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麥克曼恩的作品總是獻給每一個寂寞而疏離的都會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硬漢警匪作品【烈火悍將】,在銀行搶匪與洛城警隊之間的鬥智主軸之下,埋藏著的是冷漠都會人物心中深深的無奈與寂寥,我們看到了頂尖警探背後的婚姻破碎與被扭曲的冷酷性格,以及犯案高手生活中的溫暖插曲和註定沒有結果的愛情,在表面充滿陽光與夢想的洛杉磯裡,充斥著的是包裹著濃密無助與虛無的無名都市人的故事。

在同樣的基調下,【落日殺神】回到了洛杉磯的深夜。不同於【烈火悍將】繁雜的人物與多線的故事,【落日殺神】最主要的角色只有兩個,而整部電影訴說著的,是這兩個人數小時間的角力,以及在荒謬的危機之中所激發的自省、潛能與成長。

麥克斯(傑米福克斯)是個平凡而嚴謹的計程車司機,在開工前會仔細地用清潔劑整理車內的每個角落,了解洛城所有的道路車況與快速路線,夢想是經營豪華座車出租公司。這一夜,他與文森(湯姆克魯斯)的相遇將使他平凡的人生有所改變,即使是以最荒謬、離奇與暴力的方式。

文森貌似有禮、俐落而冷靜的商務人士,願意花七百元包車,暫時離開還會將公事包留在車內—十足的外地人,麥克斯說道。然而,站在麥克斯眼前的可不是不明事理的外地經理人,而是辯才無礙、深知人心又殺人如麻的冷酷殺手。比【絕命鈴聲】中在幕後操控一切的神祕人物更加大膽地,文森深入險境、看似無意實際卻心細機巧地進行著一樁精心的擄人謀殺,脅持著可能是全洛杉磯最精準的計程車司機,還能無影無蹤地全身而退。

麥克斯遇見的,是不折不扣的冷血殺神。

而在這場荒謬的邂逅中,麥克斯一開始在安妮(潔達蘋姬史密斯)面前展現的從容、專業、自信、與善體人意被完全顛覆,面對文森的脅持,麥克斯完全無力反抗與逃跑,殘酷的洛城大街只能讓他丟了皮夾,他的遠大理想,大致上不過是哄騙母親的自我幻想;而優雅如魔鬼、殘酷如機器的文森,即使在目標資料被丟掉的情況下,還能鎮定地讓麥克斯支身前往雇主的巢穴,並且使有關單位認定其為連續謀殺案的主嫌。

然而,麥克斯終究不是一隻坐以待斃的兔子。做為連續慘案的幫兇與見證人、文森「如爵士樂般的即興演出」中的人肉棋子,他內心的猛獸終於覺醒,以同歸於盡的心態逃離了文森的掌控,而當他發現安妮竟然是文森的最後一個狙擊目標時,他勇敢的違抗了警察的逮捕,挺身面對擁有壓倒性才能與優勢的文森。

在這齣麥克斯的心靈交戰成長劇中,我們隨著計程車的視角與音樂行經洛杉磯的夜與街道。片子一開始、麥克斯清理車子的橋段,配樂在幾分鐘以內突兀地切換了好幾首歌曲,不正是計程車內的聽覺模擬嗎?計程車司機總在一首首連綿不斷的歌曲中度過一日,麥克斯多出來的只有一張陳舊的馬爾地夫明信片,可是他慷慨得將它送給了焦頭爛額的安妮,鵝毛般的小禮蘊藏著平凡司機的仰慕與溫情;他十分敬業,有著永遠接近不了的夢想,一轉眼就困在計程車裡十二年,稍不留意則會老死在自己精心保養的計程車內。麥克斯不只是劇中的渺小計程車司機,他是每個大城市內無名小卒的縮影,有著一樣的脆弱、孤寂與無力感。然而,再渺小的人都有機會改變世界,再平凡的人也能在危難之時聽從良心與意志的驅使。【落日殺神】是一齣發生在數小時內的都會道德劇,攪和著小人物、無名的神、爵士樂、夜店、撩亂的街,與落寞的夜。

獻給所有喜愛洛杉磯、老音樂,以及在大城市裡時常感到寂寞與無奈的都會人。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