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充斥著太陽、卻活在陰霾裡的台北女孩李晶晶;會種地瓜煮魚湯、但捕魚技巧生澀拙劣的達悟男孩謝避風;容易拋錨但外表簇新俗艷象徵心靈再出發的飛魚一號;陽光燦爛間轉眼大雨傾盆而煥然一新的蘭嶼大地。

一段等待釋然、等待愛情、也等待飛魚的日子,想像中應該清新、明快而感人,配合天海一色的明媚風光。

然而,大銀幕上所見的,卻是偶像劇等級的運鏡與敘事。沒看過曾文珍的紀錄片,卻明瞭這是一部野心到位、水準未足的電影。

晶晶悲傷的回憶、被拋棄的失意,避風的純樸耿介、兼容邊陲的卑微與原住民驕傲的身份,城鄉差距造成的落差與驚喜,以致於飛魚在原住民文化裡的象徵意義、鄉間青年的生涯規劃問題,處處有提點,卻無半處有深入的發揮。

這樣的新好男人寓言,到底能以如何天真的方式感動早已被現實與殘酷沖刷過度的都會男女?幻夢的美麗,來自壓倒性的燦爛,與伸手可及的憧憬,這齣蘭嶼的愛情童話,究竟想觸碰什麼樣的夢想家?

當晶晶將手中的戒指奮力擲出,當避風怯生生地將失蹤已久的皮夾遞出,當晶晶頂著洗到一半的頭從髮廊中奔出,當避風與族人為了飛魚奮力地划槳將船駛出,所有的意象與轉化明確地傾瀉而出。

「她是我等待已久的飛魚。」這不是可能性的隱喻,而是充滿期待與自信的宣言,然而背後的根基是純粹的空想,這空想考驗著我的想像力,卻又缺乏引燃我情感烈焰那剎那間的火心。

然而,走出戲院的那一瞬間,我並不討厭這部電影。

每個人都會有一段想逃避什麼的時光。到海邊,到山裡,到國外,或者單純地關在房間裡。心門被鎖上,誰也進不來,善意的敲門被當成噪音,關心的試探被當作騷擾,然後忽地曙光乍現,愛情無聲地竊入,奇妙而歡愉的結束。

而如果你有一段發生在海邊的過往,你更不可能討厭這部片。海灘邊的水花、沈靜的天空、隨風搖擺的草原,從北海岸到花蓮,從花蓮到墾丁,相似的場景總能碰觸到某處懷舊的傷感,挑動著記憶中潛藏而鮮明的美好眷戀。

縱使你的飛魚終究沒入了海洋,也沒有人能告訴你該穿什麼衣服,你也能透過不甚成熟的影像與尚稱悅耳的歌曲,把玩著你珍藏的回憶。

這畢竟不是多麼感人的現代童話,但它保有著可引發純真回憶的視覺觸媒,不值得以支持國片的空泛情緒走進戲院,倒是能以悼念青春之名短暫地陷入海水與帶鹽味的風中,以及那愛情的美麗。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