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或許記得有個神奇的團體叫真愛立約,這團體說婚前守貞是很重要的,說婚前性行為就像把兩張紙黏起來又撕開,雖然就我印象你情我願的性交通常經過充分的潤滑,在物理上要分開還挺容易的,但對真愛立約來說,分開的過程是非常撕裂的,結果性交的兩個人就成了壞掉的紙張,很糟糕的。

撇開這團體對魔鬼氈或無痕膠帶的無知,我對他們其實相當佩服,試想自古以來教會發動了多少戰爭、迫害了多少異教徒,宗教界的許多保守分子至今仍在打壓性工作者與同性戀,就算拋開宗教組織,台灣許多保守家庭對女人的壓迫與箝制也沒有停過,結果真愛立約這票人卻只在乎其他人婚前有沒有做愛、處女膜還在不在,可見其堅持關注他人下體的狀態,如此堅持真的很令人敬佩的。

然而,真愛立約對婚前守貞做了怎樣的努力?成立粉絲團請人按讚?聚眾發誓婚前守貞?美國的守貞誓約早就失敗得一蹋糊塗,真愛立約再不積極點,失敗也是遲早的事!守貞誓約也好,真愛立約也好,之所以會失敗,說穿就是沒遵從《聖經》的教誨,早說了,《聖經》裡都有答案,只要看過,就該知道其中分享了來自神的婚前守貞妙招,建議所有教會都徹底執行,確保教徒們各個貞潔又開心。

做法很簡單,只要夫妻在初次做愛後,留下貞節的憑據,就可以了。

甚麼是貞潔的憑據?就古人來說,應該就是沾了初夜血的布條,據說某些保守分子至今仍會這麼做,但這樣有個問題,那就是初夜血可以假造,有誠意的造假會用經血矇騙,沒誠意的則會用廉價的紅藥水替代,更不要說處女膜都能重建了,到底還有甚麼是真的呢?

不要灰心,科技能讓人重建處女膜,也能幫助人揭穿假處女,拜社交網路之賜,許多人都曾在網路上留下感情的記錄,要完全不留痕跡真的不容易,而就算此女極端小心,過去所有感情或肉體關係全部不留痕跡,她還得通過測謊的試煉,當然,在法律上,測謊是不能構成證據的,然而既然國安機構都能參考測謊結果,攸關人生幸福的貞潔真相當然能倚靠測謊。如果測一次不准,那可以安排結婚週年內每月初一十五都來測,人家拜拜、教徒測謊,也算是應個景。

而不管留下怎樣的貞潔憑據、做過了怎樣的測試,最重要的是,萬一證實這女人說謊了怎麼辦?你猜對了,再次用石頭將她打死!古代的以色列人好像真的很喜歡用石頭打死人呢,搞不好棒球跟躲避球都是他們發明的。

是說,《聖經》同個章節沒有提到如果沒有守貞的是男人,要怎麼處理?如果女人婚前不貞要被亂石打死,那男人婚前不貞又該如何?從前面的章節來看,只要神開心,其對男人似乎非常寬容,不管是上了妓女、姊妹、妻子的姊妹、妻子與其姊妹的侍女、女兒、兒媳,好像都沒甚麼關係,可能神也認同男人不壞、女人不壞的道理吧!

不過,看神訂的規矩,不免懷疑祂訂規矩的時候是不是喝醉了,在神的規矩下,強姦有夫之婦的人必須被處死,但強姦處女的人只要賠銀兩再與那女人結婚就可以了,這到底是怎樣的標準?我猜只有真愛立約的人會懂。

--《申命記》,第二十三章

創作者介紹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