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對【無極】極度不滿的同時,如果你依舊對這個故事充滿好奇與想像,你可以嘗試閱讀即將出版的《無極》電影小說,由中國的暢銷網路小說家郭敬明所著,主要根據陳凱歌提供的劇本殘卷,依循電影的基本結構,再加入更複雜的人物關係與奇幻設定,甚至連結局都大相逕庭。

簡單介紹一下郭敬明:今年二十二歲,著有《幻城》、《夢裏花落知多少》、《島》等系列作品,其中《幻城》更擁有一百萬冊的銷售佳績,另外蟬聯兩屆中國「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連續三年入圍中國富比士百位名人榜,去年甚至獲得日本NHK亞洲四大優秀男性。

這種程度的漂亮履歷,自然不能說沒有噱頭,然而在陳凱歌宣布即將推出電影改編小說之後,郭敬明隨即獲得最多中國網友的推選,成為眾望所歸的撰文寫手;【無極】再怎麼荒腔走板,陳凱歌在中國的地位依然不可忽略,郭敬明是陳凱歌信任的人,因此對【無極】延伸世界有興趣的你,何妨耐著性子姑且一看?

美話不怕直接說,《無極》裡的文字趣味,恐怕是電影的十倍有餘,【英雄】的電影小說固然完整,但用字淺辭上卻留有電影裡的僵直生硬,這樣的問題並沒有發生在《無極》的文本裡。我不會說郭敬明的水平能媲美金庸、古龍或梁羽生,這樣的比較對一名二十二歲的年輕文人也不算公平,但以根植於電影原創概念的改編小說而言,《無極》的深化與重構已經算是可圈可點。

在電影【無極】裡,令人難以接受的問題之一,在於光明、無歡、昆侖、鬼狼等主要武者,幾乎被極盡所能地推往失衡的境地。光明身為天下第一戰神,你幾乎無法在片中找到其叱吒天下的明證;無歡身段陰狠無常,然而其擁有鬼狼卻長年忌於光明,著實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反之,即便黑袍屬於無歡,鬼狼渾身上下也找不到無歡可凌駕的弱項,長年委身階下奴,所求為何?更不要說昆侖,那雙腿千軍難防、萬人難殺,這樣的人竟能被馴服為奴,豈不怪哉?

這樣的問題,小說並沒有完美地解決,但起碼在平衡度與說服力上有了長足的提昇。小說的解決方式,在於將「咒術」—也就是魔法—引入整體的設定,所有銀幕上令人費解的落差與疑難,都以咒術的操縱與使用來填補。這樣的說明看來似乎微不足道,然而在小說的脈絡裡,這樣的設計去除了電影中的多處不協調,你不需費神懷疑光明如何能稱王,無歡何以能控制鬼狼,還有雪國人跑那快為何能被無歡屠殺。

小說的另一特色,在於人物關係變得更複雜豐富;電影以滿神為中心、凡人散落四周的敘述方式,在小說裡被修正為凡人陣營的陰謀角力;電影以光明、無歡與昆侖三人為主的鬥爭,在小說裡被膨脹為三大陣營的群體戰,包括以光明為首的皇城體系、以無歡為首的極樂宮,還有另一個神秘的暗殺組織,成員全為女性的千羽樓。小說的主幹集中在三方的明爭暗鬥,無論在鬥智與武鬥的層次,小說都比電影更精彩而富趣味性,以下簡單介紹小說裡的三大陣營,多少有透露與電影相異的小說內容,想保留神秘感的,差不多可以退出這篇文章了。

以光明為首的日晝宮

日晝宮,是大王為光明建造的宮殿,做為對其的認同、感謝與尊敬。光明不但威震八方、戰無不勝,更是保衛大王安全的最大功臣。雖然皇城人才濟濟,然而光明的神彩掩蓋了一切,因為他不但是優異的統領強才,對咒術與陣法的瞭解與施使更是天下無雙、無人能敵。

因此,皇城除了四周的重兵圍守之外,還有由光明設下的咒術迷宮,只有在特定的時辰與方位,才能進出皇宮,不了內情的外人一旦企圖硬闖,只會被困在虛幻的空間裡難以逃脫。此外,光明能察覺最微小的咒術能量流動,任何想在皇城施使咒術謀害大王的人,都難逃光明的法眼。

