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納尼亞傳奇》是一部充滿《聖經》符號的作品,書我沒有看過,但就這部電影的幾個小地方來看,這樣的評述應該所言不虛。

象徵統御雄師的彼得、與人類理智聯繫的蘇珊、純真無束有如天鷹的露西,以至於背叛眾人卻透過領悟而犧牲如牛犢的艾德蒙,就像《啟示錄》裡的四活物,圍繞在寶座的四周,寶座上坐著全能的神,亞斯蘭,那因叛徒而死、卻在曙光之下重生的雄師,又神似耶穌基督的翻版,有趣的是,當亞斯蘭在岸邊逐漸遠走,他的身影倒映在濕潤的沙灘上,那景象實在很難不聯想到耶穌行於水面。

如果對基督教文本或相關歷史有深入涉獵,大概能從本片挖出更多象徵的寶物吧?不過,就電影而言,太過細膩的象徵隱喻很難擁有獨立的價值,除非你是個符號學的狂熱份子,不然本片依舊得回歸最基本也最主要的劇情主線:納尼亞王國的乍現、預言中的亞當之子與夏娃之女、白女巫的詛咒、亞斯蘭的再臨,以及最終的正邪對決。這不是一部非得提到宗教含意才能賞析的電影,只要能把納尼亞的世界成功地呈現給觀眾,這就是一部好的奇幻電影。

可惜的是,縱使有近兩億美金的可觀預算以及媲美【魔戒】的壯麗外景,這部片卻沒有對許多關鍵的劇情做出該有的說明:納尼亞世界到底為何而存在?為何白女巫能將納尼亞冰封百年?造就亞斯蘭復活的遠古秘法到底為何?編導似乎覺得所有觀眾都很清楚書中的設定,而這可不是精靈斗蓬或乾糧般的小細節,而是推動全片劇情行進的軀幹。

就算假定以上的問題已被解決,這依舊不是一部多麼精彩的電影,或許是沒讀過原著的關係吧!我實在感覺不出白女巫是多了不起的威脅,大軍是在片尾才首次亮相,而先前那幾隻狼實在不像是擺平整個森林的狠角色,所以應當有魔法的元素在內,但白女巫的魔法卻只展現在變出食物與當場急凍犯人,實在難以服人;而當場子終於換到平原大戰時,白女巫除了雙刀極帥之外,還是看不出恐怖統治納尼亞的高超本領,還讓後來居上的亞斯蘭當場秒殺,就算書裡這樣描述,也絕對有法子讓電影更刺激好看,【魔戒首部曲】的摩瑞亞追逐就是很好的例子,其成功地將略微平淡的文字改成全片的高潮,而且絲毫不需變動劇情軸線與結構。

在此之外,彼得、艾德蒙、蘇珊、露西四個主角的描繪,也實在不甚突出。露西或許是唯一的例外,這個長相不算太俏麗的女孩,在四人之中最為搶眼,把孩子不被信任的挫敗與初臨王國的驚嘆詮釋得入木三分,她是本片最有靈魂能量的人類角色。作為少年元帥的彼得,表情缺乏變化,在他身上難以找到萬夫莫敵的氣魄;現實而理智的蘇珊,在掃興與保守方面施展得不錯,可是在亞斯蘭陳屍的平台上跟露西說靈藥沒有用處,就是過度的角色設計了,在神力充斥的世界,如何能運用常識來否定那最後一絲希望?艾德蒙的不討喜大家都看得出來,然而他一開始卻被描寫成如此渴望父愛的男孩,這樣的人如何會被土耳其軟糖與權位所吸引、以成為多次陷眾人於險境的黑羊?據說那軟糖是有魔力的,然而銀幕上除了讓人想去買卻不知道哪有賣的美味質感之外,真的什麼都看不出來啊。

更可惜的是,從聖誕老人手中接過的禮物,沒有一樣被妥善地對待,這些東西若非神物、也必有深度的精神意義,在片中卻免洗筷似地被隨便帶過,露西靈藥生效的過程毫無震撼可言,彼得的長劍與盾牌跟軍營裡的任何一組都沒有差別,蘇珊的信心之弓不過是「十」步穿楊的玩具,書裡當真如此描寫?如果是,美化一下也該是理所當然吧!

好在哈利葛森威廉斯富現代節奏感又不失神秘的配樂真的很好聽,水獺夫妻的碎碎念真的很可愛,人馬大將雖有張克林貢臉但舞刀實在厲害,白女巫一身華服連砍雙劍真的有夠帥,再加上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想下嫁的超級大沙發床亞斯蘭,讓這部電影在失焦又語焉不詳的劇情之下依舊還算可看,在本片任何人的無聊都十足有理,起碼編導兩人絕對脫不了關係,不過,如果你把重點放在水獺小屋裡的薯條和土耳其軟糖上,搞不好你也能得到很多樂趣。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