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無神論者,然而我不排斥宗教符號。雖然許多教會是邪惡又愚蠢的組織,然而其可能擁有值得欣賞的美麗建築;《聖經》做為道德與知識的根源是不及格的,但如果將其視為神話故事,並將其用以解讀人的偏見與迷信,又變得非常有趣了。事實上,只要克服生硬的翻譯,《聖經》就會是很棒的故事書,其篇幅非常適合排泄的時候閱讀,而且不用在乎連貫性,反正作者們並不在乎前後矛盾。

像《聖經》開頭的故事就很有趣,那是個有關父親與兒女的故事。

這父親極為慈愛,他為兒女蓋了棟美好的別墅,這別墅非常安全,所以兒女裸體跑來跑去也毫無妨礙。別墅裡的精緻的造景、享用不盡的可口食物,而父親如此疼愛他的兒女,他希望他們永遠保持最純真的心,於是他對兒女說,你們可以盡情地玩耍、盡情地吃喝,你們就能快樂地長大,你們唯一需要留意的,是別墅底端的書櫃,那書櫃裡有本邪書,會將你們的雙眼刺瞎,千、萬、不、能、看。

兒女很聽父親的話,他們裸體地在別墅裡跑來跑去,過著快樂的生活。某日,某個壞人竟然潛入了別墅,顯然別墅的保全系統出了問題,大概父親忘了設密碼。這壞人據說姦淫擄掠無惡不作,不過壞人今天沒有做甚麼,沒有雞姦裸體的男孩,也沒有強暴裸體的女孩,他只誠懇地跟他們說,別墅底端的書櫃裡放的不是邪書,而是善惡之書,只要看了,你們就能像父親那樣明辨善惡。

純真的兒女聽信了壞人的話,將別墅底書櫃裡的書拿了出來,看完後,他們意識到裸體是可恥的,害羞的他們慌忙在花園裡找枝葉遮蔽身體,這舉動讓父親察覺他們違背了命令,偷看了不該看的書,這父親做了甚麼?他決定將兒女趕出家門,讓他們辛勞,讓他們痛苦,讓他們面臨死亡的威脅。諷刺的是,父親說的是謊言,壞人之所以能潛入別墅,也是父親的失職,而所謂壞人所說的,根本是實話。

不過,《聖經》依舊主張說,這父親是慈愛的,那壞人是邪惡的。而且,就算這對兒女真的犯錯了,那又如何?他們有造成傷害嗎?顯然沒有,然而那不是重點,就像那父親說了謊或讓壞人潛入家人也不是重點,重點是兒女沒有服從,是的,沒、有、服、從,即使眼前指示的根源是謊言,不服從就是不對,所以被責備甚、被拋棄甚至面臨生命的危險都是合情合理的。

而如果將以上道理應用在日常生活中,那還真不是普通的奧妙,試想那些荒唐的父母,那些父母對兒女說謊,以語言甚至實際的暴力凌虐兒女,對兒女造成長久的生心理傷害,不過根據《聖經》,這都是無所謂的,畢竟,即使父母說了這麼多謊,造成了這麼多傷害,他們仍然深愛著兒女,最重要的就是愛了,不是嗎?這真的是太美好了。

--《創世紀》第二、三章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