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走進戲院看這部電影的,如果不是買錯票、以為是外國神怪武俠電影(我懷疑門口那些等著進場的歐吉桑、歐巴桑就是如此)的,大概就是我這種有明確預期、時間過剩又不介意浪費錢的人吧!

佛萊迪和傑森都是美國恐怖電影中的經典角色。佛萊迪首見於大銀幕應該是一九八四年的【半夜鬼上床】,他原本是一位被上百位精神病患輪姦的修女之子,長大後變成專殺孩童的連續殺人狂,在謀殺了數十名孩童後,孩童的父母們聯手找到他並動用私刑殺害了他;沒想到,這個殺人狂竟然獲得重生的力量,並且開始對這些人之後代進行報復。

傑森則是出自【十三號星期五】系列電影。他是一個長相畸形的小孩,受盡同儕的欺負;當他參加水晶湖的露營活動時,因為輔導員的疏忽,被溺死在湖中;不久,對其溺死有責任的輔導員被人殺害,營區被迫關閉。多年後,當營區再度開放時,神祕的連續殺人事件再度展開,這一切都只向多年前的未了懸案。第一集的確實劇情因為沒看過所以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之後的任何續集都是以傑森為主角。

佛萊迪與傑森可說是完全不同典型的銀幕惡魔。佛萊迪是幻覺、惡夢的產物,他的特長是在人睡夢中或神志不清時侵入其意識,在其腦中進行各種殘酷的折磨與虐待,進而破壞其肉體,我最印象深刻的例子是,他在夢中把一位病患的四肢切開來拉出血管,把血管當作繩子似的將病患當成傀儡玩弄,而外人卻以為病患是在夢遊的狀態下跳樓自殺。佛萊迪的設定使得他幾乎可以用任何方式殺人,單就虐殺電影的角度來看,佛萊迪擁有近乎完美的背景設定。

而傑森相形之下就顯得缺乏魅力。他就像【月光光心慌慌】之中的麥可一樣,帶著面具、身軀碩大、拿著屠刀,以穩重但緩慢的腳步追上任何急速奔跑的人,再加以殘忍的謀殺。由於缺乏魔法或幻覺做支持,因此他只能靠其異常的神力來製造血腥場面,一般而言除了砍頭、剖腹、切半、折斷關節之類的伎倆,傑森很難玩出新鮮的花招。斷斷續續看過幾次續集(第四台剛興起時,電視上還有機會看到一刀未剪的恐怖電影,色情暴力一個不少,現在大概什麼都看不到了),總覺得傑森的殺人技法就像Friday的餐點一樣,靠的是大尺寸與重調味,就是缺乏了一點技巧。可以果腹,但無法令人驚喜。目前較印象深刻的只有【星際公敵】之中將一個金髮美女的頭部冰凍之後直接打碎的鏡頭較為新鮮。

總之,這兩個處於完全不同的世界的傢伙,在好萊塢無所不用其極的搶錢意圖之下,終於在同一部電影中現身一較高下,導演還是到了美國就改走恐怖電影路線的于仁泰(有誰還記得他的【白髮魔女傳】?)。我想不可能有人在意劇本到底要怎麼寫,人殺得夠多、夠有創意、夠血腥、夠嗆,美女夠辣,這部電影就有它的價值。

就這樣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還真的沒有讓人失望。一般來說,這種走支解恐怖加上美女暴露的電影,通常都是成本低的可悲、製作品質俗的可憐的次級製作。然而從拍攝的方法與化妝水準等方面來看,這部電影得到的預算,應該足以讓其他同類型電影感到吃味了。此外,類型電影該有的元素還真是一樣不少。開始就安排一個隆乳過的波霸美女(其實,並不美啦)進行毫無意義的裸泳(到底是哪一國人會喜歡在大半夜跑到荒郊野地的湖邊裸泳?),游沒幾下、身體正面後面都秀過之後,警覺心莫名其妙地跑出來,開始穿一件襯衫酥胸暴露(不是微露)的狂奔,然後碰的被傑森一刀刺穿,夠駭人!雖然血腥場面見多,這種程度的殺人做開胃菜都嫌寒酸,但已經感覺得到這部電影在殺人的場面上應該是誠意十足。

果不期然。為了讓艾姆街的人想起自己、重新喚起惡夢,佛萊迪使用傑森這位替身殺手,開始進行一連串的血腥屠殺。被刺成蜂窩之後又被攔腰對半折的男人真是太慘烈,然而這個鏡頭應該可以做為傑森殺人史上的新標的。之後的殺人場面雖然不算有創意,然而也是毫無遮攔地一鏡到底,砍頭、刺胸、腰斬…尤其是傑森全身著火走過玉米田那段,還真的看得蠻嗨的。

傑森這邊令人滿意,佛萊迪卻是差強人意。擅長利用幻覺殺人的佛萊迪,在這部電影還沒展現什麼身手就決定要跟傑森對決。實在太悲哀了。兩個異常惡魔互幹的場面,再怎麼血腥都不會讓人感到興奮,誰在乎傑森身體被刺穿幾個洞,佛萊迪手被砍斷又怎樣。重點是人啊!或許系列電影迷會對這種互毆肉搏感到有興趣吧,但看久了還真的有點無聊,尤其是白癡也知道這場決鬥不會有所謂的勝負。倒是最後傑森從水裡冒出,一手提著佛萊迪的頭,多少還顯得非常有氣勢呢。只是佛萊迪眨那麼一下眼,算是表示:再拍個續集也不奇怪吧!

於是,死了兩個波霸女、一票蠢男人、幾個好人之後,我的薯條和甜不辣也吃完了。看這種電影、配著高熱量高膽固醇的零嘴以及會破壞牙齒的可樂,真是通體舒暢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