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2.jpg

今天在蘋果看到這則評論:
 
鎂光燈下的人肉市場/楊雅清

……必須正視這些問題,重新審視這產業的剝削和風險,否則這類社會新聞將會不斷出現。
 
 
節錄自:壹蘋果網路

我在噗浪上稍微批了一下這篇文章,結果引來念社會系的朋友的討論。

朋友的主張是:本文作者對模特兒、酒女或性工作者並未貶低,甚至是有善意的。

然而就我來說,朋友的認知有偏差,然而這不能怪她,因為她被姿態與語氣迷惑了。

郭冠英用偏激的語言咒罵台灣人,理所當然引發尊重與侮辱的爭議。

馬英九看來溫文儒雅,然而其菁英式的傲慢從未少過,許多被貶低的人卻從未察覺。

把郭冠英與馬英九舉出來,並不是想證明楊雅清是壞人,事實上我承認她是善意的!

然而我想指出的是:這篇溫和文章傳達的,其實是自覺或不自覺的、對性工作者的貶低。

如果我們把描述與語氣盡可能地精鍊,基本上會發現本文的兩大要點:

其一,模特兒是個被剝削的產業,工作極度沒保障。

其二,因為無法賺取生活所需而「淪為」酒女甚至妓女,是模特兒產業的問題。

看到這你可能覺得沒什麼問題,有人甚至覺得我沒事挑什麼毛病?

不過容我請問一下:模特兒們是被逼著入行不成?被經紀公司用毒品控制了不成?

怎麼可能,絕大部分都是抱著飛上枝頭變鳳凰的美夢入行的,而且年紀奇輕、轉行容易。

既然這樣,模特兒相較於其他所謂的臨時工或工讀生有何特別呢?

說真的完全沒有,這說穿了是個人職業選擇與契約談判的問題。

今天為何那麼多人干於忍受經紀公司「剝削至極」的工作環境?

難道不能像我這樣、當個看起來沒什麼生氣的、不怎麼光鮮亮麗的上班族?

或者穿上套裝、用自己亮麗的外表去幹保險業務?

因為她們預期有一天會大成名,會像林志玲一樣成為人人膜拜或意淫的鳳凰。

她們隨時可以退出、去做個較有保障但未來不會大紅大紫的工作,而她們不願意。

而且「她們」的數量之多,多到經紀公司不怕找不到人。

妳不幹,其他人搶著幹,如此,經紀公司幹嘛要改善工作環境?做慈善事業?

要批評經紀公司搞剝削?難道經紀公司剝奪了模特兒們選擇的自由?

完全沒有,兩情相願得很,模特兒隨時可以辭職,去當房地產或保險業務。

就算我們退一步好了,承認經紀公司作為企業所提供的環境實在太爛了!

那直接由圈內人、也就是模特兒聯合起來跟經紀公司談判、甚至抗衡就好了?

不要說不可能,夠紅的幾人聯合起來開新的經紀公司、提供好的環境,就有可能。

她們為何不做?說穿了就是誘因不夠,本來殺頭的生意有人做、少賺或賠錢則沒人做。

重點是這真的不是什麼模特兒產業的專門問題,這是所有人力供過於求的產業的一般現象。

企業需要考慮的,是企業本身的存亡;勞工需要考慮的,是勞工的存亡。

如果勞工的存亡與企業相衝突,多少勞工願意與企業一起陪葬?

如果企業的存亡與勞工相衝突,又有什麼企業願意拿自己的存廢開玩笑?

說穿了大家就是各謀其利,能把利益設為同向當然最好,而勞工不可能躺著得到這處境。

而放大模特兒被剝削的處境之所以意義,因為她們的其他選擇太多了。

相較於沒什麼工作選擇的中年工作者、低學歷殘障人士,模特兒的處境舒服得很。

今天大部分年輕的模特兒不趁早退出轉業、又不在產業內抗爭,是要誰來同情?

而我最質疑的一點是:憑什麼「淪為酒女或妓女」會是特別需要關注的問題?

如果有人當服務生無法溫飽所以去當妓女,楊雅清難道要據此說服務生是個被剝削的職位?

難道服務生也變成了某種廚房裡的人肉市場?好像不是這樣吧!

而更進一步說,去當酒女或妓女有什麼問題?酒女或妓女不偷不搶,有礙到誰?

今天如果模特兒吃不飽、所以通通去兼家教與端盤子,楊雅清會出來檢討這件事?

還是說許多作家在成名前都端過盤子,所以文學圈也是個該被檢討的產業?

從未看過這種社會學論述啊!可見酒女跟妓女以致於色情產業被視為「問題」嘛!

然而這到底有什麼問題?我們容許談嫁妝不是嗎?很多人都在談聘金不是嗎?

婚姻之中多少金錢交易都不成問題了,專業化的性服務又是哪裡有問題?

憑什麼被當成「專業模特兒與其相關產業需要被檢討」的主題?

除非潛藏著「酒女與妓女是不好的甚至墮落、鄙俗或卑賤」的前提,否則這根本不是問題。

這就是我一看到這文章就無法認同的、那種實際上充滿貶低意味的關懷姿態!

否則怎麼會有「不得不與情色掛鉤,親自手刃了美夢與未來」這種字句?

可見與情色掛勾叫做入火坑嘛!就算沒人強迫她、是自己選擇,也是墮落嘛!

而如果真的要尊重模特兒、酒女、性工作者,應該一起來主張特種行業除罪化。

可以呼籲模特兒聯合起來與經紀公司談判,然後把更多契約的常識帶進來。

但把功利主義掛在嘴邊,或者把去陪酒與當妓女當「危害」或「風險」?

如此,姿態就現形了:妳實際上是反對或鄙視這些行業的,否則為何是問題呢?

而光是這樣的姿態,我就能確定楊雅清或持類似論述的人提不出解決方案。

因為,她們接下來的論述不會是解禁、不會是讓模特兒更自由地選擇,包括當妓女。

她們會說:請政府出來幫忙吧!即使證據顯示政府通常越幫越忙。

她們還會說:請大家正視道德淪喪與功利主義的洪流呀!即使這種主張從未生效過。

早上就想到公娼嗆婦團的新聞,這場面真是爆笑之餘又顯感傷啊!

這就是許多社會運動家與知識份子的寫照:與現實脫節、純粹地個人道德自滿。

我不知道楊雅清有沒有到這種地步,我必須承認,我感覺她是有這樣的傾向。

不過,如果有人能指出我搞錯了,我當然是立刻加註然後道歉,沒問題的。

然後,這女孩從這角度來看怎麼那麼不可口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