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的臥房在進行徹底的整治,一方面我試著淘汰一些到二○○八年都看不完的全新書籍,二方面我那想法多顧慮也多的老娘也試著在幫我進行所謂的臥房空間規劃。

我曾經在網路上的暱稱罵過我娘是空間白癡,她真的是,方向感其差無比,距離感失真到恐怖的境界,這樣的她竟然以最強勢的聲音主導著我臥房的未來,我的心情慘淡如必須忍受許財利額外四年的基隆市民。

所以,明明買個頂天大書櫃就可以解決一切,怕地震了不起朝牆壁釘一釘,但我的天才老媽硬是神準地認定會再來十次九二一,然後書櫃硬是會倒下來,所以不准買大書櫃;所以我這個所謂家事天才的老娘給我三個可以裝下肢解籃球員屍體的大木箱,組合起來就變成床,空間大到令人髮指,但就是不適合放書啊,可以放屍體放肥皂放棉被放金條,他媽的就是沒辦法拿來放書嘛!還是妳認為藏書跟藏磚頭的意義一樣啊?

不過拿這些跟老母爭辯可不會得到半點便宜,反正空間和安全都是她的「專業」,所以我還是硬著頭皮把一些半年以內應該不會看的書塞進了那些木箱,嗚嗚嗚這應該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看到你們了…然後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其他我常想翻閱的書應該丟哪裡,夭壽勒。

不,真正夭壽的是現在—我的新書桌送到了!老母得意洋洋地說,她找遍了傢具街才找到那麼理想的書桌,可以塞進我房間裡那塊半大不小的角落空間—靠夭勒妳以為空間會變那麼小是誰的關係啊…(抱頭)當真以為調整臥房空間是俄羅斯方塊塞越多越好嗎,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不,眼淚真的流出來了,流出來的關鍵在於,為什麼這個書桌抽屜上要印小熊和洋娃娃啦!老母還一臉中意滿足的表情說,你看這個書桌尺寸剛好,還有很棒的圖案哦,奶奶的熊勒!妳到底以為妳在養什麼小孩啊!錢德嗎?靠夭勒。慘的是我心中已經三字經水災,還要以僵硬的表情勉強表示我的謝意…不,這真的太難了,比錢德的台客金鍊還糟糕…

我上輩子應該是幕府年代的浪人,我娘應該是被我斬首的劍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