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坐客運最怕的,就是話永遠講不完的歐巴桑。

從車站就開始絮絮叨叨地談論哪一家的洋蔥比較便宜比較大顆,讓我馬上感到不祥的預兆。這群七人組老太婆的肺活量與丹田似乎經過了嚴酷的訓練,個個都有在夜市叫賣整夜的職業水準,而要是我手上有一把來福槍,我它媽的一定一槍一個讓她們濺血開腸。

然後客運就這樣來了。

門一打開的沁涼原本應該是沈睡的前奏,如今卻變成寒冰地獄般的折磨。阿婆們手提大包小包的青菜水果,以不可思議的郊遊般的心情上了車,嘰哩呱啦地談著牛羊魚肉的話題,洪亮如猛獸、不斷如喇叭,夾雜國台語的聲波團塊像回力球似的衝撞著客運內部四處,不管坐哪兒、總會被又溼又吵的氣團掃過。

我試著看一會兒書,但《薔薇樹,枇杷樹,檸檬樹》的字句和蚵仔煎與米腸的食記混合起來,猛然就是化學污染怪獸般的災難。悻悻然闔上書,閉起眼試著小睡片刻,這是歐巴桑開始討論起健康食品了,膝關節保養的強化鈣片、綠茶素、冬蟲夏草…我的心中一陣髒話連篇,接著凝神運氣地把意志導向光華客運獨樹一格的轟隆車輪聲,結果每當意識隨著馬達單調的運轉聲逐漸遠去,歐巴桑的笑聲就會隨著施工不良的路面震盪硬是讓我驚醒。

惡夢乍去般的無力感侵襲著我,腫脹的太陽穴讓我殺意四起,我恨不得起身撕裂這些人、讓她們的血與內臟噴滿公車的玻璃窗,然後再睡個好覺。快要下高速公路了,司機把龍千玉的歌聲放到最大,歐巴桑們好像嗑了藥似地聊得更大聲。我的心被惡魔占據,我想像著她們被肢解被扭絞被刺穿被火焚,在暴戾的影像充滿我腦子以前,車門打開了,我紅著眼睛下車。

我絕不討厭老人,很多老人還非常可愛。但今天早上八點二十三分、車經基隆循環站的時刻,我發誓我真的好想提早結束那七個歐巴桑的生命,好想好想。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