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ngers.jpg

前面幾篇,是對〈End Prohibition Now〉的翻譯摘要,

同樣的觀念,台灣不是沒有人知道,

只是就像美國,反毒仍屬理所當然的政治正確,

政府說反毒是為了大家好,卻用暴力斷送許多無害青少年的前途,

無數人看著自己的孩子與朋友被關,不但不懂得質疑,反而還感謝政府,

而在多數人了解反毒戰爭與政府管制的荒謬以前,這些滑稽的悲劇將繼續發生,

這也是〈End Prohibition Now〉這類論述的價值所在。

然而,做為無政府主義者,我當然不會完全贊同Jack Cole的主張,

目前政府對菸酒的管制雖然相對較低,但其管制本身卻仍不必要,

同樣的邏輯應用在娛樂藥物也不會改變,

如果娛樂藥物的進口或產至完全控制在政府的手上,

可以想見的是走私或自製水貨的存在,而這又再次回到了黑市的問題,

再加上政府在「品管」方面的不良紀錄實在太多,

與其相信沒有市場誘因的政府,還不如信任出了事股價會跌的私人企業,

而上述的免費施打藥物與戒毒的單位,則同樣可由慈善組織來提供,

如此運作,將比政府介入夠有效率而安全,

當然,Jack Cole與LEAP的建議,對大多數人來說已經激進到不可思議了,

而在理想的全面自由化以前,

目前LEAP的建議確實不失為對大家都有益的過渡解決方案,

近年最成功的合法化案例,以葡萄牙為最,

在以暴力打壓大麻近半個世紀後,美國開始有人討論醫療大麻合法化的議題,

至於台灣甚麼時候會有這種聲音?我不知道,也不期待。

延伸閱讀:End Prohibition Now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