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隨著片頭的新生子彈,經歷一段軍火量產的生命歷程,猶如本片熱望一展軍火工業內幕秘辛的企圖,觀眾能以參訪旺卡工廠生產線的心情,見證子彈從製作到擊發的大小紀事,這顆沾著腦漿毀滅生命的小玩意兒,還真來自於類似巧克力製作的裝配廠,或許如同尤瑞所言,這和造車製煙有何不同?

是的,一般化的極限,殺人不過是垃圾食物與粗製毒品的共通效應;惡魔必善於言辭,尤瑞著實夠格稱王地獄,連掠奪腐肉的土狼都對他投以蔑視輕賤的眼神,那個通體充盈古柯鹼和火藥、正與可能被其商品殺害的幼童踢足球的尤瑞,不正是一副惡魔上身的歡愉狂傲?

一如【虛擬偶像】,維特自虛空中創造席夢,尤瑞見縫插針地運送軍火,它們都是沈載人心邪慾、倚靠詭道所運行的形象與器械,席夢拉扯著崇拜與貪婪的猙獰衝動,軍火則直接助長著殺戮暴行的蔓延。殺人的是人,不是槍,軍火商最愛也最難以辯駁的詭論,一如汽車與香煙也能致死,在一般化到極致的世界裡,噎死人的核果和穿透腦門的子彈不會有太大的分別。

極致的空洞化與虛無化,正是基督教對惡魔的基本界定,尤瑞的自白,則是惡魔處於人世的剖心宣言。這已經無關乎金錢權力,只因其為自身所長,尤瑞將繼續以必要之惡的姿態生存於權謀與血肉極限衝撞的世界裡,一如對立於上帝的惡魔,唯有在道德狹縫中撕扯破壞,才有存在的意義。

片末,尤瑞之弟維塔利死於良心發現,父母否定他、妻兒離棄他,他所珍重的一切蕩然無存,然而他依舊昂然地踐踏著所謂正義的規則揚長而去,留下驚愕卻無計可施的瓦倫廷,因為在規則不復存在的世界裡,正義與不義的界線早已模糊不清,選邊站的賽門懷茲成為冥頑不靈的老學派,連生命都送掉了地消失在歷史的洪流裡。

而尤瑞則駐足在遍地彈殼的荒蕪煉獄裡,面帶微笑又狀似悲傷地繼續悠遊於毀滅的景致裡。

比較可惜的是,安德魯尼柯可能是個好編劇,卻未必是個好導演。【虛擬偶像】在潛力上直逼【楚門的世界】,然而整體的戲劇性、情緒性與流暢性,卻硬是矮了一截。回頭來看【軍火之王】,綜覽數十年來的國際情勢演變、光與影的鬥智鬥力、大量的軍事武力、終尾的冷門翻盤,這不是【間諜遊戲】的基本樣貌嗎?就算【女模煞】的評價普遍不佳,【軍火之王】也應該交給東尼史考特之類的導演負責才對,震撼力的翻漲恐怕不只是兩三倍。

角色單薄也是本片的可歎之處,或許這就是安德魯尼柯的專屬風格,【虛擬偶像】單靠維特獨撐大局,【軍火之王】也是尤瑞的個人秀,方婷、瓦倫廷、維塔利、賽門,盡有其重要的功能、卻也如棋子般無主動性,所以我們只有在片尾看到方婷的心焦、幾乎看不到瓦倫廷的高明手腕、維利塔唯一的作用就是做為尤瑞成就與道德的對極、賽門除了開場的耀武揚威,也搞不出什麼新花樣。

奇的是,本片號稱探訪了正牌的軍火走私犯,還借來影史上最多的槍械與重兵器,但就像進了聯合國卻僅是耍噱頭的【雙面翻譯】一般,本片充其量只是炫耀性地展現軍火堆疊出的壯觀畫面,至於火力的展示、軍火私運對世界戰局的影響、軍火商與政治家的利益交錯與衝突,都在旁白中簡單交代過去,因為這畢竟是尤瑞的單人舞、惡魔的獨腳戲,想看軍火商、美國政府與第三世界獨裁政權的敵對與制衡,還是期待麥克摩爾、麥克曼恩或史帝芬索德柏比較實在。

至於安德魯尼柯,再琢磨個幾年應能自成大家,目前揉合荒謬諷刺與細膩寫實的風格,似乎距離任何一端都頗有距離,也因此他目前的作品總讓人有水準有餘、魄力未到的感慨,幸好這部電影依舊值得一看,凱吉才是真正的魔鬼代言人,李維還是專演面無表情的救世主吧,在這個必須假借惡魔之手才能獲得正義力量的世界,本片也尚稱是兼顧娛樂效果的反省之作。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