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老賊的的論述,大半都邏輯不通、狗屁不如,也不回想一下,科舉制度孕育出多少被洋槍洋砲打成碎片的假人廢渣,都要廿二世紀了還在自我催眠地緬懷過往風華,然而,基於堅實不已的文化優越意識、毫無根據的成效假說,以及親中無軟骨馬先生的支持,國文老賊的影響,短期內很難減少!所以,務實點兒來看,已畢業的我,還巴不得古文比例再提升!最好提升到百分之百!如此,教出一堆文章寫得更爛、口才變得更殘的新鮮人,可確保在業界的我不需要考慮後進競爭!只需擔憂外語高強的大陸人!

然而,對還沒有畢業的學生,或者小孩正準備念高中的父母,國文老賊的影響,可說是致命性的!

面對如此局面,學生與父母,應該怎麼辦?當然只能自己看著辦!從總體經濟,到毒奶粉危機處理,大家都看出來了:靠政府,不如靠自己!與其等待六三三,不如直接加強自己的工作技能,與其期盼政府為我們把關,不如自己多吃天然的食材與蔬菜、順便搞清楚各種加工品攝取量可能造成的危害,馬政府的動作,是殘廢的恐龍,期待這隻笨龍救自己,去自殺比較快!而面對國文老賊的議題,如果要在台灣升學,就得把國文老賊的影響視為無法逃避的條件!現在我們可以來談,如此苛刻的條件,如何面對?

就學生的個人層次來說,如果你沒辦法出國唸,你只能被動接受!實在說,古文也沒有那麼可怕,在應付考試的層次來說,真的是多唸、多背、多拿分,如果你本身對古文沒興趣、卻不幸要面對古文考試,請拿出前輩們唸《三民主義》的精神!通通背起來!我就是這樣度過了我的高三!《三民主義》確實是屁蛋!但是,五十分仍然不能放棄!所以,硬著頭皮唸,咬著牙齒唸,過去有人當兵被逼著吃餿水,我不過是唸一年的《三民主義》,沒什麼好抱怨!用這種意志,古文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放棄,就輸了!

就父母的個人層次來說,如果你沒有錢送孩子出國,孩子又碰到了腦子比余光中還死板的國文老師——確實有好的國文老師,但這種人數量偏少,而礙於教學進度與體制,其優秀能力多半會被抑制——你需要考慮的,是怎樣有效率地提升孩子的考試技能!這點,請往補教界去搜尋!或者找夠資格的家教也行!只要能用外包的方式解決古文的吸收問題,學校的國文課,就不用上了!可以拿來看其他的書!而這就是我整個高二在幹的事,國文自己唸,上課徹底不看老師一眼!不過,這是以國文老師太爛為前提。

要打倒國文老賊,先要通過他們的試煉!誰叫他們的黨羽眾多!必須注意的是,連我都相信,古文不是垃圾、且必然有文化上的價值!所以,這場戰鬥,不是對古文的戰鬥,而是對國文老賊的戰鬥!在學習古文的過程中,就算主要的目的是通過考試,但如果自主地以欣賞的角度來親近古文,這樣能有效提升吸收的速度!不過,以上是紙上談兵,在時間有限、要念的古文有一大堆、老師的教學又蠢廢至極的時候,誰還能愉悅地閱讀古文、準備考試?我只能說,這是個人修為!準備要應考的,自己想辦法克服!

如果你不只是學生、也不只是父母,而且是個足以發動區域影響力的人,希望你發起國文教育的實驗!

國文老賊總是聲稱,古文才能救語文!違反常識、空說無憑,來場實驗,對大家都比較公平!既然國文教育政策大轉向,建議成立特定數量的實驗班,在此以白話文為主進行教學,並且加重寫作、演講與辯論的比重,然後,不用到三年!一年就可以來比!看看現今國文教育的學生比較行、還是實驗班的學生比較行!當然,要嚴防國文老賊以國學常識作為評判的標準!這種狗屁不通的規則,很適合由國文老賊的笨腦提出!然而,只要競爭的項目,是以寫作、演講與辯論為主,這場實驗的結果,已經可以預測!

不過,我很難想像有什麼人會跳出來提倡這種實驗,更無法想像馬先生的笨蛋團隊會有意願推行這種實驗,所以,學生與父母們,自救吧!

被課程壓榨之餘,仍要找機會練習寫作!練習演講!練習辯論!這些都可以在生活中進行!多與有相關知能的人對話!白話文素材可以娛樂化地自己吸收!少看一些弱智綜藝節目!不要再看正妹相簿!致力於能提升語言實力的興趣,就能擺脫古文教育的枷鎖!不要哀嘆於當下,要把心態在遠方!只要實力夠,你以後可以指著正妹的相簿說:我上過這個!而當別人連部落格文章都寫不出來的時候,妳已經可以獨立寫專案報告!古文教育是屁,不代表你們不能靠自己!這不是最好的時代,但絕不是最壞的時代!

