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ge_gainsbourg_vie_heroique_ver4.jpg

小時候,爸媽跟老師都說,看社論可以增長見聞,

現在,我仍覺得看社論能增長見聞--讓我知道媒體人有多愚蠢、或者會鬼扯,

中時、聯合、自由的有多扯,大家都知道--只是藍綠知道的各有不同,

而蘋果做為最強而煽動的平面媒體,在扯度方面當然不能輸,

今天的社論就是如此:

美國民主弊病台灣都有

美國是典型民主國家,與政治制度相應的經濟制度是資本主義自由經濟。

資本主義出現的人性問題常常會破壞民主體制的良性循環。

節錄自:蘋果日報

以上2句,讓本篇注定是毫無意義的垃圾,

人性問題就人性問題,甚麼叫做「資本主義的人性問題」?

難道還有「共產主義的人性問題」、「法西斯主義的人性問題」或其他人性問題?

如果「資本主義的人性問題」這觀念是成立的,

暫時忽略「美國只是相對上資本主義、但實際上仍有大量社會主義色彩」這事實,

我們應該能發現,

本篇提到的民主弊病,包括操弄議題與政客的推卸責任,

在其他「相對上較不資本主義」的國家,應該會較輕、或者根本沒有,

而事實是,從社會主義色彩更重的歐洲、到根本上集權的中國,

以上問題都存在,甚至更嚴重,

所以,憑甚麼說這是「資本主義的人性問題」?

出發點錯了,中間說得再多也沒用,這幾乎是當今所有社論的問題,

本篇社論堆砌了許多事實--假定是事實--但根本沒說甚麼,

第1段就是「民主雖然不好,但至少比其他集權體制好」的老生常談,

這幾乎是大部分所謂民主國家的人民拿來自我安慰的說法,

不用太仔細想就會發現,這說法幾乎在所有時代都成立,

原始人如果會寫字,

其可以寫下「雖然被劍齒虎追很可憐,但總比被恐龍追好」之類的日記,

羅馬的奴隸只要過得還可以,

就可能說出「在羅馬當奴隸,總比被北方蠻族分屍好」之類的話,

黑暗時期受教會救濟的教徒總是心存感激的,

所以認為「雖然疾病與貧窮橫行,但我們至少比原始人舒服」也沒甚麼不對,

文藝復興時期仍是有奴隸的,

這時的奴隸當然能主張「比起羅馬的奴隸,我們已經幸福太多了」,

美國南北戰爭前的黑奴,

甚至可以說「比起非洲部落的下層階級,我們至少吃得比較飽」,

就算是現在中國內陸的窮苦農民,如果必要的話,

也可以說「現在的中國,至少比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安全,而且國家很風光」!

當然,我們非常清楚,以上所有主張都是有問題的,

其不是忽略了當下更好的選擇,就是還不了解透過努力、未來可能的選擇,

但所謂的「民主雖然不好,但至少比其他集權體制好」不也是這樣?

蘋果的社論想談民主的弊病,

結果在談電信、有線電視、石油或所有商品時都不忘提到的「獨占」,

卻在這時完全不去考慮,這不是非常滑稽的態度?

避開政府暴力獨占的事實不談,結果得到甚麼樣的結論?

照例,又是「需要修法矯正,也需要政客們的自制與提高素質」!

先說民主制度下有操弄議題、推卸責任的問題,

而操弄議題、推卸責任的主體是政客,

現在竟然要政客來修法矯正、自制與提高素質!

請問,地位比所有業者更獨占、還能逼大家付錢的政客,到底有何動機要自制?

政客不自制可不是美國獨有的問題,

你想得到的所有政體--只要該政體的前提是暴力全獨占--都有這問題,

而這問題本身絕對比所有你想得到的任何獨占棄業來得嚴重!

所以蘋果這篇不是廢話是甚麼?

那,既然蘋果這篇是廢話,我們應該怎麼辦?

顯然,就個體來看,快速的解不存在,

畢竟,美國民主走了2百多年,許多國家的民主更是100年內的事,

而之前的神權與帝制則持續了數千年,

這數千年的「餘毒」比所謂的8年餘毒更具體而可怕,

於是許多人表面上擁抱民主、實際上只是把對王的期望轉向了政府,

要將這陋習除掉,單一世代根本辦不到--就像民主思想也需要時間才能傳播,

所以,中短期而言,在增加知識之餘盡可能追求個人的幸福,

可能是做為個體的唯一解,

唯有增加知識,

才能認清眼前所謂的「民主」怎麼運作、有何缺陷、其中的神話與迷信是甚麼,

當多數人是無知的時候,民主也能孕育出納粹與法西斯,

當多數人擁有足夠的資訊與知識時,民主可以運作的更好,小政府與無政府也成為可能,

而就算改變全局是個體不可能的夢想,

了解運作之理至少也增加了個體追求幸福的可能性,

當然,不管怎樣,以上都是要費力氣的,費力氣的事,不會比把頭埋在沙裡輕鬆,

而如果有人要繼續把頭埋在沙裡,好像也頗值得體諒就是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