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蠻喜歡林火旺教授的這篇文章。真的愛台灣,就要做真的對台灣有利的事,就算要鬥爭與權謀,也該考慮敵人的反應、與可能的後果。可惜的是,無論主動或被動,民進黨這幾年濫用了太多短線操作,這樣的作法,能夠圖得一時爽,然而要以此搞倒國民黨、交手共產黨?集體自殺、等下輩子比較快,仗著國民黨破爛,就能甘於各種毫無遠見的活動式反叛?太難看了。

民進黨莫成中共同路人/林火旺

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訪,民進黨和獨派人士磨刀霍霍。但是我要奉勸這些朋友,如果你們真的關心台灣的前途,請務必冷靜、理智,任何類似王定宇事件重演,受惠的絕對是中共,因為一個充滿暴戾之氣的民主社會,等於為中共威權統治找到最合理的藉口,而這些天天嘴裡喊「愛台灣」的朋友,最後則變成中共的同路人。

民主政治是一個古老的政治制度,西元前四、五世紀的雅典,實施的就是民主政治。但是從雅典以後,中間經過兩千多年,民主政治在人間銷聲匿跡,一直到十八世紀末,這樣的制度才以新的面貌重現人世。十九世紀以前,如果說一個人很「民主」,這不是讚美,而是貶抑,因為「民主」就是無法無天的意思。

民主易淪多數暴力

柏拉圖在他的《理想國》對話錄中介紹五種政治型態,最差的是獨裁政治,倒數第二差就是民主,因為獨裁是暴君,民主是暴民。柏拉圖追隨三十年的老師蘇格拉底,就是被雅典的民主政治判處死刑,他犯的是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對神不忠和污染青年人的心靈」。十八世紀法國哲學家盧梭是最重視自由的思想家,他曾經說過:一個人如果失去自由,等於失去人性,換句話說,失去自由的人過的就是非人的生活。但是盧梭對民主政治也沒有信心,他認為民主政治是屬於神的國度,不適合人類社會,除非人民具有很高的道德情操。十九世紀英國哲學家約翰彌勒更擔心民主政治所造成的「多數暴力」。

十九世紀以前的哲學家對民主政治缺乏信心,主要的原因就是:一個由全體人民作決定的社會,必須人民的品質夠好,否則一個由充滿私心、感情用事的人民所達成的決策,即使是多數決,也可能對全體人民帶來災難。十九世紀以後民主政治能夠復甦,事實上是「借殼上市」,它是自由主義披著民主政治的外衣,「民主」不再是終極價值,而是保障個人基本「自由」的一個工具。自由主義重視的是:每一個人都擁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決定自己前途的權利,由於人的差異,自由選擇的結果,必然造成一個多元、價值衝突的社會,所以自由主義強調容忍歧見、理性對話,因為這樣才能建構一個多元卻和諧的社會。因此一個無法和不同想法的人和平相處的人,其實是當代自由主義式民主政治不合格的公民。

糟蹋台灣民主果實

強調對抗、不要溝通的人,當然需要人多勢眾、張牙舞爪,只想用「力」使人屈服,而不必用「理」使人心服,這不是當代民主的本質,這是古代民主,也是哲學家憂心的民主,很多哲學家認為,這種民主有時候比獨裁政權還可怕。因此如果把仇恨、暴力當成「民主」的展示,只會降低台灣的國際名聲,也會糟蹋台灣人民這些年得來不易的民主果實。這不是國人所要的民主,也不可能是大陸人民願意接受的民主

以目前兩岸的局勢來看,台灣的唯一希望是中國大陸的自由化和民主化,所以台灣必須以成熟的民主政治,成為中國大陸未來發展的典範如果民進黨只能展現民主政治最令人疑慮的成分,中共只要向大陸人民說:「這種打打殺殺的民主政治,你們要嗎?」就可以繼續合理化其威權統治,而「中國威脅」的陰影,也將永遠在台灣人民心中揮之不去。「愛台灣」的民進黨,你們真的要當中共的同路人嗎? 

作者為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