能夠在限制下走出自己的路,就是你們對國文老賊的戰鬥方式!

最後,以下這文章,雖然有不少是正確的,但是能打動誰?我懷疑。這年頭,還有多少人在乎,國文老賊是搶救國文、還是搶救中國?中國/台灣論述的市場性已經到了極限,要擊垮國文老賊,需要更新的論述!更有甚者,如有腦袋夠清楚的語言教育專家跳出來、以更明確的方式界定語言教育的目標、進而以效率為基礎去設計真正可行的語文教育方案,如此,應該會有更多人轉向正視這個問題、進而向政府與國文老賊施壓!不過,我好像也不是真的在傷腦筋,畢竟我不用被荼毒!有需要的人,自己努力吧!

搶救國文?其實是搶救中國!

二OO八年十月三日

教育部打算調整高中九八國文課綱,把文言文的比例由現行的四十五%提高到五十%左右,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也將改成必修或必選,且增加國文的授課時數。對此開倒車的做法,有識之士皆曰不可,但所謂的搶救國文聯盟仍不滿意,主張把文言文的比例提高到五十五%以上。

大家都知道,語文教育的目的,是讓學生適應現在與未來生活的需要,而不是跟古人用古代的語言談古代的事。令人遺憾的是,我國的國文教育一直陷在文言文的泥淖裡,讓學生學得搖頭晃腦卻一無用處。我國的國文教育淪落至此,主要是過去蔣介石提倡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以中華文化的正統政權與中國共產黨爭中國代表權。

十餘年來,本土政權致力於教育改革,那些中國封建文化的氣焰,才從國文教科書中稍有收斂。雖然如此,類如余光中等搶救國文聯盟者流,卻一意孤行逆時代潮流而行,把國文教育的正常化污名為去中國化、思想台獨。正是因為這些今之古人的阻撓,現行高中國文的文言文比例還是居高不下,學生的痛苦只有些微減輕而未徹底根除。

現在,標榜終極統一的政權又捲土重來了,搶救國文聯盟者流見機不可失,又在大力鼓吹提高文言文的比例。他們的目的其實不是著眼於提高學生的語文能力,而是宣揚中華文化對台灣文化的優越性,以佐證特定集團是高人一等的國民;而且,那些封建主義濃厚的文言文,在學生成長階段深入其心,也可以灌輸他們疏於主動思考的習性,終其一生在統治者面前唯唯諾諾。

學習大量的文言文,真的有如余光中等人所形容的妙用嗎?我們且引用中國學者胡適的話予以反駁。胡適在九十年前就說過:「這二千年的文人所做的文學都是死的,都是用已經死了的語言文字做的;死文字絕不能產出活文學;所以中國這二千年來只有些死文學,只有些沒有價值的死文學!」說穿了,搶救國文聯盟者流要搶救的原來是死文學!

胡適鼓勵學生多讀白話文學,此一主張到現在仍站得住腳。在民主時代的今天,作為大眾溝通工具的語文,更應該貼近時代的氣息。簡單易懂的白話文、語體文,不論教育程度有何差別,都可以說清楚、講明白,這樣的語文溝通平台,也才可以確保主權在民。須知,在文言文當道的古代,權力掌握在舞文弄墨之輩的手中,普通大眾既沒有發言權,也沒有基本人權。搶救國文聯盟者流,難道是懷念這種士大夫特權嗎?

學生學習文言文的比例應該逐漸下降,絕不可反其道而行。我們擔心的是,馬政府上上下下,也是中國情懷濃厚,用文言文麻醉青年,正投其所好。據悉,今年台北市祭孔,除了上演八佾舞之外,也將為馬英九總統開孔廟中門。那些帝王象徵的操演,暴露出馬政府感染中國封建毒素之深,以此意識形態,難保不會與搶救國文聯盟者流一搭一唱,搶救文言文而荼毒學生。

古今中外的例子都顯示,語文不是一成不變的現象,每一種語文隨時都在發展。中文到了台灣,發展為具有台灣特色,乃是極為合理的事。那種提倡文言文的主張,不僅是幻想凍結語文的活力,而且還要把它變成幾千年前的活化石。

一言以蔽之,他們要搶救的不是國文而是中國,是中國這個概念所隱含的大一統、封建思想。為了台灣學生的思想衛生,為了台灣民主的健全發展,我們一定要堅決拒絕這種文化污染。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1) 人氣()