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說,成英姝的文字,真的很纏繞。要把重點拉出來,需要一點時間。

為了網路上常見的過度解讀症患者,我要稍微澄清一下;首先,我並不是說成英姝缺乏想像力,以她作品的數量與品質,她絕對是台灣文壇充滿想像力的傑出人士;我要說的是,成英姝在周美青辭職這個議題上,不但犯了感情過剩、過度延伸現實的毛病,也使用了典型女性主義者最愛的框架、作出了想像力極為貧乏的解讀

先看一段她原文中的一段,這段,可以說是全文中我最想發表意見的地方,我擅自將其分為兩段,在網頁上較利閱讀。

周美靑辭工作有讓人很驚訝嗎?大家都解釋周美靑是為了丈夫犧牲,萬一不是呢?萬一她是為了自己呢?她不是怕丈夫落人口實,是自己在意自己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呢?周美靑是通曉大義的女人,工作與正當性相較,她選擇後者,放棄了前者,可是她可以不放棄前者也同時兼顧後者,那就是跟馬英九離婚呀!要是周美靑堅持要繼續原來的工作而和馬英九離婚,那我還覺得比較算是個新聞。

放棄工作可不可惜?可惜,像周美靑這樣的女人,就像沒結婚的雅子妃,是有才幹有鴻圖大志的,但是周美靑放棄的不只是工作耶,她相當程度放棄了自己的生活,其他平庸的女人搞不好樂在其中也就算了,但周美靑是有強烈自我意識的人,然而要是為了工作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而放棄婚姻,世人就會覺得她瘋了。

就是以上的文字,讓我覺得成英姝在周美青離職議題上,有著過剩的情感,與最典型卻貧乏的想像。

說真的,我不在乎周美青是為了丈夫、還是為了自己,我只知道,這顯然是周美青的選擇,一如她選擇嫁給了馬英九,畢竟,目前沒有證據有人逼她跟馬英九結婚。

照常理來看,馬英九計畫要選總統這件事,周美青想必知道了很久,倘若她不知道,恐怕她的基本智力與婚姻關係都可以被質疑,而既然她知道,她便應該更清楚利益衝突是怎麼一回事,事實上,她絕對有充足的時間可以思考,怎樣在自我實現與丈夫的仕途上取得平衡,如今走到現在這條路上,就算不完美,也算可以預期。

而一種典型的女性主義論述會在這種時候跳出來說:為何要女人為男人犧牲事業!女人就應該隨著男人的發展軌跡而進行調整嗎?為什麼不是男人調整?是的,我高中唸過的女性主義論述,就有提到這些東西,而當時我唸的學說,又是以超過十年以上的理論做基礎的,我不會說這些論述有錯,它們的確反映了許多既定的現實。

然後呢?反映了,又怎樣?

確實,許多女人會為男人犧牲了事業,然而,犧牲事業,不就是為了獲得其他東西?婚姻上的和諧、愛情上的保障,以及其他之類的東西。你當然可以說,這些東西不切實際,然而這些女人在犧牲事業的瞬間,確實相信這些東西是可獲得的,既然有這樣的預期,就要有氣魄與決心來面對放棄的結果,每個人,都得為自己負責。

不想放棄自己的事業,就跟男人協調,協調不成,就勇敢地離開那個男人,然後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此而已。

到此,如果有人還看不出成英姝哪裡感情過剩、哪裡想像貧乏,那我要明說了。

首先,成英姝似乎認為周美青對自己的選擇非常不滿意,然而,憑什麼?成英姝難道可以聽到周美青最細微的心音嗎?這與一般影迷揣摩明星生活的甘苦,有任何程度上的不同嗎?甚至,既然成英姝不相信一般人會誠實地回答她所提的婚姻問題,她又為何相信周美青對記者的回答是真心的?那難道不能是開玩笑的俏皮話嗎?

所以我說,成英姝在這個議題上,真的是感情過剩、不知所云,在感受力這方面,她確實是想像力豐富,然而靠著想像周美青的感受、所做出的這一大串論述,實在沒有任何參考性可言,說穿了只是她用以批判--雖然她不承認--傳統婚姻支持者的工具罷了。為何我敢這麼說?請注意她文章的最後幾句話。

像周美靑這樣的女人,就像沒結婚的雅子妃,是有才幹有鴻圖大志的,但是周美靑放棄的不只是工作耶,她相當程度放棄了自己的生活,其他平庸的女人搞不好樂在其中也就算了,但周美靑是有強烈自我意識的人,然而要是為了工作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而放棄婚姻,世人就會覺得她瘋了。

