋪陳或過於簡略,能為其開脫的可能理由是本片的紀實性質,然而我相信在不偏離史實的前提下,一定有更平衡、更工整以致於更有說服力的手法,能讓劇情的發展更觸動人心:巴比的心防為何只消比爾幾句嘲諷恐嚇就被突破?山米對母親的不諒解為何在片刻間被凱爾化解?潔西的父親,如此保守又怯懦的男子,又怎麼會突然地挺身而出、為女兒仗義執言?就算這些都是原本預定要發生的劇情,適當的伏筆、前徵與描寫都能讓其更顯真實,而就電影的上映版本而言,這方面的鋪陳都是明顯不足的。

於是這終究是莎莉賽隆的個人秀,無怪乎「不公不義」的奧斯卡未將本片提名為最佳影片,也不見多少人為其喊冤。但本片的水平真的不值得被提名嗎?它真的無疑地遜於【濃情巧克力】、【綠色奇蹟】【莎翁情史】或【脫線舞男】之類電影嗎?

這問題,就留給真正在意的人去爭論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