而光明手下最強的看家寶貝,就是究極咒術迷宮「神之死域」,顧名思義,是一個連神走進去也別想活著出來的死亡之陣,以金、木、水、火、土與其下的八卦方位合計四十個靈,產出以黑色濃霧堆疊成的無窮迷宮,在受害者迷失在陣式內無法脫困時,再以各種咒術、殺陣將其宰殺,可說是近乎無敵的必殺絕技。

以無歡為首的極樂宮

極樂宮位於北方,規模與勢力直逼皇城,無歡覬覦王位已久,無奈皇城有光明坐鎮,只能不斷等待良機。極樂宮的人精通的「動術」,原是咒術的一支,後來在極北之人專致修鍊之下,成為一門獨立於咒術之外的神技,精通動術者,不但身法移動奇快,更能以匪夷所思之法移動、操縱物體,甚至能對時間與空間造成影響。

極樂宮收納了所有動術師,無歡也是其中的佼佼者。事實上在昆侖出現以前,無歡是天下動術師之首,而動術裡的極限技巧,稱為「日晷逆照」,是一種能創造短暫時間逆流效果的恐怖技法,在與敵人決鬥的關鍵瞬間使用此技,就能參透敵人接下來的一舉一動,然後輕而易舉地將其擒殺,此技在無歡之外僅有包括鬼狼等三人習得,光明便是因此險些死於鬼狼刀下。

此外,無歡的「鬼影千軍陣」也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招,陣式內猶如召喚出無數的動術師鬼魂戰士,將陣式內的一切碎屍萬段,連昆侖都險些命喪此陣。

而無歡手下的必殺絕技,則是必須與眾動術師共同發動的「動術之陣」。被這種陣式困住的人,無論本身行動多麼迅速,都會在陣式裡被壓迫為慢動作般的遲緩,施術者卻能以尋常的水平來自陣式內外,即使是擁有雪國血統的超高級動術師也無法在這種陣式之下討到便宜,鬼狼就是如此敗在無歡手下。

以白翼為首的千羽樓

不像招搖的極樂宮,千羽樓的位置向來是個謎,而千羽樓的首領白翼,也是神話般的人物。千羽樓的成員盡是女性,這些女子是普天之下最優秀的咒術師組合,每個人都有一個鳥類的署名,每個人專攻的咒術亦各有特色與策略意義。

故事初段,光明親自討伐的蠻人動亂,在幕後操縱狂奔野牛的,就是千羽樓的咒術師,名為鸚鵡。鸚鵡是最優秀的「神語者」,意味著「能像神一般懂得動物語言的人」,靠著神語咒術,她輕易地操縱著無數野牛,攻破了王城的軍隊,逼得光明得親自領兵平亂。鸚鵡最後死在光明手下。

而光明與昆侖急返王城之時,之所以會迷困在樹林裡,也是拜千羽樓之賜。千羽樓派出專攻咒術迷宮的咒術師蒼鷲,在森林佈下了「黑羽之陣」,施咒者的靈魂被分割成六個靈,操縱著朱雀、玄武、白虎、青龍、蒼弩、黃泉等六門,以此困住迷宮中的人,更可趁機將其宰殺。這是咒術迷宮之中的超高級技法,威力僅次於光明的「神之死域」。

千羽樓咒術師的手段邪異可怖,不要說皇城,連向來以暗殺術自負的極樂宮動術高手也不敢對其小覷,在酒樓沈月軒裡,曾有數名優異的動術師慘敗在千羽樓的咒術師畫眉與孔雀手下。

事實上,小說裡的傾城,也不只是簡單的美人而已。她是一名蟲師,能操縱昆蟲,利用昆蟲攻擊、防守、療傷,甚至她的美貌也被認為是高明的咒術,一名外邦盟主在見過傾城一面之後,不但無條件歸順皇城,每年自動上貢珍奇異寶,更挖去自己的雙眼,因為不再想看其他不若傾城的凡間女人。至於滿神,在小說裡的篇幅極端有限,做為揭露命運拼圖一角的神諭者,滿神的功能只是推動眾人追逐各自的想望罷了,即便沒有滿神,僅用「命運」的觀念來貫穿全書,亦非不可。

以上就是《無極》書中角色與電影不同的簡介,至於小說怎麼改寫原電影劇本的結構與結局,這裡就先賣個關子,讓大家自己去發掘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