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完垃圾、用著不甚乾淨的手買好了便當,回程的上坡路,我看到了一個牽著胖女人的男孩。

這幅景象在晚間八點的昏暗燈光下實在是極為不協調。胖女人的年紀不明,不過至少有個三四十;男孩的年齡也不明,但不會超過十五、六。高中沒畢業的男孩,可以當他母親或阿姨的女人,在怎樣的情況下會手牽著手呢?

該不會是被包養的小白臉吧?禁不住地如此亂猜。可是男孩稚氣的臉實在沒那麼俊俏,胖女人看來不但不富有、眼神與嘴角透露出的也無關愛情。單就外表散發的氣息來說,怎麼看都像是母親與國中小男生的組合啊。

而男孩的智能看來也頗正常—我先入為主地認為,智能正常的男生,不會到了國中還想牽母親的手—那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呢?又不是小鄭與莉莉的翻版。

我一下子搞混了。擦身而過之後,忍不住回想起十幾年前的母親與自己。已經無法記起什麼時候會牽母親的手。

高中以前的我,和母親是很要好的,沒有要好到想牽手,但我的各種閱讀、音樂與電影的興趣,都是源自母親。

但是,高中以後的我,漸漸地和母親疏遠到現在的相對位置,反而更能與對我很少干涉也要求不多的父親和平共處。若不是這樣刻意的回想,真的想不起來,曾經和母親那麼地要好啊。

國小的段考完後,母親總會帶著我到後火車站挑選玩具。母親會指著射手座黃金聖鬥士的包裝盒,說品質太差,不要買這個,於是我會選擇機械恐龍的模型,就像哥吉拉電影裡的戰鬥機械龍般的東西,後來還湊滿了三大隻機械飛龍、暴龍和三角龍。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的玩具扔掉了呢?我怎樣都想不起來。現在每次看到電視上的機械恐龍,都很懷念它們。

國中的我,甚至會跟母親看電影與逛街,兩個人就耗了整個下午。對應到現在每個禮拜都有的話不投機,怎麼樣都難免會有感傷的情緒。

雖然之間隔了那麼大的黑暗的溝,但我畢竟是她一手帶大的孩子啊,即使我已經遠遠地偏離了她曾經希冀的理想型,即使我努力地想對她好一點、但忍不住地就是會想對她殘酷。

為什麼會走到這樣的地步,曾經想通過,現在卻無力去回溯,回溯地得清晰,現實也不會有所改變,我的人生也不會倒轉到與母親親密歡樂的日子。

然後,牽著胖女人的男孩走遠了。我忍不住在巷口遠遠地望著他們。他們是母子,或是什麼其他的關係呢?我怎樣也看不出來。但他們看起來很開心。

原來我住在一對會牽手的胖女人和男孩的附近啊。突然間,我好像也變得開心起來了。

盡量試著對母親好一點吧。好一點點,就可以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