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pola.jpg

即將提及本片劇情與結局,一句總結:反極權者必看!

本片導演的另一作品《惡魔教室》很適合與本片放在一起觀賞,

前者的實驗展現了承平時期創造獨裁者與放棄自我意識之暴民的可能性,

後者則回歸歷史、讓觀眾見識國家機器如何培育高階鷹犬,

兩部片的結構非常像:主角都是對現況不滿又缺乏自我認同的年輕人,

都透過組織參與(實驗團體「浪潮」或納波拉軍校)獲得了友誼、自信甚至存在的價值,

主角最後也都面臨了生命中最劇烈的幻滅並領悟到以集體主義之名毀滅個體的邪惡性。

不過雖然結構類似,《惡魔教室》畢竟是在溫室內玩的法西斯家家酒,

震撼性大、但實際影響範圍則很小,

相較之下,《英雄教育》裡的納波拉軍校有國家機器撐腰,擁有近兩萬名學生,

這些年輕人在納粹節節敗退的二戰結束前夕被推上戰場,至少有半數戰死,

其中有多少人能在死前發現其短暫畢生所追求的只是一道荒謬的幻影?

大體而言,本片的戲劇元素比《惡魔教室》更多,缺點當然是分散焦點,

比方說來自中下階層的菲德烈與軍方高幹之子艾伯特之間若有似無的同志情誼,

這部份就算淡化成單純的男性情誼也不會對本片造成任何影響(甚至可能更好),

不過由於主軸(納波拉軍校的教育)夠強,所以最後仍瑕不掩瑜,

也有更多比《惡魔教室》更殘酷而諷刺的橋段,

比方說有個學生基於心理問題一直有尿床的毛病,

這在強調陽剛、強悍、冷酷的納波拉軍校當然是糞土般的恥辱(在任何寄宿男校都是吧),

這學生因此不斷受到了學長與教官的嘲弄與恐嚇,教官甚至曾令他脫下褲子當眾撒尿!

然而,這個被大家取笑的學生後來卻成了英雄,

在練習投擲手榴彈的場合,一名膽怯的學生在拉開保險拴後失手將手榴彈丟在原地,

所有人瞬間愣住,平常彷彿多麼了不起似的教官第一時間就遠離現場尋求自保,

眼看大家就要被炸死,那名時常尿床的學生竟以肉身壓住了手榴彈,

透過殉難救了大家,他被炸碎的軀體與血液噴灑在大家的臉上,

在紀念他的集會上,其他長官大聲讚揚他勇敢的大愛,並要大家學習他。

這只是片中的一小段,而即使背景是半世紀前的納粹德國,

我們仍能在其中找到足以對照當今時局的線索,

比方說特權人士莫不強調自己多麼平等、多麼不看出身,實際上滿腦子都是階級意識,

掌權者無時無刻不灌輸旗下的人要利他捨己,問題是掌權者總是自私地追求財富與權勢,

而不管在什麼時候,越強調打破階級與利他大愛的地方,

往往越是充滿著牢不可破的階級結構以及由一小撮人掌握的利益中心,

這種以集體主義的邪惡以多變的面貌出現在你我身邊,

從最在乎人民情感的共產中國到以暴力為基礎強迫大家繳稅的所謂民主國家機器皆然,

各個陣營的集體主義倡議者總會不斷地催眠人民其集體主義的優越性(當然會換個名字),

以及敵對陣營集體主義的邪惡,

問題是,只要涉及以暴力泯滅個體,任何集體主義都是邪惡的,

這點並不因帶頭的政府已抹上民主的粉而有所區分,

而在人民真正認知到這點以前,集體主義的幽靈將繼續陰魂不散,

在我們看得到與看不到的地方繼續踐踏著無數個體選擇的自由,

進而圖利滿口仁義道德、實際上貪婪腐敗的禽獸政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