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看川原正敏的修羅系列,純粹是因為那簡潔的書名,《修羅之門》,就像川原正敏簡單乾淨的畫風一樣,俐落地傳達出一種直率的血性。

就一開始的感覺,川原老師的毛病還真是挑不完:《鐵拳傳》的肌肉與輪廓描繪較為細膩,《功夫旋風兒》的連續動作分鏡較為突出,而這兩部漫畫在武術的技術考據、創造發想與多元性方面,都比修羅系列豐富,單純對武術有興趣的,柔道、空手道、劍道、中國拳法、拳擊都有專門的漫畫,而對殘酷的對殺有興趣的,《刃牙》或《鬥雞》裡的赤裸搏命又比少年色彩濃厚的修羅系列強悍得多。

事實上,《修羅之門》的頭幾集,無論是人物造型、動作還是對打佈局,還真不是生澀兩個字可以簡單帶過的。

然而,修羅系列終究有其獨有的魅力,在這樣的魅力之下,不甚精緻的畫風轉為耐看的速寫趣味,單純簡略的武術描寫讓人把眼光集中在主要角色的修羅性格上。我特別喜歡角色們對戰時的笑容,強悍、殘酷又沸騰的笑顏,死而無憾的性命相搏,雖然心理與哲學趣味上遠遜於《浪人劍客》,但已經是令人回味不已的難得描繪。

不過,對柔術的摔投、關節技巧特別有興趣的我,面對修羅系列在此的極度缺乏,一直感到無盡遺憾。《修羅之門》強調的是打擊技,前段除了飛田有使出職業摔角的摔投和擒拿之外,主要戰役還是以打擊為主要手段,中段的拳擊不用多談,這是我個人覺得最無趣的一段,而後段挑戰格雷西柔術王者,顯然川原老師並未對格雷西柔術或綜合格鬥技做足夠的研究,格雷西牽制對手的手法絕非漫畫上的單純描寫。

而《修羅之刻》就更沒有機會玩柔術了,其中大多是陸奧與劍客的決鬥,不是劍落人亡、就是空手被陸奧秒殺,年輕的織田信長也是幾頁就躺下,害我一開始亂期待一把,可惜號稱地上最強、千年不敗、柔術之祖的陸奧圓明流,終究是以魔鬼體能與無敵當身技等「剛法」走天下,「柔法」的部分倒是很少看到,狼牙、獅子吼、飛燕十字等技巧,多半是陸奧單方面的成功施技,少見完整的攻防。

所幸,柔道天才西鄉四郎的登場,約略滿足了我對陸奧圓明流的小小期望。

當然,川原老師的老毛病還是一樣:對武術的講究度不夠。不說別的,光是講道館的摔投招式,就有很多連續技法可使用,結果四郎竟然僅以足掃和山嵐面對陸奧,而非更容易結合打擊技法的頸投、大腰、大外割?雖然山嵐是四郎的得意技,但搬出講道館、卻不順便亮一下代表技法,真的很可惜。

而提到合氣道的前身「會津御式內」,川原老師似乎也顯示了某些技法上的誤解。就我的認知,合氣道/柔術的「坐捕」系列,雖然有大和民族跪姿文化上的淵源,但這些技法的訓練意義遠大於實用意義,「訓練法」與「實用法」是不同的概念,一如跪姿呼吸力練習並非主張跪著跟敵人玩壓制遊戲,面對陸奧這種精通打擊與擒拿的妖怪,竟然以這種練習技的姿勢應戰,而陸奧還很配合地陷入了四郎的形式攻防中,實在有點令人不知所謂。

再者,既然四郎與古流柔術如此有淵源,應當熟知更多致命的攻擊技巧才是,當身技在古流系統中不可能少,即使是摔投、關節技,也常以頸、喉結、下腹、陰部的打擊開始/結束,以膝蓋或腳壓制肘、肩的動作也很多,實在說,以四郎的天才素質,加上兼具會津御式內與近代柔道的技法,說他是修羅系列裡不破北斗之外唯一有資格跟陸奧空手對決的高手,一點都不為過。

可惜,這些特點都沒有被好好地利用,川原老師對歷史事件的重新詮釋比較注重,對武術的描寫還是一如往常地過度單純。

不過,即使這樣,我還是很喜歡這場對決。標題是「蒼月之下」,陸奧天兵與西鄉四郎臉上掛著修羅系列裡的典型微笑,全身打著寒顫卻依舊激情豪放地奮勇殘殺,期望殺死敵人時,臉上那充滿殺氣、興奮、自信與恐懼的微笑,多麼單純而迷人,就像在火焰裡奔騰的宮本武藏,月光時而皎潔、時而藏雲,彷彿無聲的太鼓,標定著廝殺的節奏。四郎抓住天兵,陰影下的臉因為殺戮的快感而扭曲,那是惡鬼,是修羅,只能在黑暗裡獨自追求的虛幻禁技,在那樣的夜色裡竟然如此令人神往,然後天兵抓住了電光火石的瞬間,以生命之力帶動出滿滿的殺意,施展了完整的雷,月光從雲後探出,陸奧千年的歷史裡,沒有敗北兩個字,即使是面對月色裡的惡鬼四郎。

我到現在都不相信四郎會輸給天兵,然而這絕對是陸奧歷史上,最美麗的決鬥。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