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讓誤入本篇的人看到劇情細節與結局—對觀影樂趣有絕對的影響—我先鬼扯一些跟劇情無關的東西好了,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啊!

首先,這部片是近年來唯一令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懸疑驚悚片!

好萊塢每年推出的相關電影何其多,卻少有幾部真正教人印象深刻;【沈默的羔羊】與【火線追緝令】是少數百看不厭的代表經典,其他大多看過就忘,什麼【桃色追捕令】、【赤色追緝令】、【全面追緝令】,名字沒兩樣,水準也差不多,其中摩根費里曼大爺主演的還佔大宗,虧他還是好萊塢演技派老頭的當家之一,彷彿萬能燒錄機般的不挑片,撈錢的執念壓倒【鬼來電】的美美子,氾濫多產到令人髮指。

而這部中文名字很爛的電影呢,有如【厄夜叢林】—不是指手法—成本超低、票房卻異常亮麗。一百二十萬元的成本連阿湯哥的車馬費都不夠,卻在美國創下五千萬以上的超高票房,硬是把許多億萬製作比了下去,足見劇本創意才是王道,爛砸金錢未必見效、反而可能是自掘墳墓啊!

好,到了這裡,應該是扯得夠多了,不想看文章的人應該也閃了,所以就邁入正題吧。

連續殺人類型的恐怖片,在內涵上總是不脫著復仇的意志、殺戮的技巧,以及挑選被害人的模式,能否勝出,端看編導的巧思創意;在此,【奪魂鋸】玩弄了倒敘的技巧,並以不同人的視角勾勒出整個事件的始末與緣由,運鏡與敘事節奏都頗為順暢,讓殺人、逃脫與緝兇的典型情節看來不至於窠臼老陳。

有些觀眾將本片與【沈默的羔羊】和【火線追緝令】相比較,我倒覺得這三部片手法各異、各有千秋,焦點亦不盡相同。

【沈】著重於克萊莉斯與萊克特之間曖昧的男女情愫,以及兇獸與獵物、長者與學徒、兇手與助手等對應關係,水牛比爾的殺人風格與意圖僅是穿針引線的功能。

【火線追緝令】以天主教七大罪發展成精緻的殺人手法頗為引人,但缺乏可解析判斷兇手去相的線索—手法太過完美,無從推斷起—所以重點在於每宗謀殺對應於宗教罪行的象徵比擬,威廉與米爾斯的對比關係,以及兩人各自的轉變與遭遇。

而【奪魂鋸】則將眼光放在封閉恐懼與時間緊迫感之上,每個被害人都必須與時間賽跑,否則就得承受餓死、禁閉、爆頭、穿腦、中毒、喪妻等厄運;影片不長,然而孤絕環境帶出的焦慮以及有限時間的壓迫性卻令人呼吸窒礙、喘不過氣,走出戲院,彷彿走過了漫長了折磨歷程。

在殺人手法方面,本片全數以「設計被害人殺害自己」為中心,目的在於懲戒不夠愛惜生命與珍重生活的人,邪惡程度一如【火線追緝令】中的「虛榮」案:寧願吞藥自殺也不願讓人見其毀容的女明星,只是本片的機關更繁複、殺法更殘酷,每一項都有如痛撤心肺的刑求,促使受害人檢視自身空洞的人生歷程,更逼迫被害人沉著冷靜以謀求生存,就這點來看,兇手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當然,如此解讀很可能僅是觀眾有意、導演無心的自作多情。本片較缺乏性格與寓意的描寫,引人的主幹自然還是殺人的技巧與謀略;其中,我最愛的橋段,在於將反向捕獸器裝置在女人的頭上(以下簡稱爆頭女),迫使她將另一活人開腸剖肚、以獲取開鎖的鑰匙,經典至極!

