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最後的週末,炎熱的午後,政大的狗兒們在圖書館前慵懶的趴著,沒有初春的愉悅閒適,只有窮於散熱的無聲呆滯。我帶著不知道續借幾次的《精神分析心理學》—要看完這本書還真天殺的不容易—躲著染色眼鏡也擋不住的濃烈日光,決定到公館找一部不用大腦與情感的電影。

顯然非【極限公國】莫屬。當然【撒哈拉】也是可能的考量,但今兒個就是不想看馬修麥康納癡傻的微笑—Sean Ambrose對Ethan Hunt的心情—所以就算那可能是更佳的智障選擇,我還是決定帶著過冰的珍珠奶茶,去看Ice Cube耍芭樂。早就預期它是爛片、卻還甘願花錢進戲院殺時間,這到底是什麼心態?說也說不清楚啊,許多莫名其妙的錯誤就是這樣造成的吧。

附帶一提,東南亞的售票小姐真的很天才,說要優待票,還正氣凜然地回答:先生你要說清楚哪,我們有早場優待票、也有學生軍警票,要講明白啊!誰知道你要哪一種啊!(在下午想買優待票敢情是我不對就是了)

話說我抱著百般寂寥的心情走進了戲院,坐定後開始東張西望,好奇著怎樣的人會來看這部片。觀眾們姍姍來遲,到頭來也只有十四人左右,不算是最慘的場面,好歹我也曾獨佔了大世紀看完【閃靈悍將】,但能在週末下午落得這般下場也實在不容易呢。

開場前的音樂是〈the Power of Love〉,【回到未來】裡馬帝正踩著滑板趕去上學,他將會被祖先是警長的光頭老師逮到,然後回到一九五五年迷倒自己的老母。錄影帶的年代啊,好懷念,還記得我帶著片子到小學帶著灰塵的視聽室放給大家看,不久前還看了【魯賓花】呢,第一部讓我落淚的電影。

話題回到我的「極限公國觀眾研究:田野調查」。坐在我左後方的,是位年近三十的仁兄—沒想到我現在也屬於這個族群了—掛著剛丟了飯碗、女朋友又落跑的絕望表情,真想過去跟他說,老兄,我懂你的心情,這種時候爛片才是王道啊!我失戀時,也一個人跑去看【惡靈古堡】,結果被情侶團團包圍、悽慘程度有增無減,中間還因為驚悚不足而直接睡著。

坐在怨嘆仁兄附近的,是一對年邁的老年夫婦,上樓梯時還很不好意思地回頭對我說,年輕人走路比較快,你先走吧(「慢慢走沒關係啊,阿婆。」)(啊啊!被當作年輕人的感覺真好),到底為什麼會來看這部片呢?難道是剛好要開演就順便買了票嗎?還是說阿伯一直有個極限運動的夢呢?

後排還有不多不少的三對情侶,大概都是男生拖女生來看的吧。我也曾拉著以前的女友看了許多莫名其妙的片,想來她還真是寬待我啊,而這些女孩身上也正散發著寬容的光輝呢!就說真愛無敵了嘛。

最後進戲院的,是一對女生搭檔,肢體動作顯示她們是姊妹淘而非同志情侶,但姊妹淘進來是想幹嘛?是Ice Cube的歌迷不成?真想不通啊!大概是某人失戀了無處可去,只好來吹吹冷氣虛耗時間吧!嗯,我懂的(自以為是地)。

然後在成堆的預告片輪番上陣之後—【陰宅】看起來很不錯歐—電影終於開演了,有種電視冠軍「浪費時間王」起跑開賽的感覺。

看得出來是執行水準中下的作品,雖然我不認為是預算的問題,能做那麼多CG特效,不可能缺少銀兩,問題是人家【暗夜鬼叫聲】的質感都比較好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我也沒有真的很在意,導演Lee Tamahori前作是【誰與爭鋒】,零零七系列經典垃圾大作之一,能有什麼水準不值期待;沒有奧迪的等級,哪能隨便爬雪坡呢?

平心而論,本片也並非全無優點,比方說開場的逃獄戲就拍得不賴,節奏明快、打鬥也挺夠力,Ice Cube就算沒有Vin Diesel層次分明的肌肉,也至少有修車狂特有的粗勇,那手臂可是長年舉重才可能有的健壯水準。而就像Ice Cube在片中說的,「我就是看起來一臉有罪的樣子。」某個層面來看,他比Diesel更有「體制邊緣人」的氣質,Diesel比較像有錢有閒的闊少爺,沒正事要幹所以狂學極限運動搞自拍。

但也因此我能理解為何【極限公國】的評價如此之低—IMDB平均3.8分,僅有369人投票—因為不管劇本多蠢,這本來就是要與極限運動掛勾的電影嘛!沒有滑板、機車和跳傘的Triple X,就像沒有佛山無影腳的黃飛鴻,到Ice Cube爬進航空母艦時,我還真的恍神以為在看【魔鬼戰將】呢—還蠻想念Steven Segal的,把自己搞得那麼胖是想幹什麼啊!

所以,還是忘了片名吧,以免產生混淆,這部片被搞得像【飆風再起】,沒事不談一下渦輪引擎、汽缸和馬力是會死嗎?片尾還不忘安排飆車族一同拯救國家,其實片名印錯了,這部片明明就是【飆風三起】啊!看看最後的飛車大戰子彈列車,突然間讓我懷念【極速酷客】了,至少摩托車還挺酷的。

話說回來,能這樣把腦袋放空、忘卻室外的炎熱、喝杯粉圓太硬的過甜奶茶,看銀幕上的呆瓜演猴戲,也不算太糟糕啊!走在前面的男生喃喃道,又看了部爛片,他的女友則無言地跟著他。不要這麼說嘛,我在後面無聲地說,至少她現在很愛你呀,要知足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