說明白一點,任何選擇的反面,就是犧牲,選擇了自我實現性強的繁重工作,就得犧牲休閒,就是那麼簡單,選擇了婚姻,就得犧牲完全的個人自由,重點是,只要這些事是出自深思熟慮的個人選擇,不但沒什麼好批判,根本上還無從批判起;然而成英姝卻顯然地認為:放棄自己的生活還能感到快樂的,應該是平庸的女人。

我想,如果我拿這段質疑成英姝,她可能會回答,她的本意不是如此。但,不好意思,白紙黑字寫在這邊,我在此也想像力貧乏了,我看不出成英姝這段文字的其他可能性。而我看到的現實是,就是有許多自我意識強的女生,仍然渴望婚姻,並且願意為婚姻犧牲許多自我,對於此,你可以不認同,但其他人,明明樂在其中呀!

不要誤會,在婚姻這個議題上,我有許多跟成英姝類似的想法。

我相信多數夫妻是不快樂的,我也相信婚姻的符號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如果不生孩子,結婚真的不知道要幹嘛,連繳稅都比較吃虧,問題是,成英姝不可能不了解,在感情與關係的領域,符號意義是非常重要的,既然有人如此重視婚姻這符號,對此沒有興趣的我們,又能怎樣?人家並沒有不動腦,也很認真思考,如此而已。

而成英姝不斷地強調,許多人結婚前根本就沒有想清楚,這我也同意。

問題是,難道不婚的人真的就想得那麼清楚嗎?精確一點來說,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本來就是在想得不大清楚的情況下做所有事情,買車子也好,找工作也好,選總統也好,必婚主義也好,不婚主義也好,以上適用於一切事務,想得清楚的人,本來就是少數,而成英姝如此的思路,讓我不免懷疑,她真的想得那麼清楚嗎?

而在感情過剩以外,為何我要說成英姝想像貧乏?因為成英姝不管自覺與否,她顯然陷入了一個迷思:自我意識強的優秀女人,就應該要事業成功並積極自我實現;有沒有很熟悉?這不是傳統上對男人的期待嗎?

男人要立業,要勇敢,要強壯,要有肩膀,沒有這些的,就不算真男人,這算什麼?男人不能有恐懼、會哭泣、只想要能夠吃飽的簡單工作,然後輕鬆得而單純地過一生嗎?有這樣想法的女生,完全不會被批判,男人有這種想法,卻容易被說沒出息,如今成英姝用同樣的邏輯套用在所謂的優秀女性身上,這不就是另一種守舊?

精確來說,這是另一種逐漸形成、被視為風尚,但本質上無異於傳統的守舊。

講白一點,如果你跟成英姝一樣,覺得周美青如此優秀的女性、不應該屈就於丈夫的安排,應該用力走出自己的路,那我必須反問,既然你不是周美青,你如何肯定她那麼想自我實現、想自由、想追求專業勝過傳統婚姻?你又清楚了?我認識很多非常優秀、專業而獨立自主的女性,骨子裡卻想結婚得要命,你能替她們解釋嗎?

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太多非怎樣不可的事情。優秀的男人不一定要追求成就,同樣的推論也適用於優秀的女人,自我實現是正常的需求,然而不代表平凡度日的渴望大家都不會有。成英姝在此犯下的毛病是,她以自己想像出來的、優秀女人的雛型來判斷周美青,而完全沒有考慮到,這可能是周美青自己想要的另一種典型。

而成英姝的想像力如果豐富一點,為何不去思考,周美青能夠得到什麼?我隨便想就想得到,周美青可以積極地參與非營利組織,一樣有機會牽涉大量資源的運作。

在這樣的體系中,不管周美青想要玩什麼專業,從資訊、醫療、法律到人文,都可以找到舞台,聰明如周美青,絕對能利用第一夫人的身分,找到適合的舞台,而且是能發揮影響力、獲得成就感、甚至還能幫馬英九加分的舞台;這舞台,成英姝可能連作夢都不見得夢得到,所以我不知道,成英姝憑什麼認為自己的感嘆有道理?

到此,我對成英姝實在沒有多餘的好惡,我只是想說,成英姝這一篇感嘆,是狹隘的、守舊的,而且,是徹底自我中心的。當然,我的許多所謂評論,也是自我中心的,這我絕對承認,我只是很好奇,成英姝有沒有發現自己有多麼自我中心?她或許是個好作家,然而,如果要做社會觀察家,或評論家,我想,她還差得遠了。

大概就跟我做不了影評是一樣的意思。

補充:下輩子不想嫁給現在的丈夫了全文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