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瑟霍斯楚似乎對原野牧場與小城物語情有獨鍾,關照著困死在瑣碎包袱內的靈魂,或逃離繁華回歸鄉野的傷者。多年前的【戀戀情深】描寫寂寥小鎮之子的心情,【美賴待續】則將目光聚焦於重回故土的困頓女子。

一切要從車子拋錨說起。【好萊塢醫生】裡,米高福克斯因車禍來到了扭轉命運的小鎮,珍則因為座車的故障,被迫回到逃避多年的傷心地。拋錨在片中契機般地重複發生,引導著珍的命運,拉近了艾納與葛瑞芙,甚至打在蓋瑞座車引擎上的一槍,都是直指著作為命運轉折的拋錨終於造就了完滿的結局。

而貫穿首尾的大熊,猶如【真愛一世情】裡象徵野性與悲劇的猛獸一般,將故事的大小點滴巧妙地連在一起。

那隻兇悍又憨直的大熊,彷彿透露著所有人的心情似的,在曠野與牢籠之間不斷地來回。艾納的仇恨與愧疚、米契的豁達與寄託、珍的恐懼與力量、葛瑞芙的甜美與希望,全都展現在那隻不明就裡的傻大熊身上。

大熊以為我們想搶牠的食物,米契如是說,那隱喻著獨佔慾所延伸的暴力,反映在蓋瑞對珍的拳腳相向。如同【忍無可忍】的小猾頭,逃離施暴困阨的珍初臨故鄉之時,巧遇正前往樂園的大熊,那鎖死在鋼鐵禁錮中的過往威脅,彷彿宣示著安全與溫暖的生活即在眼前。

但事情從來就不會那麼簡單,從未走出喪子之痛的艾納依舊怪罪著她,珍與葛瑞芙的乍臨,帶來了新生的契機,卻也重燃了痛苦記憶的焦灼熱度。於是,在大熊的三四記事之間,我們旁觀著以艾納/珍為中心的情緒角力。

艾納濃烈的責難與仇恨不斷割裂著他與珍的情感,然而神似愛子的葛瑞芙讓艾納找回了父執的慈愛,那在米契口中渴望離去、在艾納眼中極度完美的孩子,以葛瑞芙的身形降生重現,讓艾納得以重溫舊夢地教她開車、騎馬、經營牧場,葛瑞芙也首次享有父愛的關懷,他們帶著塗有蜂蜜的肉塊給籠中的熊,那是愛的甜蜜,以及幸福的咀嚼。

艾納匪夷所思而極盡放縱地對米契言聽計從,從看熊,餵熊,到野放熊這【碧海藍天】般的天兵計畫,我們終於看到艾納對米契深切的愧疚與關愛,而殘缺的米契則有如上帝般地不斷導正著艾納的偏狹,對於重創自己的大熊都付諸了平心的寬恕,更原諒了酒醉的艾納,在米契引導艾納親近熊進而解放熊的過程裡,艾納也逐漸地接受了慘痛的過去,並放下了對珍的敵意。

珍則在這傷感的小鎮找到了心上人,並眼見個性如己的女兒,以等同於自己出走的頑強意志回到了其所敵對的艾納身邊,如是地驚覺自己也是個忘卻愛女感受的母親,一如只顧自身傷悲的艾納。葛瑞芙接替了死去的兒子與丈夫,暗中聯結了艾納與珍,在大熊險些重創艾納、宛如悲劇重演之時,重蹈母親疏失的葛瑞芙,及時按下了喇叭,挽救了艾納的性命。當年意外所拆散的家庭,在新的意外裡戲劇化地再次結合。

當熊最終回歸了林野,陰魂不散的蓋瑞也鼻青臉腫地落荒而逃,重逢大熊的米契闔上了眼,將性命交給代表無常的大熊,熊的離去宛如神蹟,米契作為神的角色在那魔法的瞬間劃上了句點,在人煙稀少卻充滿情意的小鎮,這齣宛如神話的療傷寓言在熊的游走之間輕巧落幕,敘事篇幅略嫌簡短,角色轉變過於劇烈,衝突描繪也頗為化約,然而明確的象徵隱喻和完整的童話格局彌補了細膩不足的缺憾,像是筆觸極簡的繪本,淡然而輕快、雋永而令人回味。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