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_of_eli.jpg

已經預告過了,Annie Leonard的《Story of Stuff》是個謬誤百出的作品,

還沒看過而有興趣的,可以花點時間練習高中水準的英聽與邏輯,

然後思考謬誤在哪,

我很客氣地假定其中的數據全部是真的,即使這樣,謬誤也至少有7個:

謬誤1、政府是企業的奴僕!

許多左派基於仇富立場,總把商人與私人企業視為痴肥而貪婪的最大惡魔,

所以,左派喜歡描繪「政府是企業的奴僕」這種圖像,

Annie Leonard在影片的前段就幹了這樣的事,

問題是,這種圖像做為感情訴求很不賴,放在現實中卻沒什麼道理,

而看不清現實,正是左派最悲哀的特質,

因為看不清現實,所以左派無法認清:

政府≒企業=有自利動機維護本身存在與其成員利益(≠人民)的組織,

因此,根本就沒有「政府是企業的奴僕」這種事情,

政府與其中的政客,如同企業與其中的商人,都是靠交易獲利,

所謂的交易,不外乎以貨幣、產品或勞務換取他人的貨幣、產品或勞務,

政府與企業決定性的差別,並在於濫情的「奴僕」與「主子」的象徵性描述,

而在於(若沒有政府幫助)企業只能以自己的貨幣、產品或勞務進行交易,

其無法勉強他人接受其貨幣、產品或勞務,

若投資人不認同其貨幣、產品或勞務,只要撤資即可清楚表達自己的立場,

然而政府用以交易的貨幣、產品或勞務,通常不屬於政府,

理論上那屬於「全國人民」,而任何腦袋清楚的人都知道,那理論是屁,

屬於「全國人民」的公有地會流入與與政府關係良好的建商手裡,

甚至官員自己就是建商的重要股東,

不認同他們的作法?抱歉,該繳稅的稅還是得繳,

不繳,其可以對你進行處罰,罰到你脫褲倒地求饒為止,

如此這般,政府得以用企業與商人望塵莫及的腐敗方式進行交易進而牟利,

由此來看,政府從來就不是什麼奴僕,而是浪擲千金的敗家子,

而其中誠實過日子的人民與中小企業,才是真正的奴僕。

謬誤2、我們用了過多的自然資源!

Annie Leonard說,

過去30年,1/3的自然資源被消耗掉,我們削弱了地球養活人的能力!

美國的森林只剩下過去的4%!40%的的水變得不能喝了!

美國人佔全球人口5%,但用了30%的自然資源!

所以呢?這樣的數字能論述中「我們用了過多的自然資源」這件事嗎?

為何不看美國人以這些資源創造出多少商品、進而服務了多少人?

「削弱了地球養活人的能力」也是十足的屁話,

地球不會養活人,人才會養活人,靠著改進運用資源的方式,人能養活更多人,

一百年前喝了可能出問題的水,現在找到了淨化的方式,

原本養不活多少人的森林,如今被「改造」成能養活萬倍以上人口的經濟作物農場,

當然,我們不能否認資源確實被被用掉了不少,

至於是不是用過多,這是個需要被定義的問題,不是隨Annie Leonard信口開河的,

而那麼關心稀少的資源,「私有化」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不過我很懷疑Annie Leonard會支持自然資源私有化就是了。

謬誤3、毒物進,毒物出!

Annie Leonard說,

目前有超過10萬種合成化學物被用在各種商品上,其交互作用是否有害沒人知道,

但她非常全知全能!她發明了「Toxin in, toxin out.」這個定律,

太了不起了!應用化學專家都可以去死一死了啊!

照這邏輯,石油這種毒死人的東西,發展出來的所有石化商品,都是化學武器了!

每天我們用來裝食物的塑膠袋,也能取代折凳、成為七大武器之首!

這種對「化學」或「合成」的恐懼,不禁讓人想到過去對DDT,

DDT過去被認為對人體與環境有嚴重的危害,結果被禁用,

結果,確實由DDT害死的人沒多少,

經由禁用DDT所連帶引發的瘧疾與蚊蟲傳染病,反而害死了數以萬計的人!

當時反DDT的「進步」的「環保份子」不知道現在作何感想啊?

謬誤4、企業以有毒又惡劣的環境剝削貧窮國家的人民!

這是最老掉牙的反全球化/跨國企業論調,

貧窮國家的人死於戰火與飢荒時,左派連個像樣的解決方案都提不出來,

不對,左派根本就是製造戰火與飢荒的高手!養活更多的人並不是左派會思考的事情!

所以,左派看不到貧窮國家的人民「自願」投入悲慘的工作環境,

所謂悲慘的工作環境=讓人開心不起來但至少不會餓死、並有機會翻身的地方,

請回想台灣經濟起飛前的家庭手工業,或者各個破爛的小工廠,

在富有的、進步的、品味高尚的環保份子/左派眼中,那是多麼可悲又剝削的環境!

然而,台灣走過來了,雖然進步的空間還很大,但我們確實比幾十年前來得富有!

