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_herisson_ver3

之前曾翻了幾頁《刺蝟的優雅》,覺得文字非常做作,

最近被太多蠢笨、沉悶卻又極度消耗心神與口水的事情吞沒,

徹底剝奪了我在通勤過程中閱讀英文或任何非娛樂性自我學習材料的能力,

於是開始拼命看小說、很湊巧地又開始看這本,

老實說比想中好看很多,雖然裡面的許多所謂美學或哲學思索很容易讓我皺起眉頭,

不過除此之外,書裡還有不少未必正確但頗令人莞爾的生活觀察,

我喜歡小女孩眼中成年人的偽善,還有她對精神分析與法國料理的鄙夷,

門房與傭人好友的互動很動人,她對日本老人的少女情懷也很討喜,

雖然現實生活中的老女人如果扮起少女會非常傷眼就是了,

只是如果要說故事性,好像也不算有多少,

表面鄙俗而貧窮的門房其實飽讀詩書、貌似任性孤僻的小女孩骨子裡早熟又善感,

還不錯的設定、某種程度卻又似曾相識,

加上篇幅破碎、以老少主角的敘事與呢喃為主體,自然只能靠主角的性格撐場面,

我比較喜歡的,主要是透過門房與小女孩不被他人知曉的冷眼呈現的世界,

其餘比較抽象的思辯就比較催眠了,

當然如果你喜歡某種文青式的多愁善感,或許這種叨絮能吸引到你也說不定,

我的話,實在很難忽略兩個主角對日本文化的過度迷戀,

雖然我很喜歡日本這地方、也覺得某種典型的日本老人很迷人,

就這點來說,書裡與電影中的老人都有這種魅力,

但這終究是一種偏好、而非一種基於事實或邏輯的客觀高低,

而法國與日本文化各有其精緻與繁瑣之處,

結果不管是門房還是小女孩都選擇性地貶低了前者、哄抬了後者,

同樣的斤斤計較在日本的茶道上被視為精神性的執著,

轉到彷彿精工等級的法國料理上卻又成了另一種不知所謂的鋪張與粗俗,

這種想法根本毫無根據可言,

就像將純粹的湊巧、慣例與偏好膨脹成中國文化、台灣精神或大和魂之類的自我感覺良好,

可以讓一個人或一群人自以為高尚,骨子裡卻不過是一團虛無。

註:雖然許多人嫌棄,但我覺得電影裡除了日本老人,門房與小女孩都選得不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