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jpg

網路上看到這個,如果為真,那真是令人髮指的邪惡呀

碰到這種例子,支持死刑的人通常會喊:這種人禽獸不如、人神共憤,為了替受害者討公道、為了撫平受害者家屬的哀傷,讓我們用死刑殺了他!是,我懂,我剛看到新聞的時候,也覺得這種廢物死了算了,今天如果死的是我親友,我還蠻願意自己帶著刀去殺他的。不過,因為死的真的不是我親友,所以覺得這廢物該死的情緒只維持了幾秒鐘,這種情緒,拿來寫日記還可以,拿來討論事情,就不用了吧!畢竟,在很多人的標準裡,馬英九與陳水扁都應該去死,某個程度來看,他們死了似乎對台灣也挺好的。

回題回題。面對這麼邪惡的青少年,真的就應該殺了他嗎?舉一個極端的例子,如果真的有漢尼拔萊克特,我們應該為了伸張正義而殺他嗎?如果殺他能阻止他吃掉某人、那就殺他吧!就像現場殺掉恐怖份子搶救人質一樣!但如果已經成功抓到他、那就不一樣了,恐怖份子有情報價值,漢尼拔萊克特等級更高,有科學家價值!任何邪惡的罪犯也一樣,這些人可以挪為心理學的重要研究個案,在其身上找到邪惡的生物或社會源由、對未來的犯罪防制以致於相關學科都很有幫助。所以,真的不用急著把他殺掉。

不過,對不需證據就深信死刑能遏止犯罪的鄉民來說,我大概是太冷血了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