這就是目前貧窮國家正在走的路,

是的,他們的工作環境很差,是的,他們的環境正被污染著,

然而只要他們不是被強迫做工,他們選擇逃離飢荒與貧窮的自由應該被尊重,

真要批評,應該批評真的握有暴力權、以政治力創造不當管制措施的政府,

而所有所謂的貧窮的國家,

都有這樣一個爛政府,更能找到美國或其他大國對這些政府施以莫名壓力的痕跡,

要怪,政府才該首當其衝,怪企業?神經病!

謬誤5、4.99美元做不出收音機!

Annie Leonard說,

收音機的材料可能來至南非、中東或中國,人工可能在墨西哥,

再加上還有美國那邊的店租跟店員薪水,怎麼可能做得出4.99美元的收音機呢!

任何對「專業分工」與「規模經濟」有基本概念的人,

都能看出Annie Leonard這段話有多蠢,

這裡並不是說做收音機的企業「絕對沒有剝削或造成污染」,

然而單憑「這個產品便宜到我無法理解」就想推出「其製造過程絕對有問題」,

這根本是反智的白癡行為!

謬論6、商品越來越快壞掉,是企業的陰謀!

Annie Leonard特地拆開了自己的電腦,企圖證明電腦設計上的陰謀,

Annie Leonard更批評了不斷鼓動大家買新東西的時尚業,與鼓動消費的廣告商,

彷彿這些東西現在才存在似的!

然而,時尚與廣告都是遠自埃及就有的東西,

只是科技的進步與生產力的成長讓當代時尚與廣告的能量加劇罷了,

認為他人絕對是受到廣告的影響、進行「無腦的」消費行為,

這本身不但毫無根據、更是貶低他人智能與自由選擇的高傲行為,

而這就是Annie Leonard,以及許多左派最愛幹的事!

左派最愛的,就是「告訴大家什麼是好的,進而利用政府將其變成法律」,

所有的管制措施就是基於這種噁心的態度而創造出來的產物!

最後,把商品做得容易壞掉、或鼓勵汰換,是廠商的陰謀?

這點我已在〈百辯經濟學:總是有人需要劣等品!〉講過了,這純粹是供需的問題!

除非你能以消費者期待的價錢提供超耐久的產品,

否則就是得有人來滿足消費者多變的慾望!

更進一步說,不要以為企業真能做什麼、就賣什麼,

曾經呼風喚雨的Moto與Nokia後來都陷入了設計的瓶頸,手機銷量越來越差,

就是很好的例子!

謬誤7、大家變得不快樂了!

Annie Leonard說,

研究指出,美國人「感到快樂」的高峰是1950年代,然後就開始下滑,

而這正是消費文化爆炸的開端!

少了更多的時間與真正會讓自己快樂的事情相處,

甚至說有專家聲稱(應該是指)美國人享有的休閒時間達到某種低點!

任何有腦的人都應該質疑,「感到快樂」這件事如何進行比較?

原始部落的人病得多、死得早,卻因為不知道選擇為何物,所以自覺得很快樂,

所以我們應該向他們看齊嗎?

再聯想到《刺激1995》的描述,許多犯人根本不想面對外面的世界,

亦如《竊盜城》裡克里斯庫柏講的,監獄裡的犯人時常假裝自己很想出去,

而過去有案例指出蘇聯的人努力越過國境、輾轉移民到西歐,

結果在鐵幕裡活太久、沒有能力面對成千上萬的選擇,最後竟然有人自願回到蘇聯!

就這個角度來說,原始部落、監獄或蘇聯的人,

都覺得「機會與選擇更多的自由世界」比不上他們原本較差的環境,

所以呢?這能得到任何「自由世界不如原始部落、監獄或蘇聯」之類的結論嗎?

如果不能,那Annie Leonard的宣稱又有何意義?

更不要說休閒時間了,真正休閒時間短少的,

是工業時代初期,是前工業時期,是農業為大宗、甚至狩獵與採集的年代,

當時的人生活繁忙、迷信充斥,然而有可能覺得「快樂」,所以呢?

Annie Leonard的言論,讓我想到《恐懼之邦》裡盲目崇拜原始文明的文藝人士,

後來那個人好像被食人族之類的吃掉了。

最後,雖然謬誤很多,但我不懷疑Annie Leonard的善意,

只是,光有善意、缺乏對現實、經濟甚至科學的瞭解,

不但無法改善世界、更可能增加世界淪為人間煉獄的速度,

比方說Annie Leonard後來提到的永續性,就很容易淪為政治投資的空話,

談到公平,就不免扯到透過政府以暴力進行分配,

綠化學與再生能源是不錯的理想,

但透過與政府的結合,許多毫無效率的浪費不斷發生,

比方說花博的保特瓶屋,或者號稱超減碳的、高雄的電力船、都是活生生的笑話,

Annie Leonard在《The Story of Cap & Trade》甚至直接主張應補貼再生能源!

笑死人了,如果再生能源真的那麼棒,何必需要補貼?

真要解決能源或資源問題,「市場全面自由化」才是解藥,

一旦水、電、油或任何自然資源有消耗殆盡的跡象,

價格將會上升、需求將減少,小至個人、大至企業都會努力節約,

進而找到更有效率的使用方式或其他替代的能源——可能是再生能源,可能不是,

不過,對自由市場嚴重誤解進而充滿敵意的左派,是不可能接受這點的。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