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帝國的時代來臨了。

三十年來,初次被星戰吸引的影迷們,多少是為了超越時代的眩目艦隊、以及嗡嗡作響的華麗光劍。而在特效與武打都已登峰造極的今日,要保持對星戰的熱愛,勢必要對那超限科技與傳統文明共存的世界心懷嚮往,一如真心喜愛《魔戒》的人總對中土世界有一份情感,而非單純地被勒苟拉斯的帥勁或半獸人大軍的陣容所感動。

所謂的星戰迷,就是在藍色字幕之後,「星際大戰」的黃色大字伴隨著約翰威廉斯影史留名的主題音樂飛出時,就能產生共鳴的傢伙。

正是這份對銀河彼端的回憶,才能讓我忍受盧卡斯近似催眠曲的敘事風格;真正的感動,永遠是直觀的;於是,縱使盧卡斯的擁護者總能雄辯著三○年代敘述風格的必要性,而我總是情不自禁地想像,這段星際史詩若到了史匹柏或史考特手裡,又會是怎樣的風景呢?特別是史匹柏,能將盧卡斯的【法櫃奇兵】推向經典,誰能說他一定拍不出更精彩的星戰?

然而,歷史畢竟不能重來,星戰畢竟上演在盧卡斯的舞台,況且平心而論,【西斯大帝的復仇】可能是星戰前傳三部曲中最精彩的一部。

身為星戰系列的(可能)完結之作,本片無論在動作密度與特效規模上都居於六部之冠。開場的白卜亭營救行動壯闊直逼【絕地大反攻】的殊死戰;尤達率領的複製人—烏奇族聯軍(我偏好以前的翻譯,武技族,威猛得多)與機械兵團的交鋒雖然短暫,卻也超越了【威脅潛伏】的大軍壓境。

而星戰系列永遠的重頭戲—光劍決鬥—在本片中獲得了的極點的發揮,超越了【威脅潛伏】的達斯摩之戰(那一度是我心目中的光劍戰首選,其後的杜酷之戰雖然設定上更強,可是打起來頗為無聊)。歐比王與安納金在火山行星穆斯塔法的死鬥,堪稱絕地與西斯銀幕戰鬥史上的最佳演出,緊湊綿密的斬擊讓人毫無喘息的空間,後段配合火山熔岩的驚險場面更是畫龍點睛—盧卡斯終於將災難的場合與光劍纏鬥相結合了,這是六部曲中首度的嘗試呢!

當然,以上的頌楊可不表示,【西斯大帝的復仇】是部完美的作品;事實上,還遠得很呢。做為承先啟後的關鍵轉折,本片的首要任務是呈現安納金墮入魔道、蛻變為達斯維德的過程,在前兩集的心理建設後,我實在無法對此有什麼期待,而盧卡斯的說明一向難以令我心服,縱使理智告訴我應當以閱讀《魔戒》的心情來浸淫在星戰之中,但我實在很難想像,在一個機械手臂、複製人、超光速飛行都稀疏平常的時代,難產會是嚴重的威脅,嚴重到必須淪入禁忌的黑暗領域、追求神話般的危險超能力,才能成功遏止危機。

身受重傷、或罹患罕見的絕症,都明顯地較為合理,只要不是西斯原蟲造成的就還好。

即便接納了這困擾安納金的出發點,西斯大帝說服安納金墮落的過程也令人搖頭,這已經不是旁觀者清的問題了,安納金親身經歷的種種事件就足以說明西斯大帝的野心與殘酷,更暗示著西斯一派所追求的正義是以力量與權謀為基礎的。安納金對力量的崇拜與對絕地議會的不滿確實可能促其轉向西斯,然而電影中對此的強調相當有限,反而將焦點放在對帕米的憂慮與想望上,更讓這段絕地沈淪史形同兒戲,盧老,你到底在幹什麼啊!

不過,若能忽略以上的疏失—我個人是蠻難忽略的,連西斯大帝滲透共和國、自導自演擴軍戲碼的複雜陰謀都想得出來,為何不能給安納金一個更細緻的入魔緣由呢—以及盧卡斯老人說書的步調,【西斯大帝的復仇】確實不失為一部精彩的古典風格特效大片。

而且,不知是否為我的錯覺,盧卡斯在本片的敘事能力似乎稍有進步呢。至少,在絕地武士慘遭西斯大帝用計肅清的橋段裡,我確實在其中感受到了黑暗降臨的悲傷情緒;而安納金經由預示踏上不歸路、卻自己釀造出了悲劇,這不正是希臘悲劇的宿命論調嗎?星戰畢竟不是嚴謹的科幻論述,它是流傳於遙遠星空外的神話史詩。

也因此,雖然盧卡斯作為導演總是多有可議,但能在三十年前就想出如此全面而涉獵廣泛的奇幻劇本,沒有過人的才能與想像力是絕對辦不到的。也正是如此多采多姿的瑰麗元素,才能牽繫著無數觀眾對這看似天真、實則深遠的絕地傳奇長久以來的深沈迷戀。

電影的後段,久違的丘巴卡亮相了,我彷彿看到了韓梭羅的臉,年輕的哈里遜福特。愛米死了,絕地的子脈近乎滅絕了,仿納粹的帝國軍也登場了,我們看到了熟悉的帝國艦橋、達斯維德的龐大身軀,以及死星的雛形。這躲藏在復古步調後的感動,終究是普世的,也永遠流傳在全球千萬個星戰迷的心中。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