馳名的驅魔人,謎樣的天使,不軌的邪魔,心碎的凡人;一個預設的陰謀,一場必然會解除的危機。

對這種片,我實在很難期望更多;【刀鋒戰士】、【決戰異世界】、【天降奇兵】、【凡赫辛】,能有歷史淵源的牽拖或許更能引人入勝,但動作橋段與特效場面才是真正的本業,其餘的只是錦上添花。

我在想,若是由書袋狂華卓斯基兄弟來編劇,這部片大概會堆滿文謅謅的對白、挖不完的人名線索(康斯坦汀:「所謂的神,是由人類集體潛意識所匯聚的原型想像實體,…」安琪拉:「阿康,你還是說英文吧!」)。

然而這部片還真適合這樣搞—典型的善惡對立、《聖經》典故、聖徒,要是精心安排,的確能讓某些影癡翻書到痛快,因為不須太費力,就能在其中安插幾個頗有名氣的古人名、惡魔、天使,然後再看導演與編劇的造化。

與君士坦丁(Constantine)這位令基督教合法化的大帝同名,多少暗示了主角捍衛正宗神學的立場—別懷疑,雖然他抽煙喝酒又自殺,但一切還是得照規則來;警探安琪拉與十五世紀的聖安琪拉(Saint Angela Merici)同名,巧的是她竟然跟我同一天生日(除此之外,倒是沒其他共通點),而自殺的伊莎貝兒則與十六世紀的聖羅莎(Saint Rosa,本名Isabel)同名,聖羅莎同伊莎貝兒一樣早逝,享年三十一歲(不是自殺,沒那麼巧)。

至於天使加百列(Gabriel),在天使階層裡為倒數第二階(大天使,其下為天使,其上則有權天使、能天使、力天使、主天使、座天使、智天使、熾天使等),雖然不算大,但其實只有最低三階與人類有主要關係,所以亦不算小,再說他好歹也是《聖經》裡少數掛名的天使,語源為「力量」的他據傳背負承載神之大能、再轉介至人世間的大任,更誇張的描述是他「力量足以匹敵神」。

人盡皆知的撒旦應該不用多做介紹,倒是混種惡魔巴薩扎(Balthazar),我沒有查到與之齊名的魔怪,不過電影【蒼蠅王】的導演也叫這個名字,另外發音略微近似的別西卜(Beelzebub)亦為「蒼蠅之王」之意,在《失樂園》中亦為撒旦的親信之一。

而電影中提到的撒旦之子瑪門(Mammon),我手邊的資料未見任何證實其為父子關係的說法(講得好像這種事真的可以查證似的),他也在《失樂園》出現過,角色並不吃重,是個只對錢財有心,在天堂撲黃金路、在地獄蓋萬魔殿的俗仔,我不懂為何挑選他作為撒旦之子,大概是對假基督的設定感到厭倦了吧?

以上大致上是我在本片所看到的設定與典故,有點概念的人看在眼裡應該會覺得還挺有趣,然而也沒那麼有趣—真有興趣應該自己去翻書(《神曲》也不錯,不用看原文,買改寫版的就好了,配上杜雷的插圖,很棒),而娛樂電影要精彩、不代表角色需要標籤,【絕地戰警二】裡的碰撞飛車很精彩,誰需要知道海地幫那團黑人的名字?該死的,就是會死,死的燦爛比較重要。

這也是我對本片最不滿的地方—全片真的少有令人目瞪口呆的動人場面,平淡程度與【地獄怪客】有得比—黑色幽默的部份倒也有三分雷同。

話說在前頭,本片的畫面實在精美、取鏡也頗別緻,我喜歡康斯坦汀剛出場的視角,伊莎貝兒落水的剎那非常唯美—十字的姿勢、十字的池水,另外,把惡鬼封在鏡內、以水做為通靈的媒介也是挺有趣的點子(雖然也不是多新穎,起碼【超人】也用過類似的概念),喔,我漏了開場的墨西哥人,他被撞的那一幕真的酷,【地獄怪客】把車子一拳揍飛的蠻幹風格。

然而除此之外的場面實在不值一書。

這不是說本片特效品質不佳,看得出來本片的後製水準很高,滿天的邪魔、地獄的街景、安琪拉被拖出大廈、撒旦降臨的背景慢動作,再再都是美國電影工業的看家本領,問題是整體而言就是口味清淡;大街上的惡鬼讓我想到【祕密客】的大蟑螂,不過後者恐怖得多;與巴薩扎的決鬥無聊得不像話,如果真是取材自別西卜的角色,應該是更強才是;精神病院之役看來總算要大戰一場,結果兩分鐘就清潔溜溜,動作模式又像是【刀鋒戰士】血浴之後的屠殺,還是陽春版的—刀鋒的殺法至少夠血腥。

最後,當真正的始作俑者加百列終於現身—那造型還真不是普通的糟,Tilda Swinton的中性美完全被浪費掉,那一身爛白衣是怎麼回事?用病患束縛衣改造的嗎?—竟然演變成要靠撒旦出馬來收拾殘局,也不是說不可以,但實在是太低調了,而加百列就這樣被掛點,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吧?

另外,我實在對這位撒旦歐吉桑很沒力。你可說我是被制約了,但我真的只能接受有魅力的路西法,Peter Stormare可以演俄國怪太空人、虐殺電影導演、流浪漢,但是撒旦?導演,你小心遭天譴。

我突然懷念起【魔翼殺手】(the Prophecy,首集的中文名稱好像不是這樣,但續集之後都是如此),加百列不是第一次為了個人的理由背叛上帝,雖然克里斯多夫華肯跟西洋繪畫中的天使形象實在不搭,然而夠狠、夠捍,彷彿邪魔降生似的眼神很迷人,而撒旦就應該找維果莫道森來演—他吃玫瑰花苞的樣子,真是又邪惡又帥,最後還很酷的把加百列的心臟挖出來。

聽說康斯坦汀還會再次回到大銀幕,我應該會再次捧場—它不像○○七,是我永遠的黑名單—但我求你,導演,稍微刺激一點吧!不然就拿出更好的劇本,讓想要動腦的人服氣。

至少,像我這種觀眾—絕不是只有我—在選擇漫畫爆米花電影時,心情都是既膚淺又單純的:給我基本的起承轉合、普通水準的俊男美女或風格怪人,以及要花上三千部國片預算才能拍成的特效,就可以了—如果我要思索基督教義,我會去看【怒犯天條】、【神父】、【基督的最後誘惑】,或者閱讀《神的歷史》,而不是到國賓買票妄想尋找啟示。

這年頭,想看部俐落豪爽的漫畫電影,還真是天殺的困難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