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會在夢裡做夢。

夢裡的我,正在念高三。高三的我,做了一個有關大學的夢。

那個我,到底在念哪個大學,已經想不起來。在那個夢裡,我根本沒機會看到我的校園。我只知道自己帶著一個女孩,回到高中母校尋找回憶與感覺的殘骸。那女孩貌似莎夏,身高如克莉絲丁,卻穿著辛妮才會穿的衣服。

我的母校是成功高中,在夢中正在做夢的我,來到一個有著古老鐵門升降梯的角落。像是莎夏、克莉絲丁和辛妮縱合體的女生—暫且稱她為瑪莉安吧—穿著黑色的連身洋裝跟著我,我們並肩走進那帶著鐵鏽味的陳舊電梯裡。

午後的成功高中,安靜得像座墳墓。隔著兩百公尺操場、混合水泥與淡綠色的瓷磚建築,彷彿籠罩著一層無色的灰塵,虛幻的距離感。瑪莉安冰冷的身體靠著我,我努力地回想她真正的名字,如果她真的擁有那種東西的話。

在她貼緊著我、身軀的質感傳遞到我的胸膛、微呼著氣準備吻我的時候,我醒了。在夢裡醒來了。

我坐在講台正前方第二個位子。印象中高二以後,我就一直坐在那個位子。前面常常是奇男,周圍出現過奶爸、小儒、小黃、大頭和機器人。可是他們全部不在我的夢中。夢裡的高中同學們好陌生,面孔模糊難辨,化為背景音樂似的雜訊,大學同學大健卻出現在我的右側。我從沒想到我會夢到他。

大健跟往常一樣帶著極為低調的眼鏡。我只認得他的臉,所以就湊過去跟他聊天。嘿,我剛才做了一個夢哦,夢裡我正在上大學呢。真的嗎?大健不敢興趣地說。真的啊,而且我知道我們會念同一個科系哦,在一年以後。

桌面上放著白晃晃的模擬考考卷。國文六十七,數學七十五,物理還是化學才四十幾分,幾個答案欄完全空白地被打上紅色的大叉。我看著排成一列的考卷,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這時講台上出現了已過世的賴老師,好年輕,三十幾歲似的。

我在這時真正地醒來。陽光燦爛的星期天,透過閉鎖的百葉窗將溫熱的氣息傳了進來。四周安靜地有如靜止的時間,我突然很希望打開門後能看到陽台上晾著成功高中的黑色西裝褲。

然而外面什麼都沒有,只有一件怎麼改長度都不對的棉麻長褲,隨著熱風毫無意志地繼續飄動著。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