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完岩井俊二的電影,總會難以扼抑地傷感著,為我那從未開始起跑的青春。」忘了什麼時候寫下了這樣的句子,應該是個清爽而安靜的夜晚吧,就像現在。

成功高中旁的馬路從未如此靜默過。我想起某個模擬考結束,一個人坐公車到欣欣晶華看電影,我還記得那部電影是【第三類終結者】。八年過去了,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為了【花與愛麗絲】的特映會,同一個地方擠滿了女學生為主的觀眾,不明就理的我才發現蒼井優即將登場,五分鐘前我才第一次搞清楚她的名字。

以電影中的生澀腔調,蒼井優說了句難以理解的話,後來才知道那是「要認真看歐」的意思。好甜美的女孩,延續著來自電影中令人心悸的可愛,連較為低調封閉的鈴木杏,都散發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淡淡靈性。這就是青春嗎?

像【情書】一樣,【花與愛麗絲】的原點是幾近不可能的超現實-宛如神蹟的相似,與近乎低能的騙局。即使含蓄隱諱,花(鈴木杏)對雅志是一見鍾情的,不若愛麗絲的大膽直率(蒼井優),她只能悄悄地用相機記錄著雅志的喃喃自語。

因為是一見鍾情,所以不講道理,雅志、花與愛麗絲,以各個自覺或無意的想像愛慕著彼此,即使一切盡是純屬虛構,都是無關緊要的。並不是只有在青春的世界裡,愛情才是唯一的救贖;即使離開那如陽光沐浴的溫暖過去,我們都還是保留著那割捨不掉的單純渴望。

於是雅志不需是實然而完整的個體,而是空殼、人偶,或形而上的存在─當然,我不會說他有著非常形而上的眼神,那只是純粹的失焦與痴呆罷了─就算只會傻笑與發呆,就算如此淡泊,他在這首青春的頌歌中,也是有意義的。

雖然,他只是譜線而已,而不是上面真正的音符。

「雅志」在意義上的稀薄而虛幻,恰若被藤井樹化的渡邊博子,只是渡邊博子有自覺地發現自己可能只是某個記憶中微弱的光的實現而已。花藉著虛構的記憶湊合著自己和雅志,雅志倚著外來的想像中摸索著自己對花與愛麗絲的迷惑情緒,愛麗絲則將對父親濃郁的思念地灑入了對雅志的愛情想像。

電影沒有明說父親對愛麗絲有多麼地重要,開朗的她終究是個渴望父親的小女孩,有著比自己還要孩子氣的母親,一個會把自己說成鄰居小孩的母親─難怪她如此地擅長做戲,遠優於始作俑者的花啊。

我愛你,愛麗絲對父親說,這時候要說再見啊!父親揮著手。日本人大概不知道,再見這兩個字本身就已經被沉重化了,配合著語氣和聲調的調整,與其說是我們將會再見面,不如說是某種永別還比較恰當啊。我們什麼時候再見面呢?我會再打電話給妳;是什麼時候呢?愛麗絲自己也知道的,她害怕這是最後一次見面。當她背對著雅志走開,是不是把那害怕父親消失不見的心情也放進去了呢?

而不同於堅強的愛麗絲,花依舊是那個躲在花屋的孩子。因為愛麗絲,她來到了芭蕾舞的世界,可是我們始終看到的是愛麗絲的舞步,花並並沒有真正地走出來,她只是終於把頭探出來罷了。

於是,就算擁有了愛麗絲,她還是繼續躲著,遠遠地用相機記錄著雅志的喃喃自語─她是這樣才想加入相聲社的不是嗎─像林月珍收集張士豪的寶特瓶與籃球,即使在雅志身旁她依舊是放不開的藏匿著的,藏匿在編造出來的記憶之後,藏匿在愛麗絲協助羅織的幻象迷宮裡。

直到她看到了那象徵性的紅心艾斯,直到她以驚人而壓倒性的勇氣祝雅志永遠幸福快樂,她才終於在淚水與心痛之中重生,真正地從花屋那與自己同名的避風港中走出來─當然小風也有功勞,花粉需要風才能飛到他方孕育出嶄新的百花齊放不是嗎─只有在對自己與愛人坦承,花才真正地離開了那形而上的花屋,然後真正地舞動著奔馳著綻放著。多麼快樂啊,那最後的步伐。

諷刺的是,就在她感受著那最後的親密─替穿著和服的女人繫腰帶意味著多麼親密的行為啊─並下定決心要道別的時刻,雅志突然急轉直下地真的喜歡上自己了─真不知道從何說起啊,這純屬虛構的一切,但真正的愛情又有多少不是虛構語幻想出來的呢?

不斷地說,就會成真了。好像真有這麼一回事啊,只要妳擁有無以倫比的執念,以及狂於想像的意志。我忍不住想到【第三者】裡的愛麗克絲啊,同樣的壓抑著寂寞著,也同樣的為了那所謂的愛瘋狂地前進著,即使是無解的虛構的,都在所不惜。

然而這一切終究是美麗的。

愛麗絲迴旋著跳躍著,音樂很輕快,廣末涼子在一旁很可愛,但都比不上那舞動著的美麗,這絕不是因為什麼內褲很可愛的理由啊,是我也會選愛麗絲的,那生澀的表皮下埋藏著的是泉湧著回憶與情感的靈魂啊,對父親的對生活的對舞蹈的,多麼專注,連那對賤胚姊妹花都閉嘴了呢。

愛麗絲也終於綻放了。那紅心艾斯,深深地蘊含著與父親美好回憶的象徵物,就這樣送給了雅志,請放在抽屜的深處,偶而看到時請想我一下,這或許正是普遍的來自青春靈魂的直覺告白啊,多年前一個女生這樣對我說的時候我並沒有這樣的自覺,直到後來我才深深地了解到那是一種多麼地想被思念被記住的心情。請愛我吧,沒有人這麼說的啊!這時候就要說,請不要忘記我,請偶而想起我,就像該說再見的時候,就要說再見啊。

因為記憶中的愛情就像重要時刻的紀念鋼筆一樣,不是拿來反覆使用的,那只會讓它磨損耗盡而已,所以要深深地收藏著,小心地保護著,直到有一天清理抽屜、翻閱記憶時,才驚喜地發現它依舊在那裡,始終如一,就像【情書】裡的清晰素描,總是沉睡在某個安靜的角落,等待你不經意地打開它,讓溫暖的陽光輕輕地將它活化。

一如最後的埋藏著遙遠甜蜜的紅心艾斯,以思念反覆纏繞交織出的愛戀,然後在純粹到極限的愛情與友情融合之後,化為同一的無私溫暖。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