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標題就爆點了,若剝奪了你原本該有的驚喜,那真是抱歉了,然而這畢竟是快兩年前的作品,美國媒體也早將本片的「秘密」踢爆了,所以我真的沒什麼罪惡感。

奈沙馬蘭是我最欣賞的新銳導演之一—算是新銳導演吧?—既使是飽受批評的【陰森林】,我也能開心地從裡面尋找出不少樂趣,所以在我不清楚這紀錄片底細時,我對其是有些許期待的,我想要更多幕後花絮以外的深入報導。

所以我特地起了大早,吃著冷冷的蘇打餅乾,微微發抖地死盯著電視螢幕。攝影品質頗高,連配樂都是一流水準—我後來發現,配樂者正是【羅馬的榮耀】與【奇幻嘉年華】的傑夫貝爾—然而內容硬是少了點誠意,並非窮舉論據的那種誠意,而是麥克摩爾、摩根史柏路克尋求符合立場資訊的基本說服力。

本片導演納森奈康爾是知名建築師路易斯康爾的兒子,據說他的上部作品【我的建築師】十分傑出,似乎該片的功力與誠意都沒有轉移到這部【沙馬蘭隱藏的秘密】,騙人沒關係,好萊塢的專業之一就是晃點人,然而騙人也該多做點功課、多費點功夫,【大白鯊】搞假新聞、【厄夜叢林】的弄假成真才是王道,本片的水平,連大小前輩的腳跟都搆不著。

簡單說,這部片想證明—或者假裝想證明—沙馬蘭有通靈能力,所以找來一堆沙馬蘭的影迷搞神秘,訪問強尼戴普與安德利亞布洛迪增加可信度,還「找到」沙馬蘭的小學老師、高中玩伴,「挖出」詭異的圖畫、神秘的溺水事件,還不斷發生神秘的機械故障,暗示著沙馬蘭有奇異的磁場能影響周圍的人事物。

聽起來頗聳動,就算要造假也可以好好玩,只是兩個小時的篇幅裡,我看到的大半是導演自己的一廂情願,一副看到影子就以為有鬼的自嗨樣,追根究底的精神卻不願意假裝一下,嗑藥小鬼的問卜盤晃一下有什麼了不起,進一步地問問題啊!讓我們見識一下嘛!看不到病例?誰都曉得這種資訊可以花錢買到,狗仔隊伎倆的十分之一就能挖到更多寶了,至於醫生都說溺水者可以救活的時間醫界沒有定論,導演你還硬要說人家死掉了是怎樣,難道導演也嗑藥了嗎?

當然,在假定本片有基本誠意的前提下,本片也不是完全沒有玄秘的地方,比方說在空房鏡子裡的模糊人影,就是個頗恐怖的爆點,但全片太多地方惹人生疑,我尚未開始搜尋資料就已經疑心大作了,真的看了相關的評論,更是對這部作品厭惡至極,網路上攻訐本片的文章難以盡數,這篇文章還不錯值得一看。

如今我依舊對奈沙馬蘭的電影有所期待,但對於他的人品卻有了幾分的遲疑。在商言商,噱頭與操作本來就是好萊塢帝國的傳統伎倆,但這部片對我來說,實在太過了,不只是因為本片消費著紀錄片的文本性質,還有其手法與策劃的粗糙。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