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最近的一片低靡之中,這部片似乎是不可不看、或不得不看的作品,值得期待的,是強尼戴普神經質的嗓音,和黑得可愛的爆笑人偶,至於有沒有其他的驚喜?真的是看緣份。

以我來講,這不是一部能讓我樂不可支或身心震撼的驚世之作—半年內只有【烏龜也會飛】和【那年陽光燦爛】帶給我如此的感受—中間骷髏人歡唱艾蜜麗悲慘過去的橋段,我竟然有點昏昏欲睡,把我拉回現實的,卻是我左邊發出巨大鼾聲、爾後又以台灣國語大聲講手機的男生。

但我絕不是說這部電影不好看,這是一部精緻的黑色幽默小品,展現了動畫片的一流水平,提姆與老搭檔丹尼艾夫曼的合作向來無間契合,黑色幽默的歌舞式配樂很適合買回家配合音響品嚐,而體態誇張的角色設計也讓人不得不露出一抹微笑望著刻薄醜陋的大小龍套。

然而,正因為這部片僅是小品,所以它不負責引領革命或承載道理,由此不論開場的蝴蝶如何象徵著維特和維多莉亞的禁錮窘態、地底的幽冥如何諷刺地散發著地面難有的奔放熱情、以及地面如何地荒謬險惡地比地獄還像地獄,本片就是這麼地輕描淡寫、不痛不癢,想看保守社會下的禁錮愛情請洽【純真年代】,想看生死者辯證的請洽【美夢成真】,這裡沒有所謂的啟示或過剩的創意,這就是一部恰到好處—或如此而已—的輕巧作品。

也因此,在去除了造型本身的可愛感受之後,我實在沒辦法對【聖誕夜驚魂】或【地獄新娘】有太多的感覺。玩偶我願意買、圖我願意蒐藏、電影我也願意多看幾次,至於感受?似乎沒有值得多說的部份,所以才拖了快七天才勉強擠出這麼點兒不大像樣的文字。

就算沒有心跳,還是會心碎,多麼地陳腔濫調,但還是很漂亮的一句話。剩下的,就是各憑本事的想像力了吧。很遺憾,這是我想像力衰竭的一次。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