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_in_terms_of_beauty.jpg

如果你曾在部落格砍過留言、或者在噗浪上封鎖過人,

你勢必會碰到某種典型的白癡,這種白癡會主張:

你竟然刪我的留言(封鎖我)!這樣不尊重言論自由!沒有雅量!在搞一言堂!

這種典型的白癡從來就搞不懂,在部落格、噗浪或任何以個人帳號標記著的領域,

沒有人有義務尊重外人的言論自由、對外人展現雅量、維持意見的多元性,

就像沒有人有義務讓外人進到家裡大放厥詞還不能叫他閉嘴或請他出去,

外人有自由在公共領域(=大家共有的地方)表達意見,

或者在自己的部落格、噗浪以及任何自有帳號的領域論述或罵人,

但只要他發表意見的領域不屬於自己亦非公共領域,這種「自由」就不存在,

而任何腦袋清楚的人應該都能理解以上敘述,並看穿以上白癡的謬論,

偏偏這種謬論四處都有,紀錄片《一個不存在社會的平民筆記2:真相病毒》也不例外,

本片以張爸事件為軸探討著虛擬社群的排他以及年輕人對所謂受害者或弱勢族群的冷漠,

導演在訪問的過程中透過質問彰顯著受訪者(多為鄉民)的漠不關心,

時而迂迴、時而直接地傳達著「為何你們就不能多關心一下張爸事件?」的訊息,

導演也跑到野草莓現場,對他們提出了以上的質問——而這些質問說穿了都是空包彈而已!

就像我前面講的,沒有人有義務在自己的領域維護言論自由、展現風度,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虛擬社群,

電影板沒義務讓你在此討論美食,表特板也沒義務讓你在此討論寵物,

以上並不是說電影板或表特板「絕對不能討論什麼」,而是「沒有義務要討論什麼」,

板主群可制訂板規、鄉民亦可罷免板主,而鄉民自然也能創造新的板來與此板競爭,

甚至大器一點,自己開一個BBS站出來和批踢踢打對台,

然而除非批踢踢的創站原則是「保障任何言論能張貼在任何看板上」,

否則「在批踢踢之中的電影板不讓人張貼張爸文」這件事就毫無爭議可言,

特定的看板就跟部落格或噗浪一樣,是一種「限定的範圍」,其沒必要滿足所有人的需求,

而同樣的脈絡延伸到野草莓的領域也一樣——野草莓參與者可沒有義務要關心張爸,

就像支持台獨不代表應該聲援台灣建國運動,

熱愛自由經濟不代表就該挺ECFA(更何況要簽ECFA的兩個政府根本不信自由經濟),

如果你在藏獨運動的現場質問他們「為何不聲援同樣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

我會說你他媽的神經病,主張近似不代表就得結盟,敵人相同不代表就得合作,

只要不侵害他人,每個人都該能自由選擇,包括選擇不甩你,因為沒有人有義務要甩你,

這麼簡單的道理,很多人就是一輩子都想不通,我懷疑本片導演自己也沒想通,

不過,本片得到金穗獎(包括部落客推薦獎)「最佳紀錄片」獎項,我倒是頗能理解,

相較於冗長的《追風》、中心不明的《消失的天井》、自我感覺良好的《喧囂之必要》,

過度規矩而極其平淡的《走過千年》、《找回我們的巴卡隆愛》、《唱歌吧!》,

或者自戀至極(並非指鏡頭中的人,而是呈現的結果)題材又無趣的《街舞狂潮》,

《一個不存在社會的平民筆記2:真相病毒》確實是紀錄片入圍作品中的亮點,

我蠻同意另一個部落客評審所言:這作品本身的話題性與行銷能量就是其價值,

如果非得在本屆入圍的紀錄片中選擇其一,本片似乎確實是唯一的選項,

只是,基於全片極其明顯的謬誤,我真的沒辦法把票投給它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