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在捷運上做的事情非常多。

你可以玩數獨或神魔之塔。你可以處理公司的郵件與簡報。你可以和情人耳鬢廝磨。你可以寫多益考古題或閱讀小說。你可以聽音樂或看影集。如果以上你全都不想做,你還可以睡覺或放空。你能放心做這些事情,因為你相信捷運車廂是個安全的環境,就像你相信台北街頭是個安全的環境,你不需要知道對街的黑衣大叔有沒有前科,也不需要觀察車廂彼端的大學生手上拿的是雨傘還是狼牙棒。你可以放心沉醉在你的世界。

只要你相信自己是安全的。

而如果有人以某種方式讓你不再相信自己是安全的,你的生活將徹底地改變。如果你相信走近你的每個人都可能拔刀砍你,等車時每個身後的旅客都可能把你推出軌道或馬路,在超市買的每盒洋芋片盒裡都可能暗藏刀片,在每個睡夢中的夜裡都可能有人潛入你家毆打你,而且做這些事的人身分不明、動機不明、規則不明,你將再也無法安然度日,你醒著的每刻都得睜大眼睛,夜裡則擔心被驚醒或再也醒不來。幸福變得不再可能,只剩下可能發生的恐怖與危機。

要做到以上,不需要甚麼高科技,不需要《危機邊緣》裡以人體為載具的生化炸彈,不需要學傑克包恩的最新敵人破解綁架美軍的無人戰鬥機,不需要像蝙蝠俠的師父常年訓練忍者另外用超級蒸發器散播化學藥劑,更不需要像班恩那票人費盡心思綁人、滲透、封鎖城市,這些方法太複雜、太貴、太耗資源、太好萊塢,而你需要的只是幾個夥伴、鐵一般的生活紀錄、謹慎的低調,以及低科技、無規則的隨機破壞與謀殺就可以了。

不過如此的大學生就讓台北市陷入短暫恐慌,試想這樣的人有十個,而且更謹慎。

事實上,如果這樣的人有十個,甚至更多個,要毀滅任何城市,都是輕而易舉的。這件事之所以沒有發生,不是因為你的政府擅長維安、積極反恐,而是因為絕大多數的人是相對理性而追求幸福的,他們並不想傷害彼此,不想破壞他人的生命與財產,他們只想進行你情我願的互動與交易。冷漠、偏邪、有才能又以破壞為樂的人或許存在,但他們的數量非常少,少到幾乎可以忽略的地步,這就是為什麼美國跟台灣目前沒有被毀滅。

進一步說,以上提到的、所謂有才能的喪心病狂並不需要真的存在,只要夠多的人相信他們存在就可以了,因為相信有很多看不見的喪心病狂,所以開始草木皆兵、排擠善良的人、汙名化甚至迫害無辜的人,進而支持不管抱著善意還是惡意都造成一堆破壞的政府採取更嚴厲、瑣碎而侵犯私有財產權的措施,生活的選擇變少了、被大眾的惡意或濫權暴政所害的人變多了,原本幸福或還算幸福的生活被真正的破壞了,而破壞的原點,是不存在的、幻想出來的恐怖。

這,才是恐怖主義的真髓,才不是開飛機撞大樓或甚麼其他深奧的東西。

延伸閱讀:黑暗騎士,黎明昇起,毀滅城市最愚蠢的方式

創作者介紹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