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_idiot_brother_ver2.jpg

在大部分以反毒為政治正確的國家裡,反毒戰爭War on Drugs都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反毒戰爭到頭來,其實是對人民的戰爭War on People,

這件事對美國來說尤其地真確,

美國政府從70年代開始打這場戰爭,多年過去了,毒品問題不減反增,

然而數以百萬計的人卻因此失去了自由、財產與生命,

Jack Cole從70年代開始參與這場戰爭,親眼看到毒品問題從輕微到萬劫不復,

在70年代以前,美國政府雖然禁制了不少毒品,然而反毒戰爭還不算開打,

直到尼克森說服國會支持州政府反毒,

Jack Cole所屬的紐澤西警方因而將緝毒探員從7人的小組擴增為76人的單位,

其中1/3的人被指派為臥底探員,包括Jack Cole,

組織變大、預算變多,長官當然期望逮捕更多毒販進監牢--這就是問題所在!

1970年,危害較高的毒品如甲基安非他命、古柯鹼、海洛因等並不多,

市場上流通的是相對安全的大麻或LSD,

特別是大麻,具陣痛與安定效果、成癮性比香菸還低、副作用比酒精還少,

被列為違禁品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而在這種背景下,「吸毒」而死的人其實比從樓梯上不慎摔死的人更少!

然而,就像你對任何政府官員的認識那樣,

他們對真相沒興趣,他們只要能向長官交代的統計數字,

數字不好看,不擇手段都得做到好看,

於是,Jack Cole等臥底探員將矛頭指向買賣大麻的學生,栽贓他們成毒販!

最典型的栽贓手法,就是「虛報數量」,

在沒收學生持有的少量大麻後,只要加進其他物質--澱粉或其他任何物質,

就能將「毒品使用者」升級成「毒販」,處以更重的刑罰、發更威風的新聞稿!

栽贓以外,另一個好用的伎倆叫「哄抬毒品價格」,

舉例來說,Jack Cole在街頭以每盎司1500美元買到了古柯鹼,

結果破案後發表新聞稿時,警方聲稱這些古柯鹼的市場價值是每盎司2萬美元,

唬爛久了,只從新聞認識毒品問題的大眾就以為,警察做的事情很重大,

而栽贓跟謊報數字又如何?

為了績效,以上作為都由長官授權,負責發錢的聯邦政府也不在乎,

看任何新聞都不大動腦的大眾則完全相信政府的「反毒」資訊,

於是,除了被栽贓跟囚禁的倒楣學生以外,沒有人有意見,

就這樣,Jack Cole等人不斷逮捕無害的學生、假裝毒品問題很嚴重,

然而沒有多久,他們再也不需要假裝了,

毒品問題,真的變嚴重了,

反毒戰爭初期的目標是大麻販售者--包括那些被栽贓的倒楣使用者,

隨著越來越多人被捕,

販售大麻的風險激增,運送成本亦大幅提升,

大麻的價格也水漲船高,原本每磅約160美元的大麻,很快漲價成每磅4千美元,

結果,許多大麻販售者決定轉去賣運送成本較低效果也較強的毒品,

不少大麻使用者也開始轉去購買單位效果較強、以爽度來說較划算的毒品,

於是,被稱為Hard Drug的古柯鹼、海洛因等毒品終於開始氾濫!

當想像中的問題成真,美國政府的做法當然不是檢討自己是否管制了過頭,

事實上,創造問題、搶錢來解決問題、問題變更大、搶更多錢來解決問題,

是許多政府愛幹的事,反毒戰爭,自然也不例外,

面對越來越嚴重的毒品問題,

美國政府的做法是:丟更多預算、立更多侵害自由的法案、關更多無害的人,

當然,問題並沒有因此解決,

所以才說,所謂的反毒戰爭,根本是對人民的戰爭,

毒品的問題,根本是政府自己造成的。

延伸閱讀:End Prohibition Now

our_idiot_brother_ver3.jpg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