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本片,我確定自己不算是殭尸電影的愛好者。

並不是說我討厭殭尸電影,只是我的快感太單純,我總是等著有人被開腸剖肚、有人被斷頭、有人被打爆,其他的巧思再怎麼精彩,都只是填空縫隙的海綿罷了。

不過,這部片絕對比【惡靈古堡】有意思多了。要不是安德瑞巴寇亞克,保羅安德森絕對會是我最討厭的導演,毫無才能、卻大片頻出,真不知道是跟多少片商睡過才拿得到資金。

【活人牲吃】不像喬治羅密歐的作品,沒有龐大的世界架構或複雜的人心惡鬥,沒有【惡靈古堡】花俏—但失敗—的科技與格鬥,也沒有【毀滅倒數二十八天】濃濃的末日氣氛,這是一齣帶點血腥和驚悚的喜劇,被安排成限制級純粹是因為幾幕還算駭人的鏡頭。

然而對看習慣驚悚恐怖片的人來說,這種程度還不足以讓人無法邊看電影、邊吃半熟的牛排—我當時吃的是玉米和生菜,不過我確信換成帶血的肉我也吃得下。

尤其男主角跟我有一樣的名字、還擁有我十倍以上的親切感。怎麼看都是一部令人安心的電影。

我最喜歡尚恩和艾德在那散滿零食塑膠袋和啤酒罐的客廳裡,自以為是地準備幹掉繼父、救出老母,然後再歡喜地帶前女友麗茲到他長久以來的安全小窩—曼徹斯特的小酒吧。雖然只是單純地模擬演練,然後重複展現賽門派格那溫馨又充滿喜感的智障微笑。

再來,我對殭尸/活死人的對比與隱喻一直沒有太大的興趣,這種說法本身就有點菁英主義的味道,是資源闊綽的文化人閒聊的話題,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有人連飯都吃不飽,有人為五個小孩的學費坐困愁城,有人在戰火中如行屍走肉般地苟且求生。

所以,我真的不想假裝自己對這個話題很有興趣,【活人牲吃】還不至於有趣到令我深思,當然拿曲棍球桿敲殭尸的腦袋很搞笑,選唱片殺殭尸順便罵歌手也夠機車,可是大多是看了就忘了的巧思,遠不及【美國心玫瑰情】那餘韻繚繞不已的力道,甚至艾德的頹廢墮落與大衛的歇斯底里也拖太久了一點,搞砸了電影的節奏。

最後,當麗茲如預期地願意與尚恩過著原先鄙夷不已的懶散生活,而頗有驚異效果的結局—把變成殭尸的艾德綁起來一起打電動彷若寵物玩伴—說真的我沒什麼感覺,吃著玉米的我突然一征,然後繼續咀嚼。

也許我就是他們想諷刺的、過著無謂生活的人吧。確實,總是去同一間酒吧配著炸豬皮喝啤酒的尚恩,跟總是買同一家綿綿冰配炸雞皮的我,還真是有那麼一點神似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