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清楚為何彼得傑克森想把【金剛】重新詮釋,也不是很確定開場的一個小時除了讓本片逼近【魔戒】的篇幅還有什麼意義,據說傑克森早在拍【魔戒】以前就曾希望重拍【金剛】,然而電影裡東奔西走孤注一擲要拍出曠世巨作的瘋狂導演卡爾倒是有那麼一點傑克森的影子,而金剛與安戴洛之間的、那不知該稱之為何的情愫,則補足了傑克森在【魔戒】裡篇幅甚少的愛情戲癮。

而【金剛】確實是個有趣的試驗,許多人等著評判【魔戒】的成功是否僅屬偶然,高度倚賴特效與場面的【金剛】就像個試金石,讓傑克森在世人面前再顯身手,證明他在【魔戒】的一鳴驚人絕非巧合。

事實上,單就場面的部分,傑克森確實證明了他有駕馭億萬預算的實力,【金剛】的場面本來就比【魔戒】集中度高,沒有亞拉岡或金霹等人過度近距拍攝以致於身段與動作模糊的問題,堆砌自熱騰騰美鈔的腕龍、暴龍、肉膜怪蟲與金剛,自然不會讓你看不清楚,最精彩的莫過於金剛力戰三隻暴龍又要顧及安戴洛安危的橋段,電腦動畫的動作流暢遠遠超越了人類,金剛的優異身手連最頂尖的武術演員都不可能達成,融入了扭打與突圍的高級攻防,配上唯我獨尊的殘酷身手,若你沒有三小時,這部電影只要看到這一段就值回票價。

然而,去除品味特效大觀園的心情,你很難不在本片發現節奏掌握與情節設計的問題,別忘了一九三三年的舊版兩小時都不滿,這多出來的篇幅想必是製作群的堅持,但這樣的堅持為的是什麼?姑且不論這種深度的人物性格是否需要一個小時來鋪陳伏筆,這些角色在中、後段是否能有所發揮?光是黑人與小伙子之間的深厚感情就顯得很多餘,他們顯然製造煽情場面的次要配角,但你真會為了這種壯烈犧牲的劇碼而感到心動?

在我看來,船上的戲大半都是白演的,引用《黑暗之心》沒什麼不對,但既然無法讓次要配角發揮引爆情緒的功能,就不要浪費篇幅假稱細膩,誰管小子的書是從圖書館偷出來的還是長期借閱?

最重要的是,這部電影最重要的人類角色—卡爾、傑克與安,在三個小時的電影裡到底有了怎樣的發揮?很悲哀地,絕非演員的問題,但他們的演繹舞台實在狹窄地可憐,這部有超過一小時文戲篇幅的大作,並沒有在有限卻充足的篇幅裡讓主要的角色培養情感,所以安和傑克的情感顯得廉價,其後傑克對安的捨命相隨更讓人覺得矯情至極,卡爾對名利與拍片的瘋狂不難理解,但行進速度超越海豹特遣隊的搜救船員們對他的縱容卻令人匪夷所思,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賭命已屬瘋狂,為何要多帶幾個沒有戰鬥力又不攜帶武器的拖油瓶?縱然卡爾的執念是促成全戲的關鍵,但他威脅利誘的手腕可沒那麼高明,在死了大堆伙伴之後,沒有把他五花大綁已經很客氣,還放任他帶著死重的拍攝器材、拖累團對成員、陷他人於險地以致於冒險圍捕金剛?

更令人遺憾的是,安、傑克與金剛之間或許非關愛情但確實呈現三角的情緒關係,原本是這部電影超越特效掛帥的唯一關鍵,無奈安德林布洛迪只能在鮮少的表現空間裡販賣他依舊深情憂鬱的招牌表情,這終究是金剛的場子,這部電影最精彩別緻的文戲,也由金剛一手包辦。

真的,我可以放棄這部電影目不暇給的巨獸爭鬥,擺明了賣弄的怪蟲肆虐直接剪掉都沒關係,三個小時之中可拋棄的枝節太多,唯有金剛與安之間的互動是全片不可割除的精華,我們眼見孤獨的金剛從安身上得到了摻雜著親情、友情與愛情的複雜情緒,那狂熱的獨佔慾,有如情人的嫉妒,似於孩子對玩具的不安全感,亦像是對知己密友的無盡想望,你可以任選真正打動你的詮釋方式,不變的是金剛對安的深刻情感。

我喜歡安在金剛上癮似地玩弄她時所觸發的陡然發怒,猶若人與動物之間的跨物種神交、又宛如情人之間的磨合摸索,到了金剛與安在紐約的終於相逢,那之中的浪漫與甜蜜恐怕連傑克與羅斯都甘拜下風,娜歐蜜華茲雖然在前段展現了過當的歇斯底里,但單憑公園的那段你儂我儂就足以讓她扳回一城,冰上的旋轉嬉戲能讓所有日劇裡的終章高潮黯然失色,感情描寫在這部特效氾濫的電影裡不屬上乘,但我很難想像有誰能面對金剛那悲劇籠罩的情感而不為所動。

由此,縱然本片滿佈著特效溢出也不能掩飾的敘事與角色缺陷,傑克森還是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喜歡大場面的觀眾不會失望,注重文戲的觀眾也會在一陣不耐之後獲得基本的滿足。我不會說傑克森超越了史考特,而單是煽動人心的手腕他就與史匹伯差上一大截,然而就算愛情可能是他難以突破的極限,他依舊完成了許多導演六十歲也達不到的至高成就,我無法預期未來他能否在特效以外更上一層樓,但可以預見的,好萊塢遲早會出現第二個詹姆斯卡麥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