兇手最惡劣的一點,在於每每為受害者留下看似有望的活路,實際上卻處處殺機、步步死棋,包括被鐵絲刺穿身亡者、被燭火燒死者等,如果不快速採取行動,待在裡面遲早也是死,然而倉促行動本身卻加速了自己的亡途;爆頭女若沒有慌張地站起來—在那種心情下誰不會想站起來了解狀況呢—計時器根本不會啟動,如同亞當只要不拉起活塞、就可能打開腳銬一樣,而爆頭女若不是手腳利索飛快,可能性較高的結局應該是不但殺了那倒霉的男人,自己還得上下顎分家、唾液腦漿流滿地。

而兇手最驚人行徑,在於其近距離窺伺受害人自殘的斗膽癖好,同時還一併掌握著獵物的一舉一動,透過精巧的設計控制著被害人,可謂進可攻、退可守,絲毫沒有破綻。

以受害人勞倫斯醫生為例,其思惟之冷靜清晰,只要時間拖長,難保他想不出破解困境之道,甚至只要有人「碰巧」來電—這並非不合理的偶然—再透過基地台搜尋鎖定其區位,即可讓警方展開搜索行動;然而即使這些可能性成立,兇手都能透過電擊裝置破壞其好事,或幹掉兩人一走了之。

而喬裝屍體以深入敵陣這點,實在是變態殺人的典範!其膽識之高、構思之巧,絕不下於萊克特博士偽裝成傷者逃出曼菲斯警局的手法;大膽的手法下,又預留了縝密的退路與應變方式,此人絕對可與萊克特與杜約翰(按:無名氏,【火線追緝令】裡的凱文史派西)併列影史內智慧連續謀殺的強者。

此外,在處理黑暗中的未知物、預期中的乍現恐怖方面,本片表現亦相當出色,如亞當在黑暗中以閃光燈探路,帶著陰森面具的兇手煞地衝出,甚為駭人,而利用猛然加速的方式拍攝增加詭異噁心感,成效亦斐然,甚至直逼【咒怨】的女鬼挺進。
然而,數千萬難以成就一部完美的作品,一百二十萬似乎更不可能;這部片的角色與劇情安排並非完全沒問題,仔細思考,便會發現許多不合理。

偏執警官泰普(丹尼葛洛佛)在面對一個連殺三人、手法專業的兇嫌,何以在大半夜以兩人的單薄陣容進行高風險的攻堅行動?辛的死去固然足以說明其想望破案的執念,然而兇手之所以未被逮捕,亦與泰普衝動偏激的個性脫不了關係,不免削弱了辛殉職所引發的仇恨,以及兇手逍遙法外的合理性。

另外,如此嚴重的刑案,一般而言極可能動用到聯邦調查局的資源,至少也該有更充沛的警力進行辦案,怎會以甚少的警力勉強處理?

若習慣【C.S.I.犯罪現場】中的辦案模式,恐怕對片中採集犯罪現場的草率手法感到不解,兇手如此大費周章,要完全不留痕跡非常困難,就算剝除指紋、剃掉毛髮,總會留下蛛絲馬跡,以美國警方鑑定科學之強,沒道理完全沒有頭緒,卻如此草率面對,於是抓不到人,實在怪不得別人。

勞倫斯醫生為何沒有企圖用襯衫與線鋸將手槍撈過來、再用一顆子彈去破壞其中一個大鎖?只要得逞,就有機會逃脫,雖然這亦會驚動潛伏在現場的兇手,然而這確實是資訊有限之下的合理選項。

最後,那位中了慢性毒藥的醫護人員,難道不會想就近給醫院做詳細的檢查、以找到解藥?這才是面對危難最合理而正常的做法吧,怎的就匆匆地充當兇手的棋子了?

不過,以上的質疑並非表明本片破綻百出、品質不佳,因為在觀影過程中只要略微投入些,就不會有閒暇去想這些五四三;作為一部小製作恐怖片,其表現已經凌駕於許多大製作,不愧是二十一世紀之後第一部令我滿意的驚悚片,可惜在台灣名氣不大、少有戲院願意播放,都把廳院讓給了創意與評價都差強人意的【鬼訊號】,何必呢?多給新人機會嘛!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