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奇譚》是史蒂芬金於二十多年前推出的小說,不過我直到今年才第一次有機會閱讀這本書。記得國小時的金石堂,史蒂芬金好歹是皇冠恐怖小說的大宗,印象中就有在書店看到過《寵物墳場》、《玉米田的孩子》、《它》與《迷霧》等,四年級的我翻了一下《寵物墳場》,裡面的殺人場面讓我回家都睡不好,從此一直記得史蒂芬金的名字。

不過《四季奇譚》卻不是什麼恐怖小說,裡面唯一跟恐怖有點關連的,是〈納粹追凶〉與〈呼─吸─呼─吸〉兩個中篇,前者甚至沒有到恐怖的地步,頂多是有點怪異與扭曲罷了。而後者,算是出現了史蒂芬金小說裡常有的直率血腥,可是,就劇情而言,我也不會說那是一篇恐怖小說,頂多是個,帶著恐怖氣氛的故事。

總之呢,這本書有四個中篇,分別是〈麗泰海華絲與蕭山克監獄的救贖〉、〈納粹追凶〉、〈總要找到你〉與〈呼─吸─呼─吸〉。

〈麗泰海華絲與蕭山克監獄的救贖〉就是鼎鼎大名【刺激一九九五】的原著,所以故事沒什麼好介紹的。如果沒看過電影,任何人一定都會被這小說對希望的描寫與權謀的經營感到嘆為觀止,而事實證明電影的改編非常成功,不下餘被改編成【熱淚傷痕】的《桃樂絲的秘密》。

〈納粹追凶〉被改編成電影【是誰和我玩遊戲】,我一直無緣看到本片。故事主要敘述一個對納粹史有狂熱的聰明學生,意外地發現鄰居的老伯是個失蹤已久的名納粹戰犯,於是他以揭發其身份為要脅,強迫老人跟他講述詳細的納粹點滴,甚至還自己掏錢買了仿製的納粹制服,要老人穿上以滿足他「親眼見到納粹」的慾望。隨著時間地過去,男孩表面上十分正常、各方面表現優秀,內心卻陷入了無限恐怖的惡夢,老人也不斷地想起過去的往事,一方面感到體內的自我逐漸甦醒,另一方面也不斷地困擾於夢與現實的長期混淆,於是他們兩個都走向了一樣的道路:以殺人獲取安慰。

這篇小說的精彩之處,在於以近乎冷淡的筆觸詳細地描寫著一個青春地男孩如何喚醒了自己心中的野獸與惡魔,並協助老人心中的惡魔—要說這是他們的「本我」也可以—重新站起來,他們從一開始的對立、剝削關係形成了新的共生結構,他們一方面厭惡著彼此,卻又彼此需要,某種程度甚至還愛著對方,即使這樣不正常的連結他們一步步地把自己推向絕路。電影要處理好,並不容易,一不小心就會把重點放在惡夢的內容與殺人的過程,而那根本不是本篇的重點。

〈總要找到你〉則是〈麗泰海華絲與蕭山克監獄的救贖〉以外我最喜歡的一篇,有改編成備受好評的電影【站在我這邊】,已經被排入我堆積如山的片單中。小說的主人翁是一個作家,他回憶起小時和四個同伴一起跋山涉水,只為了看一具被火車撞死的小孩兒屍體,在看似聳動的題材底下,盡是小孩子混雜著天真與早熟的情感,看了讓我懷念起小學的生活。雖然我並沒有那樣的一票兄弟,但對小學那漫長的暑假卻很懷念,現在有時聞到炎熱的空氣,都會想起小時候夏天的味道,大杯的思樂冰、大坪林的可愛村便當、積著灰塵的錄影帶店之類的,其實跟小說的內容沒有太大的關連,只是史蒂芬金的筆觸很正確地擊中了我對童年的那份懷念。

至於〈呼─吸─呼─吸〉,是這本書裡最「史蒂芬金式」的故事,主體在於一名婦產科講述其年輕時經歷的靈異經驗,附帶一些主角所觀察到的玄妙枝節,相較於前面三篇,不算是很傑出的作品,不過由於氣氛的掌握依舊高明—有些廉價就是,但還是高明—篇幅又不大,所以娛樂性很夠。

這就是《四季奇譚》,我覺得是一本比《惡夢工廠》更值得購買的史蒂芬金作品,如果只打算買一本的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